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音室被收,抑鬱症復 發軒仔藉演唱會分享人生道理


  • 在「蝴蝶世界」華麗的舞台設計下,軒仔甫一出現獻唱《櫻花樹下》和《披星戴月》,全場已陷入瘋狂狀態,相隔上一次演唱會已經四年,他笑說不少觀眾以為他已退出。

  • 譚玉瑛以「烏卒卒」的造型訴說自己的故事:「人生去到另一個階段,放手才可以掌握未來,背住咁多嘢點飛?」軒仔獻唱一曲《青春常駐》,令這一幕倍添傷感。

  • 關淑怡為契仔性感上陣,軒仔亦毫不避忌親吻契媽的小腹,二人合唱張國榮的《偷情》,極具視聽效果,軒仔將哥哥的騷味發揮得恰到好處。

  • 軒仔與身穿紅白羽毛裙的王菀之對彈鬥琴技,合唱《留白》及《手望》這一個環節非常到位。

  • 軒仔自掏腰包讓演出的十二位舞蹈員學演戲,在演唱會上原本是綠葉的一羣,也有當主角的時候,這一份尊重實在難得。

  • 軒仔一直很感激老闆楊受成和楊太的賞識和支持,促成這個演唱會不惜工本地製作。

三場《Live In Passion Hins張敬軒演唱會2014》圓滿結束,張敬軒跟歌迷分享了兩個故事:他在廣州不惜工本打造被評為全球十大的「The Village Studios」錄音室,因政府收地被迫拆卸;而他在演出舞台劇《Equus》贏盡觀眾掌聲背後,卻因抽離不到劇中的角色抑鬱症復發,軒仔的演唱會藉着舞台劇的元素分享了人生的道理,帶出了正面的信息,正如他學懂放手,勇敢走下去,自然走得更遠、飛得更高。

張敬軒做事力求完美,在演唱會的製作上可見一斑,除了花掉接近千萬的製作費外,軒仔自己亦承擔了接近百萬元額外開支,當中包括印製免費派發給觀眾共三萬六千本的場刊、十二名舞蹈藝員跟隨甄詠蓓學演戲的費用,以及邀請美國著名音樂人Redshy為他重新編曲及做背景配樂,軒仔一力承擔這些開支,目的只想令演唱會盡善盡美。

軒仔在過去四年參演了三個舞台劇,觀眾欣賞其歌藝的同時,也因為演唱會多了戲劇的元素而另有得着,無論是他分享自己的故事,還是聽着別人說故事,在身兼創作總監的軒仔精準計算下,每一幕都牽動着觀眾的情緒。

政府收地未變土豪

「廣州跟香港都一樣,城市不斷在規劃和改變,去年底看着錄音室附近的建築物不斷清拆,已經心中有數,知道難逃被收地的命運,六個月前收到政府的正式通知,十一月要進行清拆,錄音室將會發展為發電廠,投資了五千多萬打造的錄音王國要化為烏有,我原本計劃在自己的錄音室錄五張唱片,很可惜只錄了一張,今晚特別安排了現場錄音,將這些原本是我想在錄音室灌錄的歌曲,在演唱會的現場錄下來。」軒仔的錄音王國「The Village Studios」花了三年多時間興建,於一一年七月啟用,吸引不少中外歌手前來錄音。「花了這麼多時間去搞,甚至一度放下幕前工作,是不捨得的,但總算曾為不少巨星服務過,相信有生之年難再做第二間這樣具規模的錄音室了,裏面部分器材我會留下,不會賣掉它們,因為有些器材是Celine Dion用過的,很有紀念價值,我會將它們運來香港,或許會搞一個小型錄音室安置,也有可能和香港政府合作,做一間不為商業用途的音響技術學校培訓人才。」不少內地人因為政府收地,一夜間變成土豪,軒仔感慨地說:「收地不涉賠償,不想阻礙城市發展,也不想對任何單位造成壓力,所以無條件搬離這個地方,損失的金錢、時間和心機都無法估計了。」

軒仔在尾場演出上,提到早前抑鬱有點點回來,提到容祖兒硬拉他去游水,每次遇到困難都有她陪着出去玩,原來軒仔抑鬱症復發,是因為與黃秋生演出舞台劇《Equus》後抽離不到角色所致。「完了舞台劇之後抽離不到角色,去了半個月巴黎感覺本來好一點,但假期完了立即開工,返大陸做騷,又開始籌備演唱會,排舞、練歌、練琴,加上自己主導創作,覺得壓力又回來,當我意識到情緒病要發作時,立即去看醫生,很感謝公司和同事很關心和支持我,令我很快過渡這個時刻。」演唱會多了戲劇的元素,譚玉瑛姐姐做了三十年兒童節目,最終也難敵被淘汰的命運,令人傷感,但軒仔藉着她的故事,為觀眾帶來了一個正面的信息﹕無論發生什麼事,做人不能太執着,只要學懂放手,勇敢地走下去,自然能走得更遠、飛得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