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商斟拍《羅生門》電影 Juno享受浪漫拒結婚


  • Juno表示愛情三部曲中,黃偉文筆下的歌詞,打動不少樂迷,令沉寂的樂壇再次引起話題。

  • Juno與女友Janine拍拖多年,雖然感情穩定,但完全沒有結婚的打算。

  • Juno表示《羅生門》早已鎖定與謝安琪合唱,而Kay更刻意唱出一種決斷的感覺,令歌曲更震撼人心。

麥浚龍(Juno)的新歌《羅生門》和《念念不忘》,連同十年前的《耿耿於懷》構成橫跨十年的愛情三部曲,觸動了不少港樂迷心底處。曲中的男孩對愛情出於一廂情願,但私底下的Juno同樣對愛情義無反顧,自覺浪漫的他與女友戴庚玲(Janine)感情雖然穩定,但坦言對婚姻毫無憧憬,只追求天荒地老的愛情!

與謝安琪合唱的《羅生門》,令麥浚龍(Juno)的音樂才華再被關注,樂迷除大讚兩人唱出毒男的心聲之外,更表揚填詞人黃偉文寫中毒男的最痛,「如果只是單純一個男孩喜愛女孩,而女仔不喜歡男孩,絕對不會吸引得到我與黃偉文去創作,因為黃偉文填過千萬首情歌,所以這首不是一般單純的愛,《羅生門》主要想表達人與人之間的一種複雜感,代表兩個人分開,不代表不愛對方,原本是很浪漫的承諾,但竟然連冰島及福島都弄錯,這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誤解,哪怕情侶、兄弟或父子。由《念念不忘》開始已經是一個連續性的故事創作,若果你需要我去延續《耿耿於懷》,單一首《念念不忘》是完全不夠吸引力,所以我很自私地以一個電影的角度出發,我好想知道這個男仔十年內,究竟發生什麼事情?如果這專輯是一套電影的話,當然不可以只有一個角色,很自然地聯想起這個男孩目前可有伴侶?或者《耿耿於懷》中談論的她到底是誰?男孩往後日子過得如何等?令專輯收錄六首歌的架構變得更為豐富,立體地訴說出一個故事。」而Juno說歌曲受大眾喜愛後,的確有電影投資找他,希望可拍成電影,「我覺得是有潛力拍成電影,但目前自己主力需要籌備明年開拍的電影《風林火山》,又要製作兩張專輯,所以我短期內無可能做到,因為做一件事需要經過細密的思考,勉強去做就不會有靈魂。」

Juno說重新創作音樂原意想減壓,但最後反而變了百上加斤,「之前寫電影劇本,開始感到很大壓力,那時忽然有個念頭,很想創作音樂讓自己放鬆一下,但最後竟然變成雙倍負荷,因為劇本需要繼續做之餘,同時間又要製作專輯。」

相信天荒地老

三部曲的出現,令Juno打破一貫的情歌完美結局做法,帶給樂迷另類驚喜,但私下的Juno對愛情卻充滿憧憬,「很多人覺得《羅生門》的女主角很殘忍,因為香港的粵語歌太多單純的愛情故事,我本人相信天荒地老,亦是很浪漫的人,我與女朋友的關係很好,任何事情都不會向她隱瞞,我只不喜歡公開表達自己的私生活而已。」既然與模特兒女友戴庚玲(Janine)感情穩定,會否考慮結婚?「暫時沒有考慮,自幼都不太相信婚姻制度,因為身邊太多例子,結了婚也不等於愛對方。但我絕對是一個義無反顧去愛的人,透過我的音樂及電影作品,都是一直表達這態度,但我不相信說出口的義無反顧,因為有些說話表達出來後就不是同一回事。」

向來少說話的Juno,說這也是一種相處之道,「我本身不喜歡吵架,因為雙方會在吵架的過程中,必定會說出一些傷害對方的說話,我對兄弟、父母、朋友及女友都好,自己一直相信相敬如賓會把大家的感情推上另一層次。」年過三十的他,既沒有結婚打算,更沒有生兒育女的計劃,「可能自己是么仔,好少機會接觸小朋友,就算出來見多了小朋友,反而更發覺自己無辦法跟小朋友相處,尤其是聽到他們的哭聲,會令我手忙腳亂;而且自己好喜歡浪漫,總覺得有小朋友便會將兩人之間的愛分散,所以仍是打消這念頭吧。」

默默做好本分

Juno由一出道已活在噓聲中,由全城唱衰、到全城唱好,話題離不開因為他出生於富裕的家庭,「很多人會談論我家庭背景,奈何自己已聽了十三年,任何笑話聽了十三年還會覺得好笑?無論大家談論的是什麼,我仍然只會默默做好自己本分,大家可以看看我工作上的班底,如王雙駿、黃偉文、伍樂城、林夕等,就算大家不聽音樂亦會聽過他們的名字,其實他們不只是為我一人工作,他們也有為其他歌手創作,大家都可以找他們合作,所以與我家庭背景沒有關係。做音樂或電影,都總會有人喜歡及不喜歡,我從來沒有介意過反對的聲音,早早習慣了。」●

投資商斟拍《羅生門》電影 Juno享受浪漫拒結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