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還須衝動降臨 仔仔改變形象專心做演員


  • 仔仔透露接下來工作以電影為主,最想挑戰人格分裂或精神病的角色,他笑說不擔心無法脫戲,反正私底下自己也經常瘋瘋癲癲。

  • 戲中飾演浪漫水星男的仔仔,說他私下並不浪漫。但他會與女友做一些很幼稚的事情,比如講冷笑話、耍寶,作為拍拖的情趣。

  • (上圖)仔仔讚高圓圓是很好家教出身的女孩子,他們磁場相近,聊天時,圓圓的誠懇,讓他覺得兩人可以成為好朋友。 (下圖)仔仔在電影中力追楊千嬅,他大讚千嬅是沒有距離感的人,她的笑聲,隨時隨刻都給人正能量。

  • (上圖)仔仔讚高圓圓是很好家教出身的女孩子,他們磁場相近,聊天時,圓圓的誠懇,讓他覺得兩人可以成為好朋友。 (下圖)仔仔在電影中力追楊千嬅,他大讚千嬅是沒有距離感的人,她的笑聲,隨時隨刻都給人正能量。

〇八年第一次跟杜琪峯合作後,仔仔周渝民說:「我想做杜導的御用男主角。」事隔六年再合作《單身男女2》,他笑稱:「我有說過這樣的話嗎?那時真是個小屁孩。」六年的時間,磨練的不只是他的性格,更是他的演技。曾經,「花美男」、「帥」是他的代名詞,反叛的他,剪短頭髮、留起鬍子,不再唱歌,專心演戲,便是希望聽到一句「演技好」的讚美。金鐘獎給他多年的付出送上了「視帝」的回報,杜sir對他的讚不絕口則是另一個認可。

周渝民的電影處男作《蝴蝶飛》,是出自杜琪峯之手,仔仔說那時杜sir並沒有給他太多的壓力,「第一次合作,他還在看我可以做到什麼地步,並沒有給我太多演員的功課。」事隔六年再合作《單身男女2》,杜sir對他的要求變高,他也很開心被大導當作演員來教導。電影中有海中戲分的他,近半個月時間,都與大海做伴,其實他因年幼時看太多海怪電影,對大海有種莫名的恐懼,拍攝時卻沒有一句抱怨,難怪得到杜sir的讚不絕口,雙方都期待下次的合作。對於曾經「做杜導御用男主角」的言論,仔仔笑道:「經常跟杜導合作的男星都很優秀,我不用到御用,只要他開戲願意給我留一個角色,我就很感謝。」

曾排斥出唱片

作為演員,最開心的事,便是演技得到認可。仔仔現在做到了,但在過去的十多年中,他最常聽到的讚美,卻是「帥」。外表上過多的注視,對於一心尋求演技進步的他來說,成了負擔。天性有叛逆因子的他,便剪短頭髮,留起鬍鬚,改變形象,「在別人過多讚美外表的時候,我會反向思考,我內在的東西,為何大家都沒有看到,於是我便改變自己。以前還在出唱片時,有時候我跟公司反映,今天可不可以不刮鬍子,都被拒絕,所以就留了鬍子。一開始粉絲的反應很兩極,久而久之,他們發現我這個人腦袋很硬,改變不了時,他們只好自己改變。也感謝他們特別挺我。」而在接戲方面,他也拒絕再接貴公子形象角色,轉而接一些較深的題材。

曾經影視歌發展的他,現在基本不出唱片或寫真集,他說唱歌本應是快樂的事情,但在密封的錄音室錄歌時,他總抓不到放鬆的點,況且他自覺更適合做演員,「演員不用去引導潮流,我私下不是很在乎品味,所以覺得演員很適合我。做歌手留鬍子,人家會說這說那,做演員留個鬍子,人家還會覺得你有那種演員滄桑的感覺呢!」他笑道。他自爆在F4時期,有段時間排斥演員外的工作,「我會覺得前面幾年的時間都奉獻給F4,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目標,就應該好好去做,每分每秒都不要鬆懈,做別的事情會心不在焉。」不過現在,對於F4的重聚,他很樂見,「我也在問,很喜歡四個人在一起的感覺,因為我很懶惰,四個人一起時,我負責講講笑話就好了。」其餘F3,仔仔說已經很久沒見,最近的一次,已是去年與朱孝天見面,不過他們經常在微博互動,「雖然不常聚,但曾經一起成長打拚,是一輩子認定的朋友。」

與趙又廷沒心結

去年,頂着「偶像」頭銜十多年的仔仔,憑藉電視劇《回家》獲得金鐘視帝,有別與其他演員對於獎項平常心的官方答案,他承認自己很看重,「我是一個比較自卑、沒有自信的人,所以我一直認為,一個藝人應該要在相關領域,取得一個所謂世俗人的成就,才能改變有些人的想法。」

而一直有傳他與趙又廷曾因角逐視帝,結下心結,他表示:「我會自己跟自己競爭,但不會跟人較勁。(但外界總是這樣寫?)從我出道開始,便寫F4在較勁,後來我跟哪位男演員合作,又說我們較勁。當我發現解釋也沒用之後,便不再解釋。我覺得人的位置愈高,氣度也要跟着愈大,不管人家怎麼中傷,都要有氣度去接納。」外界看來,他今次和高圓圓合作,總有一份尷尬,不過他對圓圓印象很好,說他們是磁場相近的朋友。趙又廷與圓圓十一月將舉辦婚宴,仔仔透露已收到邀請,但已向一對新人表示無法到場,因為去到太多人的場合,他會覺得不自在,「不過他們說仍會寄喜帖,我說知道啦,我會包紅包。」他笑道。

日前仔仔在微博留言:「我的好朋友,結了婚之後一直雲遊四海……想跟的+1。+1」令粉絲個個以為與女友喻虹淵穩定交往中的他,也將婚禮提上日程,不過他解釋該微博僅是在說吳建豪婚後一直旅遊,對於婚禮,他還沒有計劃,「結婚是要看突然之間的衝動。我現在的生活,還覺得蠻開心的,也很舒服,很難說,搞不好明天,忽然有感覺,就想去做結婚這個動作。(閃婚?)這不算吧,又不是認識才一兩個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