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鳴暉幻想小明星聲帶 黎耀祥不想再演舞台劇


  • 對小明星與王心帆的關係,Joyce認為礙於年紀、輩份,兩人注定未能走在一起,但祥仔有不同看法:「如果小明星不是有幾段戀情,一看到喜歡男士便愛上,或許王心帆慢慢可以愛上她。」

  • 杜國威認定Joyce是演小明星的理想人選,她嘆謂:「梅艷芳在生的話,演小明星才最完美,不但身材瘦削,面部抑鬱表情最好。」

  • 身穿長衫的祥仔,有一份儒雅氣質,「我好喜歡那個年代,現在物質、功利關係太多,不像以往單純、真心。」

  • 台前幕後均很珍惜杜sir的劇本,杜sir說:「寫作多年,我一定有佩服的藝人,如唐滌生、任劍輝、南海十三郎、薛覺先等,但我從沒違背自己,在他們的頭頂套光環。」好劇有好報,剛宣布再加開三場。

  • 林妹殊(關寶慧)與張月兒(林娜)都是小明星(蓋鳴暉)的好朋友,前半段戲富喜劇感,後半段因小明星感情屢屢失敗變悲。

  • 小明星由養母(廖愛玲,右一)湊大,感情極佳,知道小明星愛唱歌,她望養女能成大器。

甫接下舞台劇《星海留痕》,視帝黎耀祥聲聲喊驚,拍檔蓋鳴暉(Joyce)不以為然:「他只是不習慣舞台那種現場感,肯定好快適應。」編劇杜國威說得更白:「祥仔謙虛啫,如果佢唔聰明,點做三屆視帝?」

自上海拍罷新劇《梟雄》外景,祥仔立即投入舞台劇的綵排工作,一埋位已背好對白交足戲,沒流露半點「驚」的痕迹,「我是認真驚!杜sir的劇本好豐富,沒有相當歷練與理解,未必可以完全表達,我好驚浪費了他的好劇本。」

一代歌伶小明星的傳奇故事,曾被劇界、影壇中人多番打主意,卻始終未能成事,杜sir也要執筆兩次,方能在今日呈現在舞台之上。

九十年代,杜國威寫過一次小明星,卻遺憾地成為編劇生涯中,首次寫好卻未能公演的劇本。「寫葛民輝演的《天才與白痴》,我訪問了一位在廟街唱小明星腔的歐偉嫦,她說了很多小明星與王心帆的往事,我大膽地寫下小明星與她幾個男人的故事,想交給香港話劇團,他們卻說前一個年度請了很多外援演出,這年沒錢請外援,劇團亦無人唱到粵劇。」

一擱十數年,當李居明提出將小明星的傳奇搬上舞台,再次燃起杜sir的寫作慾,「我寫作永遠有貴人相助,透過李偉民律師認識一位前輩,他曾經跟過王心帆足足一年,希望取得對方的文物,如果有人質疑我筆下是真或假,我就會說訪問過這位學者,王心帆身後蕭條,他是唯一送終的人。」

由蓋鳴暉配黎耀祥,他認為是最佳人選:「蓋鳴暉很適合演小明星,第一唱平喉、第二她也是女扮男裝、第三性格很像,一般人誤解小明星憂憂怨怨弱不禁風,但實則她大癲大肺,不斷追求愛情又不斷受傷;祥仔的演技毋庸置疑,唱歌又叻,只要提點一下節奏就得,唯一難題是要跟時間競賽,之前他還在上海拍劇,太太睡前晚晚跟他唸對白。」杜sir重寫下,《星海留痕》變成以王心帆角度去看小明星,彼此戲分相當。

高層次純潔的愛

點頭一刻,祥仔不帶任何猶豫:「之前玩過舞台劇,但都是嘻嘻哈哈(《嬉春酒店》),難得有正劇找我,又是杜sir的劇本,戲行前輩的傳奇故事不多,而且蓋鳴暉演小明星,捨她其誰,從內到外,這件事都好吸引。」可是,當他知道要開腔唱粵曲與流行曲,恐懼感油然而生:「我出名記性好,演戲絕不擔心,但答應後才知要唱這麼多歌,我以為是唱《明星》、《舊夢不須記》之類的時代曲,但原來全部新歌!」粵曲就更加考起,「Joyce唱慣粵曲,叫她唱『二王』,立即便唱到出來,我真係搲晒頭,唔係『二王』月餅喎!有時又話『反線中板』,要起音我真的不懂,唯有請Joyce先起,但到時我都要記。」

雖然有粵曲底子,但要演繹小明星腔,對Joyce也是一大考驗:「小明星腔並非一般平喉、子喉,很像弦樂,高又得、低又得,剛中帶柔,我是平喉小生聲,硬淨一些,想一模一樣不容易,希望跟到八、九成,在短時間內幻想她的聲帶,唱出那種感覺。」劇中,小明星與王心帆關係微妙,Joyce說:「小明星敢愛敢恨,每次失戀,王心帆是她的最佳支持者,想撻着時,她又有另一個追求者,加上王心帆比她年長,為保持老師形象,不敢再行前一步。」對這段像霧又像花的感情,祥仔有他的理解:「小明星是細路女,一遇到心儀男士就『舂』埋去,根本看不到王心帆,但奇怪在每次受傷,她又希望他在自己身邊,這是一種很純潔、高層次的愛,互相存活在對方的心中。」

七日鮮爛片歲月

除了王心帆,小明星還有一個忠心不貳的追隨者,童年玩伴林妹殊是也,「所以,我是男主角之一!」關寶慧笑言:「年初,杜sir打電話來,說有個男仔頭角色很適合我,記得九〇年,我在演藝學院的畢業作,也是出自杜sir的手筆,此後便沒再合作過,所以一收到電話,他說了兩句,未看劇本,我已經答應!」寶慧演戲有種獨特幽默感,今次會以喜劇方式演繹妹殊嗎?「某些輕鬆場口可以搞吓gag,但主要表現姊妹情深多一點,看到小明星自殺,我和王心帆都很不開心。」

九十年代後期,電影市道走下坡,祥仔與寶慧曾拍過一堆爛戲,寶慧清楚記得:「那些戲七日鮮,爛到我無心機,有次在拍戲現場同祥仔傾,我說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答我:『唉,衰極,我哋做都要有個譜!』就算拍衰嘢,他都要做到最好!」

享受在演戲世界的祥仔,坦言舞台劇不是他的一杯茶:「我演戲好奇怪,不太嚮往在舞台劇跟觀眾交流、有即場反應,我喜歡在自己世界裏演戲,那裏最美妙、安全、舒服,即使在演舞台劇,我怎麼能跟觀眾交流?你拍掌,難道我又開一開心先,然後才演戲?」Joyce聞言立即抗議:「你為什麼拒絕我?」祥仔卻不為所動:「我想,以後不會再做太多舞台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