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長青對子女愛得及時 曾與父關係疏離


  • 女兒淳琳小時候很怕被人知道爸爸是演員麥長青,更曾在學校受欺凌,不過後來逐漸愛上電影,父女之間有了共同興趣,她將來希望入大學攻讀電影。

  • 麥包太太曾接獲詐騙電話指女兒出事,幸好當時女兒就在家中睡覺,不過太太當場已被嚇至「個心離一離」。

  • 近年除了演藝工作,又有投資房地產、飲食生意,兼且開設宣傳及推廣公司,網上有傳家住淺水灣的他有三十億身家,他否認有關傳言,笑言有三十億就不用再工作。

  • 淳琳表示父親每次提起過身的叔叔都覺得是人生最大遺憾,可能是受他影響,自小跟胞弟振瑋感情非常好。

  • 麥包表示兒子將來要養妻活兒,以肩負起整頭家的責任,平日自然會對他嚴格一點。

  • 麥包非常注重一家人齊齊整整,每逢不用工作,都盡量抽時間跟太太及子女去旅行。

麥長青(麥包)近日主持無綫節目《關你家事》,節目探討嘉賓的家事及解開家人之間的心結,引起不少話題。麥包表示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故事及心結,他自小跟父親關係疏離,十年前胞弟離世時,才第一次與老父擁抱,兩個男人相擁痛哭,令他深深體會對家人不要愛得太遲,所以平日對着子女想抱就抱、想錫就錫,不會羞於表達對他們的愛。

麥長青在廣州出世、順德長大,十二歲才來香港定居,小時候一年才見到爸爸十多天,「我爸爸是比較傳統的男人,不善於表達情感,從來不會擁抱自己的子女,我見到其他小孩有爸爸疼惜,曾經很渴望可以跟爸爸騎膊馬,這個心結一直存在,而且沒有解開過,年前我們一家人去迪士尼玩,我兒子看不到巡遊,爸爸就跟我兒子騎起膊馬來,那個畫面終於令我釋懷,爸爸將我心中的遺憾,還了給我兒子。十年前我弟弟病逝時,我見到爸爸在醫院傷心又孤單的身影,第一次擁着老淚縱橫的爸爸來安慰,我不希望將來要在這種情況才擁抱自己的兒子,我經常說大家開心及不開心都可擁抱對方,愛對方亦要說出口讓對方知道。」

麥包有一子一女,長女淳琳(琳琳)十七歲,幼子振瑋十四歲,他坦言男女有別,會用不同方式來教子女,「又不可以說是偏心,中國人成日都話,女兒要富養,兒子則要窮教,富與窮並非以金錢來衡量,我當年是奉女成婚的,當時跟老婆見岳父,岳父的態度都很不客氣,說他女兒即使大肚,也不一定要嫁我,女兒及孫兒可以由他來養,不一定要我養,那一刻我直情想反枱,不過後來女兒出世後,我就理解為人父親的滋味,兩年後親口多謝岳父養大個女交給我,將來有個男人要來拿走我的女兒,相信我會比岳父寸十倍;由於女兒會嫁人,我不能一輩子在她身邊,所以在家就要對她好一點,兒子將來要養妻活兒,會對他嚴格一點,他一定要生命力強,可以肩負起成頭家的責任。」

女兒想做幕後

 

麥包表示十年前眼見胞弟在離世前做了六次大手術,依然堅強想生存下去,曾經有一次跟女兒吵架,聽見女兒輕言要放棄生命,當場令他激起情緒,一發不可收拾。女兒琳琳提起那次事件仍然歷歷在目,「演員可能真是癲癲地,有一次我看他的劇,看見他被欺負,我只是說了一句粗口而已,爸爸就大發雷霆,之後將我部手提電腦摔落牀,成張牀都是玻璃碎,我雖然錯,但他的反應也太大了吧?當時大家火紅火綠,我繼續駁嘴,刻意用說話挑起他情緒,又說要離家,亦有說要自殺,爸爸就摑了我三巴掌,之後他就坐在客廳哭了,說不懂教我了,後來我很冷靜跟他道歉,並寫了一封信給他,因為第二天我們要去日本旅行,如果不和好,這個旅程肯定很痛苦,結果兩父女第二日哭至口腫臉腫去日本。」

麥包經常演奸角及丑角,琳琳坦言在小學時曾因為父親是麥長青而遭同學欺凌,「小時候不想被人知道爸爸是麥長青,因為他老是做一些被醜化或大奸大惡的角色,最記得他演《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梁非凡的角色時,我的同學經常以他的角色來做話題欺負我,所以對爸爸的工作完全沒興趣,後來中學喜歡上看電影,開始跟爸爸探討電影。爸爸拍無綫劇《水髮胭脂》時正值暑假,我做了他一個暑假的助手,當然有人工收,初時學睇rundown,慢慢學幫他記錄要連戲的服裝,Mo叔叔(陳豪)有時說笑,叫我也幫他記下要穿什麼戲服,那個暑假雖然辛苦,但又很開心,大家都對我很照顧,我知道都是爸爸平時儲下來的人緣,我曾想過將來做幕前,問題是我的樣子真的不漂亮,加上我見家中做幕前的,已經有一個瘋子,我不如去做幕後,看人癲好過自己癲,幕前只可控制自己的角色,幕後可以控制整個故事,我的目標是入大學讀電影。」

 

■ 撰文:Kelly Check/攝影:洪志富

關你家事麥長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