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居明讓粵劇首度登陸日本 蓋鳴暉應變能力備受考驗


  • 為了適應日本觀眾,原本長達四個小時的《蝶海情僧》濃縮為三個小時;蓋鳴暉到福井看場地時,感到有無比的壓力。

  • 李居明不惜工本,這次鳴芝聲劇團赴日演出,幾乎連梅香及下欄都有機會參與,總人數達七、八十人。

  • 鳴暉夥拍吳美英演出,為了讓坐得較遠的觀眾都能夠感受到角色情緒上的轉變,蓋鳴暉有關喜怒哀樂的表達時,都做得較為明顯。

  • (右圖)慶功宴上,美國駐大阪神戶總領事Alfredo Parera夫婦上台致辭。 (左圖)日本觀眾對於廣東大戲的傳統藝術,大鑼大鼓,似乎也能接受,不少更為劇情的動人而感動落淚。

  • (右圖)慶功宴上,美國駐大阪神戶總領事Alfredo Parera夫婦上台致辭。 (左圖)日本觀眾對於廣東大戲的傳統藝術,大鑼大鼓,似乎也能接受,不少更為劇情的動人而感動落淚。

盛世天劇團及鳴芝聲劇團將廣東傳統粵劇《蝶海情僧》推廣到日本,先後在福井及大阪演出兩場,寫下了歷史輝煌的一頁,作為主辦者,李居明非常高興。能把粵劇文化推到世界各地,是他一向的心願,今次不惜工本行出了第一步,他希望陸續有來,稍後還會安排到台灣及歐洲演出。

今次能夠應日本政府之邀到福井及大阪演出粵劇《蝶海情僧》,接洽的過程其實是一條艱苦之旅,因為日本一向封建不容易接受外來文化的入侵,尤其是廣東大戲,更從來沒有登陸過日本。李居明說最後能夠成功,完全是有賴於想到將旅遊和文化綑綁起來,才造就這次歷史時刻出現。

先後接觸過寶塚歌舞團及松竹歌舞團,前者今年恰巧是紀念成立一百周年,有太多的慶祝活動,根本無暇合作;而松竹深感興趣,但亦表明只能在他們的節目中表演十五分鐘粵劇,這又有違李居明在日本推廣粵劇文化的理念。後來透過康泰旅行社黃士心先生的介紹,認識了大阪觀光局局長加納國雄先生,而他一向對中國文化感興趣,和李居明見面後,李師父又用玄學的角度替局長解答一些問題,對方更為折服,雙方才一說即合,日本政府出面邀請,達成合作的契機。

大阪非常有名的劇評家品田英雄亦專程來香港看過蓋鳴暉演出神功戲,帶了一隊團隊來拍攝電視專輯,訪問蓋鳴暉,在他的認可及推薦下,粵劇才漸漸得到當地觀眾的認識。

學懂臨危不亂

九月十六日及九月十九日在福井巿縣立音樂會堂及大阪的劇場演出,兩個場地分別容納一千及九百個觀眾,觀光局局長加納先生及妻子,還有美國駐大阪神戶總領事Alfredo Parera都是座上客,李居明還邀請了高野山的高僧到場欣賞。日本觀眾對於廣東大戲的傳統藝術,大鑼大鼓,似乎也能接受,不少更為劇情的動人而感動落淚,這對李居明而言,看到觀眾的反應,更大為興奮。日文字幕更幫助觀眾增加對劇情的理解,在問卷調查中,李居明也希望能夠多方面了解觀眾的喜好,達到中日文化交流。

李居明又表示,因為應日本政府之邀到當地演出,福井和大阪兩個場地都不用付出租金,日本人也不習慣送票,而是自己掏腰包買票入場,在福井入場費約八千日圓,大阪則要九千日圓,估計單是票房可以回收近百萬港元。今次日本之旅,李居明總共投資超過五、 六百萬元,收支雖然不成正比,他仍然覺得物有所值,「廣東粵劇被聯合國列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本來推動粵劇應該由政府來做,而政府沒有表示,就只好由我先來行出第一步,希望將來有更多粵劇團體能夠到世界各地演出。」他更強調,稍後也計劃安排粵劇到日本其他城巿演出,如東京、奈良等。

鳴芝聲劇團在粵劇界發展踏入廿四年,這次被邀在日本演出,也可以說是蓋鳴暉本人在事業上踏出另一個里程碑,她說:「過去鳴芝聲劇團先後去過新加坡、美加等地演出,觀眾都是中國人,在台上演大戲給日本觀眾看,首開粵劇界先河,作為先頭部隊,也與有榮焉。」她更盛讚李居明是個好老闆說:「過去出埠演出,為了減省成本,最多只能去四十多人,有些團員從來沒有出國機會,而今次李居明非常大手筆,幾乎連梅香及下欄都有機會去日本,大家寓工作於娛樂,連行政人員在內,團隊前往日本的總共有七、 八十人,可算是陣容最龐大的一次。」

未演出之前,蓋鳴暉的心情七上八下,根本不能放下,連逛街購物的心情都沒有,吃也不敢放盡,辣的都不敢沾口,一切以工作為先,「觀眾是日本人,他們又不認識中國的文化,對故事又不熟悉,因此在舞台上,有關喜怒哀樂的表達時我都表達得較為明顯,讓坐得較遠的觀眾都能夠感受到角色情緒上的轉變,譬如哽咽聲、手發抖等。」

蓋鳴暉十三號到日本,開始到福井看場地,當時她感到有無比的壓力,因為福井的演出場地只是一個音樂廳,雖然得過獎,設計卻不適合演戲,經過幕後團隊的努力,把困難克服,將音響、燈光重新裝置,解決了很多演出上的難題,才能讓劇團順利演出。

這次日本之旅讓蓋鳴暉學到很多,讓她明白到在舞台上實際上是學無止境,在福井立縣音樂廳演出,在台上也有出錯的情況,蓋鳴暉處變不驚,「去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通常就會碰到突如其來,無法想像的干擾,這時就要考驗台上的應變能力,如何去執生,當時就要讓自己像一塊鏡,看着對手也看着自己,臨場要冷靜,要學到臨危不亂。」

投入話劇排演

為了適應日本的觀眾,原本長達四個小時的《蝶海情僧》濃縮到三個小時完成,蓋鳴暉覺得,濃縮版也不錯,根本好戲也不需要太長,三小時的演出反而可以迎合一些年輕人。

二十號從日本返港,蓋鳴暉又要全力投入話劇《星海留痕》的演出,該劇十一月八日至十七日先演十場。三十首主題曲及插曲,蓋鳴暉一個人要唱十三首,在去日本之前,她和黎耀祥只錄了主題曲,「在錄音室,杜國威幾乎是逐句教我,因為我不習慣唱時代曲,他都能夠知道我們的長處短處,避重就輕,而且音樂也很容易上口,學一次就可以錄音。」

蓋鳴暉看到劇本,為小明星坎坷的一生深受感動說:「我還覺得自己和小明星在性格上有幾分相像,都是十分硬頸之人,一定要做到最好為止,有時對自己過分的要求,總有一股好勝心,特別的辛苦。」為了演出成功,排練方面朝九晚十一,因為杜Sir堅持,一定要有充分的時間排練,排到團隊都非常熟悉,每一個人都融入角色內,在台上演出才能自然而流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