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輝增肥變增髮學友首日開工心有戚戚然


  • 搜集資料過程中,陸劍青與梁樂民既向大學教授探問有關手提核武的可行性,亦打聽警方反恐特勤隊的內部情況,繼而塑造物理系教授肇志仁(張學友)與反恐部門主管李彥明(張家輝)兩個角色,自然說服力十足。

  • 電影原名《赤盜》,改名是因「盜」字敏感?陸劍青(右)說:「這是迎合內地市場需要。」不感可惜嗎?《赤盜》看來比較有型,「多謝你覺得有型。」梁樂民說。

  • 余文樂演反恐特勤隊督察范家明,在圍捕「信差」一幕表現矯健身手。

  • 張震與文詠珊演心狠手辣的「信差」,後者經半年拳腳操練與實彈射擊,拿起槍來似模似樣。

  • 王學圻形容戲中角色有神秘一面,像主管也像老闆,其中對白「跟香港作對,就是跟國家作對」,在戲院內惹起一陣反應。

  • 學友第一天開工,踏入情報中心已眼前一亮,加上劇組租了一部昂貴機器穿梭拍攝,令他忍不住驚歎:「嘩,你哋咁樣搞呀?」

  • 被「信差」暗黑強攻,崔始源偕池珍熙奮力還擊,可惜雙雙中槍,兩人是生是死帶出一點意外感。

  • 學友與家輝坐直升機凌空觀察三位韓國專家測試DC8,這架機是令《赤道》延遲上畫的「元兇」之一。

  • DC8一度流落尖沙咀街頭,更因盛載它的手提袋中彈,警方擔心造成洩漏,將現場一帶封鎖,由池珍熙、崔始源與尹真伊親手檢驗真偽及關閉裝置。

  • 在尹真伊的協助下,崔始源與池珍熙約見線人喬寶寶,會面地點在香港錫克教廟,兩大型男按規矩脫鞋包頭,喬寶寶趁機向始源出手「集郵」。

《寒戰》功成,導演梁樂民、陸劍青獲寰亞老闆林建岳支持,斥逾二億重資開拍更大規模的《赤道》,先聲奪人的不是特技重炮,而是張學友極具殺傷力、面向張家輝的兩句震撼對白:「你唔好忘記,你都係香港人!」

擲地有聲,梁樂民笑言始料不及:「部戲籌備兩年多,寫劇本時沒有那麼敏感,正如當日在《寒戰》寫核心價值,那時亦沒有幾多人將之掛在嘴邊。」學友、家輝、王學圻等高手過招,陸劍青說眼界大開:「埋位前沒說什麼,一開機才知他們的演出,你一招、我一招,真係學到嘢!」

卡士龐大、上天下海,導演陸劍青強調,《赤道》是部實戲,並非無的放矢大燒銀紙:「正如當初寫《寒戰》,只得天橋一幕動作戲,本來一槍都唔開,但我和梁樂民兩個無名小卒,誰人願付幾千萬讓我們拍戲?老闆(江志強)好好,千方百計爭取國內市場,一加碼就要加動作,今次牽涉更大的核武事件,自然需要重火力的大戰場面。」替《寒戰》搜集資料過程中,發現香港回歸前有個遠東情報中心,收集來自世界各地的秘密情報,教陸劍青與梁樂民大感好奇,「《寒戰》上畫有好成績,得到很多老闆賞識,其中一位是林建岳先生,談到這個故事,林先生答應投資,並代為聯絡劇本想要的演員。」

張學友、張家輝、張震等均是他倆心目中的第一人選,陸劍青說:「考慮到戲中物理學教授的年紀,那陣子學友剛巧留鬚,便叫老闆嘗試找他,他看劇本看得很仔細。」在塑造角色這一環,兩位導演已有充分準備,學友再每事問,也不至空手而回,梁樂民補充:「跟《寒戰》一樣,《赤道》每個角色背後都有小傳,雖然未必真正拍出來,但也要讓演員知道,如學友的教授去到那個領域,他的權威高到一個程度,只要亞洲發生核事件,政府便會第一時間致電他,讓學友有足夠信心,說對白無畏無懼。」

王學圻拍案驚奇

危機設定國際大賊「赤道」聯同助手「信差」(張震與文詠珊)盜走韓國軍方研發的手提核爆裝置(簡稱DC8)及十六件原料球,中、韓、港三地警方得知,「赤道」將於香港進行地下買賣,香港反恐部門主管李彥明(張家輝)邀請肇志仁教授(張學友)成為特別顧問,學友第一天開工,就是在情報中心發表DC8對香港可能造成的災禍,梁樂民笑言:「美指搭建了一個亮麗佈景,學友一踏入情報中心便說:『你們真的好認真!』他一坐下,便要好有型、好權威,再當着所有高官面前來一段獨白,無論多有經驗,對演員也是很大的壓力。」導演對學友的表現收貨,收工的一剎那,學友卻感戚戚然:「吓,唔使拍嗱?」到製片送他上車,又忍不住吐露心聲:「我今日演得唔好!」陸劍青向他派定心丸:「他要求太高,自己忟憎啫!可能對白太多專有名詞,他講對白有點沙石,但不打緊,我們就是喜歡演員自然、生活化。」

學友的「好兄弟」張家輝演反恐部門主管,電影沒有交代角色背景,他是個鬱鬱不得志的警察,為求上位目空一切,當逐步揭破「赤道」真身,他希望由自己將對方繩之於法,陸劍青說:「我們想家輝演個乞人憎差佬,提議他增肥,他也同意,但因剛拍完《激戰》,經過地獄式練肌,醫生說短期內不要太快增肥,健康攸關,我們也不想他太辛苦。」「但他也做了很多手腳,加厚頭髮,令造型看來不一樣。」梁樂民與陸劍青在現場看家輝、學友、王學圻等對戲,暗地裏常有拍案驚奇,「家輝覺得我是處理這件危機的頭目,王老師卻是中國高官,負責看管着香港,一上場就選擇不望家輝,對話不看他一眼,後來王老師解釋,因為他覺得家輝這個角色未夠班,所以有這種演法。」

一拖兩年多有因

別忘記,還有以崔民浩(池珍熙)為首的韓國大軍,一心來港奪回DC8,梁樂民解釋:「韓國有濃厚軍事背景,由他們開發這個武器,構思合理,有了這個設定,才會找韓國演員。」素聞韓國經理人作風辛辣,合作上有難度嗎?陸劍青說:「我做副導演時拍過幾部韓國戲,知道他們跟足美國做法,來到現場不能更改,話拍兩場就是兩場,不像香港打天才波,所以前期一定要做足準備工夫,加上請了個出色翻譯,溝通上沒有問題。」

即使前期如何費盡心思,按理也不用一拖兩年多才能上畫吧?陸劍青嘆口氣:「我們拍了六十一個工作天,原定是去年上畫,但天時地利配合不到,有場拍學友、家輝乘直升機,但架機突然話要退役,怎辦呢?直升機公司話四個月後返新機,反正未落實上映日期,等吧,怎知部機出廠delay,之後花了十幾萬請英國航拍專家來港開會,一切談好,直升機公司才說未申請好所需文件,我說為什麼這樣大意呢?不是應該在直升機抵港時同步處理嗎?結果又耽誤了一些時間。」

尾段王學圻追捕「赤道」、在火車演的一場重頭戲,再兜了好多個彎,陸劍青說:「我們想要像占士邦、哈利波特式的火車車廂,製片本來找到一輛從北京去烏茲別克的火車,但一開車就要去兩日,再從蘇聯乘飛機回來,怎麼可能拍一日留兩日,要演員上上落落?找到二月,剛巧京都有條細線願意贊助,沿途風景也不錯。」一如《寒戰》,《赤道》也留下明顯伏線,兩位大導的下一部作品,到底是哪套的續篇?他倆指指旁邊的工作人員:「這班手足正在構思的,就是《寒戰2》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