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衛詩不會磨滅的刺青 讚關楚耀心地善良


有刺青就是壞人?這可能是某些人的想法,但對於衛詩來說,「刺青」是一種藝術,更加是一個讓自己不要犯同樣錯誤的提醒。衛詩加盟新公司後的首支派台冠軍歌《刺青》或許有點意識大膽,但她仍然希望那些正陷入迷茫中的人會因為聽到這首歌而得到一些啟發。

 

擔心《刺青》惹人非議
卻成指路明燈

 

untitled-collage

 

在構思新歌的時候,衛詩正處於剛復出的狀態,她不知道樂迷對於久未露面的自己會有甚麼反應,於是她去找好友陳詠謙商量,而他就提出不如以「刺青」作一個譬喻去訴說她現在的心境,就是那種突破顧慮而向前走的心態,於是便有了這首歌。衛詩起初很擔心人們誤會她鼓勵紋身,直到她收到一位陷入迷失的歌迷給她的訊息,說自己因為聽到這首歌而擺脫迷茫,她就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untitled-collage-1

 

在迷失的人群中,衛詩自己也曾是其中一人。衛詩在2009年因為牽涉入一宗藏毒案,不單令她歌手生涯大受打擊,還狠狠地將她推入人生低潮之中。然而,最令衛詩喘不過氣來的是大家對她的審判。傳媒的追訪加上眾多負面報導,逼得她從娛樂圈中退下來銷聲匿跡了足足四年。「以前真的很迷失,活在自己的世界⋯⋯有很多聲音令我覺得很低落,所以是需要休息的。」經過四年從迷失的深淵中打轉的歲月,衛詩始終按捺不住心中對音樂的熱情。「有很多時候我覺得很軟弱,條路應該怎麼走呢?我如何在這個圈子繼續唱呢?很多人提議過很多其他工作,但為甚麼我的心還是想繼續做音樂?」

 

untitled-collage-3

 

衛蘭Sammi扶一把
工作中偶遇關楚耀

 

回想過去活在低潮的日子,幸好衛詩得到許多人的鼓勵,在迷失的深淵拉了她一把,姊姊衛蘭當然是其中一人。一般人總以為雙生兒一定是親密無間,但衛詩卻說自己以前不懂得愛衛蘭,但在出事的時候卻是家姐陪她一起流淚。在工作室做訪問的時候,記者每次提起衛蘭,衛詩都顯得特別激動,終於她忍不住大叫了一聲「I love her so much (我很愛她)!」兩姊妹的感情真的無法用筆墨去形容。

另外還有一位天后都幫助過衛詩,她就是Sammi鄭秀文。 Sammi是一位基督徒,她當時主動向衛詩傳福音,希望上帝能安慰衛詩的心。起初衛詩不以為然,直到Sammi推出了《上帝早已預備》一曲,她突然好像領悟到一些事情,自己也說不上是甚麼,卻得到了一股力量。

 

衛詩說自己永遠不會忘記那件事,就像一個刺青刻在身上不會被磨滅,更加希望因為自己有過這樣的經歷而可以去勉勵其他人。就算提及前男友關楚耀,衛詩都毫不尷尬,甚至主動向記者透露最近在TVB與對方重遇。「『Oh my god!』我立刻跑過去抱住他,勁開心⋯⋯我們有在社交網站上聊天,但很久沒有真正面對面見過了。他真是一個好男孩,(怎樣好呢?)他心地很善良。」

 

重回正軌
感受異地文化衝擊

 

untitled-collage-2

 

決心重整自己生命,衛詩終於在前年轉投新公司華納唱片,跳出安舒區(Comfort Zone)。她一直想嘗試製作不同類型的音樂,去年她就特地飛去韓國錄音,她分享那時當地的工作團隊會一起留下商量怎樣錄,而完成工作後更會全體站立興奮鼓掌。衛詩說到這裏便興奮起來,搞笑地模仿了當時站立鼓掌的韓國團隊,她笑著說:「覺得他們很尊重藝人,他們會覺得你站了幾個小時在錄音室錄音,真的很厲害,他們會有這樣的態度。但香港的人是錄完就走,回家睡覺。」復出後首次錄音工作帶給衛詩一種文化衝擊,燃起了她想製作更多音樂的欲望。
untitled-collage-4

 

性格樂天的衛詩在訪問的全程表現大方,爽朗的笑聲讓聽到的人都不自覺跟著一起笑。儘管未來仍然會面對很多未知的事情,但相信她已經學懂保持以開懷的笑容去面對不同的風雨。

 

採訪:Au Simon

撰文:馮嘉曦

 

 

衛詩關楚耀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