缺乏愛瘋狂拍拖 曾有慢性自殺行為 鄧萃雯靠信仰走出困局


鄧萃雯透露自小父母離異,她由爺爺、嫲嫲湊大,經歷不開心的童年,長大後曾做一些慢性自殺行為,更差點患上驚恐症。(資料圖片)

【明報專訊】鄧萃雯在熒幕上給人強悍形象,現實中她的性格傷春悲秋,曾做一些慢性自殺行為,更差點患上驚恐症。最後她靠信仰及學懂放下,離開困局。雯女日前出席慈善活動,分享自己如何走過順逆境。

鄧萃雯由童年說起,笑言自己是無親家庭長大,自小父母離異,她由爺爺、嫲嫲湊大。據《明報周刊》報道,雯女透露小時候不開心,做很多家務,待爺爺、嫲嫲睡覺後才有屬於自己的時間,所以愛上深夜,個人不陽光。

跳舞玩到癲 整天想麻醉自己

有了信仰後,雯女才去反思自己。她曾有慢性自殺行為,她說﹕「雖然我不敢自殺,但有一些慢性自殺的行為,例如蒲、跳舞、玩到癲,整天想麻醉自己,甚至想,為什麼我這麼喜歡做戲?」

每次搵錯對象 好快有下一個

直至她近年去講佈道會後,終於明白因她太想離開現實世界,覺得不開心。她知道一日不改變,就會不斷重複這種歷程。如她以前以為拍拖的愛可以取代她自小缺失的愛,會亂去拍拖。

雯女說﹕「拍戲經常對着很多靚仔談情說愛,很容易投入一段感情,但不懂分辨是否真正的愛?我成日拍拖,但就成日錯,每一次搵錯對象,跟着失敗,但又好快有下一個,自己都厭惡為何這樣!」她做義工後有深刻體會,明白不一定要拍拖填補愛的缺失。

拍《金枝慾孽貳》不敢望對手

雯女覺得自己的慘,是大家都認為她是前輩、又好好演技,令她給自己很大的重擔和包袱,或者要面子。她回想數年前拍劇集《金枝慾孽貳》時,她的驚恐程度是連望着對手都不敢。「因為我驚人看穿我內裏是空,不記得對白。原來是情緒出現問題,我是靠信仰、祈禱去調校心情,無跌到入去驚恐症。知道要自救,什麼視后、實力派都全部放下,我只在乎我的健康,由得別人怎樣看。」

文﹕娛樂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