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相似 道路不同
張晉遇上吳京五味紛陳


  • 張晉與吳京分別出身於四川和北京武術隊,兩人也曾奪全國武術冠軍。兩大高手交鋒的背後,更多的是兄弟之間的惺惺相惜。

  • 張晉不甘於只成為動作演員,「無論文武戲、幕前幕後,我都想參與和學習。換作以前的我,只會抱着『有什麼(工作)便做什麼(工作)』的心態。」

  • 張晉拍攝期間曾被Tony Jaa踢至左邊肋骨骨裂,又被吳京揮拳擊中頭頂致頸椎痛,難怪他形容武打演員過的都是非人生活。

  • 古仔飾演患有嚴重心臟病的犯罪集團首腦,與張晉的關係千絲萬縷,後者更不惜為他賣命。

  • 《殺破狼Ⅱ》雖以動作場面作招徠,但是林嘉華、任達華等老戲骨大鬥演技,同樣精采。

  • 吳京和任達華是第一集的舊有班底,兩人在續集飾演一對相依為命的警察叔姪。

  • 張晉盛讚Tony Jaa充滿喜劇細胞,「有次他扮捱打,導演喊停後他還一直在喘氣,我忍不住說『兄弟,喊cut了﹗』他真是很可愛﹗」

上世紀,中國人的國際形象都是臥虎藏龍的功夫高手,這都是拜香港的功夫片所賜;而香港電影亦憑着此獨門絕學,分了國際影壇一杯羹。來到廿一世紀初,《殺破狼》以硬橋硬馬的真功夫打鬥場面,以及強烈的暴力風格驚艷了香港觀眾。

相距十年前「宇宙最強」甄子丹與中國武術高手吳京的經典對決,續集《殺破狼Ⅱ》的野心更大,以三雄─吳京、泰國拳王Tony Jaa與《一代宗師》的張晉的

角力作噱頭以饗觀眾。當張晉遇上吳京,兩人如何拳腳交鋒,固然讓看官血脈

沸騰,原來鏡頭後他倆兄弟間的迥異際遇,也令人不勝感觸。

二◯◯五年由葉偉信執導的《殺破狼》帶動了功夫片的熱潮再現,十年磨一劍,葉偉信升格擔任監製,改由鄭保瑞執導拍攝續集《殺破狼Ⅱ》。他倆不但保留了第一集的血腥與暴力,續集也延續了第一集探討因果的主題。新片故事圍繞在泰國監獄活摘人體器官的陰謀中,香港警方臥底吳京、泰國獄警Tony Jaa、泰國監獄獄長張晉、香港警官任達華與犯罪集團主腦古天樂等主要角色,各自背負着人性陰暗面,正邪難辨,電影瀰漫着強烈而濃郁的宿命論。

憑藉《一代宗師》反派馬三打響名堂的張晉,再次以奸角示人,飾演衣冠楚楚的獄長,銳意顛覆奸人的刻板印象。他說:「導演開拍前跟我說,獄長角色取材自真人真事,現實中的獄長在柬埔寨因為『落格』被人活埋,多得老闆(指古天樂的角色)打救和收留。導演設計此角色時,安排他穿西裝作紳士打扮,隱藏自己的過去;他又通曉泰文和韓文,證明他是一個決心往上爬的人。導演設計了我出場時,用尺量度自己的領帶的場面,還有我吸煙、飲威士忌等細節,都表現出我是個注重儀表的紳士。我印象最深的是,獄長的辦公室廠景裝潢佈置極富品味,我第一天踏入那裏,都忍不住問導演,那真是監獄的辦公室嗎?」

做正派似「四不像」

向來以武會眾的張晉,拍動作片受傷已是家常便飯,今次所受的皮肉之苦雖不及吳京和Tony Jaa之多,可他一點也不輕鬆,開拍前花了兩個月苦學泰文和韓文,「每當導演修改劇本,我便要不分晝夜地重新背誦對白了。我第一天拍攝時非常緊張,NG了二十多次!導演要求很高,他要我的發音準確,特地安排了副導演、一位泰國工作人員和語言老師一起監察我。只要他們其中一人說不行,我便要重拍,所以今次最辛苦不是拍動作戲,反而是唸對白。」

演出《殺破狼Ⅱ》對張晉有另一重的意義,造就了他與好兄弟吳京首度幕前合作,「我們識於微時,當年大家在武術隊時已認識對方。以前我擔任武師時,吳京已晉身演員,我也有被他打過。際遇真的很奇妙,也令人感觸。我倆的起點很相似,但走的路卻很不同。他做演員時我還在武術隊,他做主角時我才退役,他繼續擔正我則成為別人的替身。我沒法比較我倆的路,誰是對誰是錯?人生只能活一次,我很珍惜自己在路上經歷過的高低起跌。」

在武打路上闖出名堂的人不多,張晉算是近年的佼佼者,二◯一四年第三十三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禮上,他憑《一代宗師》奪得最佳男配角獎項,徹底改變了他的演藝生涯。「《一代宗師》上映後,突然間有六部電影邀請我演出,當時我沒法想像,反問自己何德何能呢?那種獲賞識的喜悅旁人沒法明白,對我而言,一切都是得來不易。」一個練太極拳的人,對於演戲有着自己獨特的看法;張晉所塑造的角色,無論大小他都一定要完成得最好,哪怕最後戲分被剪掉,對觀眾、對自己也要有所交代,「我不抗拒飾演反派,觀眾欣賞我演奸角也是好事。如果我為演而演、刻意做正派的話,就是不尊重演員的身份,出來的效果一定是『四不像』!」

剛剛度過四十一歲生日的張晉,也算是苦盡甘來,過上了好命人生。他每念於此,對老婆蔡少芬常懷感恩。「我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以前的自己是很負面、封閉,常常埋怨沒機會,觀眾又以為我靠老婆。現在事業有點成就,加上有了兩個女兒,自己變得容易快樂滿足。我自從十歲離家加入武術隊,童年好像停止了,自從有了小朋友後,我好像找回童年一樣,也覺得事業進入了新的階段,但我告誡自己不要驕傲。王家衛說我有baby face,我想我應該幾『襟撈』的,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