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不娶並非為小明星 王心帆生平事迹補白


  • 坊間傳言王心帆與小明星有愛情,筆者認為兩人之間不存半點愛意,舞台劇《星海留痕》由黎耀祥飾演王心帆。

  • 小明星的好友林妹殊喜作男裝打扮,《星海留痕》由關寶慧飾演林妹殊。

  • 小明星(上)與好友張月兒和白嬋娟,《星海留痕》由蓋鳴暉演小明星,林娜演張月兒。

  • 王心帆(左一)與小明星的嫡傳弟子陳錦紅一九八六年攝於香港,另外兩位是何叔惠和雷宏張。

  • 王心帆為小明星撰寫三十多首曲,小明星因唱「心曲」而創出獨特的「星腔」。

  • 鑽石山賓霞洞供奉有小明星的靈位,署名「余門鄧氏」。

(編者按)杜國威最新編劇作品《星海留痕》,將一代歌伶小明星的傳奇故事首度搬上舞台,十一月新光公演,由蓋鳴暉與黎耀祥分別飾演小明星和與她合作緊密的撰曲人王心帆。《明周》上兩期有關《星海留痕》的報道,被訪者有資料失實的地方,專研、專唱星腔和星腔曲二十五年的「星腔後學」黎佩娟撰文澄清,並補遺《星海留痕》所欠缺的幾位圍繞着小明星有關的曲藝界音樂家和撰曲家,他們對星腔的形成、成腔和流行非常重要。關於《星海留痕》的報道提及「廟街歐偉嫦唱星腔」,事實是她只唱子喉,因唱王心帆撰《薇花落後韻猶香》,以平喉唱出,她也承認自己不是唱星腔。至於編劇訪問過那位學者,提到「王心帆身後蕭條,他是唯一送終的人」,亦不正確。報道中提及林妹殊是小明星的童年玩伴,事實上她是王心帆朋友,由王心帆帶她到怡香歌壇介紹給小明星認識,從此成為閨中密友。黎佩娟自稱是王心帆晚年「心曲」的半個弟子,曾隨王心帆研究「心曲」與「星韻」,由九〇年到九二年王心帆逝世,每星期二至三次到龍門茶樓問學「心曲」。九二年王心帆在龍門茶樓閣樓中風,亦由黎佩娟陪同送院,及後王心帆壽終瑪麗醫院,黎參與王心帆知交朋友組成的治喪委員會工作。此文資料來自王心帆在生時與黎佩娟的談話。黎佩娟稱《星韻心曲》一書,是王心帆寫小明星傳,對自己着墨不多,這篇文章是為王心帆的生平事迹作補白。另黎佩娟原稿有詳述認識王心帆之經過,有人建「假小明星墓」,及王心帆死後遺物之處理等等,因篇幅關係,從略。

王心帆生於一八九六年,是一位老報人,曾撰寫「班本曲」和粵謳,撰寫詩詞「心曲」,遇上小明星能唱「生」他的曲作,前後為小明星寫成三十多首曲,培育出唱紅歌壇的「一代歌星」小明星,小明星因唱「心曲」而創出獨特的「星腔」,使她留名後世。

王心帆不是音樂家,不懂玩音樂,不諳旋律,不識填「小曲」,不作新小曲,不識唱,不識教唱曲。他撰的曲,全是梆簧句,沒有「小曲」,聲明不可改動,要自己度腔唱。小明星獨具悟性,雖讀書很少,但有「度唱」天分,獨愛「心曲」,不是「心曲」不能度出悅耳動聽的唱腔。

王心帆戰後離開廣州,移居香港,協助吳一嘯開展歌壇撰寫事業,任職他的文膽,五十年代的香港,經濟開始復甦,聽粵曲是普及娛樂,歌壇蓬勃起來,小明星曲最流行。吳一嘯與王心帆是最著名的歌壇撰曲家,備受唱家的歡迎,吳一嘯與王心帆合作,雄霸歌壇撰曲「一哥」地位。

王心帆撰的「心曲」是長本曲,他說他的曲是拼出來的「拼盆曲」。當時撰曲是「一韻到底」,即是每支曲只用一個韻。「心曲」用韻二至三個是平常,有時更用上七至八個韻。由於由小明星唱出,廣受歡迎,成為聽曲人為歌者撰曲的風氣,引起文人雅士爭相仿效。「心曲」是破格寫成的,王心帆鼓勵小明星創新,度出與別不同的唱腔。

王心帆是新舊文學人,他擅寫「南音」和「清歌」,不受制於古詞舊句。他說小明星唱「南音」和「清歌」最擅長,最好聽。他最欣賞小明星的低聲唱、度唱曲詞,如泣如訴。她的性格多愁善感,長期唱易傷肝傷肺,加上吸煙,二十二歲患上肺病,因病影響她的脾氣,身邊的人着意遷就她。

小明星是個聰明「病美人」,楚楚可憐,她把自己的聲線弱點轉化成婉轉動聽的歌音,偷氣喘成旋律感強的花腔唱聲。

小明星不算貌美,喜穿端莊淡雅的長衫,唱曲用氣又犯氣,拉腔影響歌容,知音喜歡聽她唱曲,但不欣賞她在電影唱《多情燕子歸》的樣貌,電影上映即告失敗,小明星對拍片從此灰心,再無他想,專心唱曲。聲藝堪誇獨欠色,是昔日歌迷的感嘆。

王心帆的愛情史觀

王心帆在二十多歲時,曾與青梅竹馬的同窗訂婚,他一生重情,只愛過一人。因當時共產黨已成雛形,召喚熱血青年北上組軍,未婚妻建議他一同去,否則解除婚約,他持不同政見,不欲跟隨,未婚妻留下絕情書而去。五十年代在香港,他已是六十歲,認識了一位劉芳女士,訂了婚,可惜劉女士腹膜炎病逝,他一生注定無婚姻命。

小明星的愛情史觀

小明星十三歲登歌壇,十五歲唱《痴雲》,十六歲已憑星腔走紅。年青文雅之士喜歡聽她唱曲,不少傾慕小明星的變成追求者,愛情開始令小明星煩惱起來。

初戀情人穎川生,兩人愛情非常投入,可惜因門第之見,遭父親反對拆鴛鴦,小明星吞服鴉片煙膏獲救。

小明星由十六歲至終年二十九歲,十三年間有十段八段以上長長短短的愛情,或有過關係的同居生活,愛人都是年青才郎或有婦之夫,最刻骨銘心的是與蔡保羅。

蔡保羅是一個有音樂才華的音樂家,是梵鈴(小提琴)高手,出身顯赫門第。兩人在唱片公司認識,熱愛對方,私定婚姻,以「薇郎」、「薇娘」互稱(小明星原名鄧曼薇),同居兩年。蔡保羅當時任職司令部文職,要到英國深造,回來時廣州淪陷,被迫暫時留在廣西柳州,一直未能與小明星聯絡。

小明星最後一段愛情是與任職香港太古洋行的冬郎後人(化名)同居,但不為叔父輩接受,借陪老人家回鄉為名,分拆鴛鴦。香港富山賓霞洞的小明星靈位刻的是「余門鄧氏女士之位」。小明星一生,婚緣不就,算是雲英未曾有婚嫁。

小明星對於顧曲者,總是輕老重少,堅拒與中年人談婚論嫁。坊間傳言王心帆與小明星的愛情,筆者認為他對小明星不存半點愛意,小明星視王心帆是恩師。小明星對長她十七年的王心帆未曾有戀愛之念,雖曾戲言下嫁他,但遭王心帆說:「阿薇,你知我一輩子也不結婚,要是我有意成親,早在十多年前,已經成事了。」足以證明王心帆終身不娶,不是為小明星。

小明星有一位傾慕者綠華詞人,他是中山大學畢業生,與小明星、王心帆非常熟稔,與小明星居所一街之隔,兩家人互有往還,詞人一生鍾愛小明星唱曲,以曲傳情,為小明星寫下四首「情書」曲,試圖打動她的芳心,無奈神女無心,未能如願,詞人一生無意其他女子,因而不娶,惟新光上演的《星海留痕》故事沒有他的份兒。對於小明星最後的醫藥費和殮葬費,他傾囊而出,詞人與林妹殊、王心帆三人同送薇花下葬,風雨見真情。

王心帆喜聽張月兒

由三十年代至今,流行最久的是小明星,星腔成為女伶腔代表。然而同年代的四大平喉之中,張月兒居首,她的鬼馬歌喉難學,後繼人少,至今幾被忘遺。

王心帆晚年談到張月兒,面上泛起喜悅的微笑,平日不易見到,他對月兒是愛慕,有別於談小明星的傷懷。王心帆形容張月兒多才多藝,唱腔諧中帶雅,唱功出神入化,唱藝天馬行空。

張月兒六歲唸唐詩,有一手好書法,十二歲喪父,隨母親到香港謀生,跟徐桂福師父學藝。月兒長小明星七年,四大平喉論資排輩,張月兒第一,小明星第四。

王心帆與月兒相差八至十年,年齡較接近,王心帆喜到歌壇聽月兒唱鬼馬腔,帶給他不少歡樂。王心帆為月兒撰了一曲《花月留痕》,小明星知道生妒忌。王心帆為小明星撰了一首同一題材的《痴淚浣秋顰》,以滿足小明星。張月兒愛才和護才,幫助小明星到香港歌壇發展,兩人又曾在廣州歌壇以「星月爭輝」招徠顧客,月兒是「爆棚」的,小明星只是「滿座」,小明星不歡,不滿月兒佔頭而分道。「小明星善妒,月兒大方。」王心帆道。

張月兒曾到小明星墓前弔祭,她幽默詼諧地說:「阿星阿星,你就好喇,死後墓上有粒星,唔知我第日死咗,墳墓有無個月呢!」

小明星唱曲周邊的重要人物

一、梁以忠:一代音樂家,頭架師傅,他對星腔的形成佔重要地位,除為小明星夾曲唱腔外,還創出星腔專腔的音樂專有的過序法。

二、「曲王」吳一嘯:寫小明星唱片曲最多的撰曲人,並由他在唱片公司指導灌錄。

三、「曲帝」胡文森:他撰的小明星曲有五、 六支,小明星第一首唱片曲,最流行的《夜半歌聲》是他撰的。

四、蔡保羅:曾與小明星譜戀曲,撰寫《孔雀東南飛》。

五、鍾僑生:香港歌壇拍和小明星最佳的頭架師傅,極推崇「心曲」出「星腔」,曾把「心曲」記譜刊於華僑日報。

六、小燕飛:紅伶唱家,小明星密友,曾拍電影《秋墳》為小明星母親籌款,並照顧老人家到晚年,有徒弟「歌壇玫瑰」梁瑛,王心帆契女,兩人感情要好。

七、陳錦紅:小明星唯一徒弟,聲音與小明星接近。

結論

推薦《星韻心曲》一書,是最真的王心帆與小明星故事。「星韻」配「心曲」,才是「星腔」完美之唱,從「星韻」中生出唱味。從「心曲」中,可以認識王心帆這位至高至潔、至情至聖、與世無爭的才人,錚錚傲骨的品格,他是「林中處士,人間君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