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一經典】農夫說唱諷刺香港社會現象


屈指一算,農夫對上一次開演唱會已是7年前的事,日前他們在社交網正式宣布會在 1 1月再開演唱會,支持香港說唱文化的粉絲這次有福了。說唱組合農夫由 6 永(陸永權)和C君(鄭詩君)二人組成,他們一直在香港 Hip Hop 界佔一席位,二人近年忙於影視圈拍攝劇集綜藝節目,近月正與Do姐拍攝旅遊節目《Do 姐再 Shopping》。

2017-07-13_161210

 

農夫以說唱諷刺
香港社會現象

 

談到說唱和嘻哈文化一定離不開社會現象,嘻哈(Hip Hop)由美國的邊緣性次文化發展而成,當中包括說唱、塗鴉等要素,它們都是表達對社會現象不滿的方法,起初以黑人和社會低下階層不滿社會歧視為主。這種文化來到香港的農夫手上,不只有階級歧視的主題,還包括各種對社會的控訴和諷刺。

《十七年華》

「第二天沒人理會這新聞
第三天沒人理會這新聞
第四天沒人理會這新聞
第五天同類事件再發生
第六天人人關注那新聞」

 

學生跳樓自殺和吸毒的個案常有發生,農夫當然沒有放過這個主題。歌詞中交代了年輕人尋死、吸毒和服食安眠藥的原因,同時也諷刺了大部分香港媒體只會粗略報導自殺事件,而忽略了死者尋死的因由,例如他們可能是受性侵犯才決定自尋短見、離家出走只是想遠離家庭問題、服食安眠藥只想好好睡一覺等。同時,歌站也窺探了部分香港醫生胡亂開藥的情況,藉此控訴政府監察藥物不當使用的情況。除此之外,他們也諷刺香港人對於這類「教訓」非常善忘,自殺新聞出了第二天已經沒有人理會,然後不斷重複犯錯。

 

《全民皆估》

「一路押韻 一味靠估先過癮
唔駛講運 我唔駛返工剩係瞓
估估下陳師奶又去旅行
我有股份就唔需要帶現金」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會,金融市場的交投非常活躍,但有不少師奶、學生沒有深究投資風險便一擲千金去買股票。於是,農夫便出了一首《全民皆估》去提醒這一批「唔知頭,唔知路」的新手股民,此歌的歌詞填得貼又寫實,說出不少星斗市民愛跟風投機、貪圖短利和希望發達的心態。

《偉大航道》

「做學生要爭取時間 玩
有幾多功課做都好閒 唔駛喊
當你正式上班 先知道乜野叫慘
原來做功課好簡單 做人好難」

 

每天都有不少學生哥對於學校生活大吐苦水,為學業、興趣班、補習班而苦惱,農夫寫了一首歌叫他們珍惜求學的時光。《偉大航道》的歌詞與其說是對學生哥將來生活的預言,倒不如說是過來人的勸告更為貼切,他們道出人生在不同的年紀會面對不同的難題,例如不要把所有時間放在學業上,應多分配時間在玩樂上,因為長大而後往往會後悔當年沒有好好痛快瘋狂過。

 

《娛樂圈殺人事件》

「今日我賣得 你又話我變質
我唔講得太露骨 我怕從此絕筆
得得得 駛乜咁多原則
最緊要咪亂噏

叫我做乜就做乜
直到導演嗌cut」

 

農夫指的「殺人」不是明刀明槍那種,而是指在形式上的殺人,他們諷刺香港娛樂圈生態的不濟和藝員沒有自主權,上司要他們做什麼也不可以say no。作為藝員一但說不便會被娛樂圈殺得片甲不留,死無全屍。另外,歌詞中也提及到香港娛圈太過商業化,只會計算藝員能為公司帶來多少術利潤,而往往忽略了藝員也是有血有肉的感受。

 

香港說唱要生存
一定要「走粗口」!?

fama2-t-e1423476328343-466x310

 

說唱文化由此至終都是次文化,作為次文化(subculture)實在離不開地道粗口和國際粗口,但「粗口」在香港娛樂圈一直是禁忌,難登大雅之堂。香港說唱之首LMF就是因為歌詞有粗口,一直沒法在樂壇頒獎禮上佔一席位,直至《大懶堂》的出現,一粒「粗口」也沒有的作品才能在公開場合中獲獎。或許農夫早已留意到這個禁忌,所以他們的作品一直沒有「踩過界」,站穩陣腳。筆者認為這算是智取的一種,慶幸農夫二人沒有忘本,仍會藉歌詞說出各種對社會的控訴和諷刺,不至於完全離經叛道。

 

 

圖片來源:互聯網

影片來源:Tommy Li、TGManagementCo、Clot Media Division Offical Channel

聲音來源:kenchanme

 

農夫演唱會社會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