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遊廿一載,歌迷集台山 陳媽媽追憶陳百強


  • 在Danny離世紀念日的陰影下,陳媽媽初到餐廳說話不多,到五歲小歌迷代表獻花,她開始流露笑顏,再得悉他的英文名──Danny,真被逗得樂透了!

  • Danny不想赴美留學,心軟的陳媽媽讓他返港,回家的一剎那,陳爸爸有點不悅。

  • 玉照在前,歌迷留言向Danny致意,窗簾可見紀念館以他最愛的紫色作主調。

  • 重新裝修後,落成已有十九年歷史的紀念館企理舒適,Danny的衣物亦終於不用層層疊,有玻璃櫃安置妥當。

  • 陳媽媽借出展覽的獎座,包括九三年勁歌總選所追頒的榮譽大獎,名牌的字已褪色,卻抹不走我們對Danny的思念。

  • Danny生前所用的其中一個鬚刨品牌,正巧與他大哥的名字一樣──「百靈」牌。

  • 每年Danny兩個重要日子,「為你喝采陳百強歌迷會」九月在港先辦紀念活動,十月則回台山及番禺,參觀紀念館兼探望陳媽媽是主打行程。

  • 十月廿五日,台山陳百強紀念館地下舉行音樂會,歌迷獻唱名曲悼念偶像。

  • 長居國內,陳媽媽生活簡單,每天在樓下公園散步,並定期覆診;感受到一班粉絲的關懷,她康復進度理想。

  • (右圖)小Danny白胖可愛,陳媽媽認為是蛋撻與鮮奶之「功」。 (左圖)Danny迷上寶珠姐正義的俠女形象,在姨姨陪同下,六七年出席偶像影迷會活動。

  • (右圖)小Danny白胖可愛,陳媽媽認為是蛋撻與鮮奶之「功」。 (左圖)Danny迷上寶珠姐正義的俠女形象,在姨姨陪同下,六七年出席偶像影迷會活動。

  • 九一年Danny生日,同屬華納的葉蒨文、曾航生、蔡立兒與劉錫明齊賀壽星仔,昏迷期間,陳媽媽說沙麗的來訪最令兒子有反應。

  • 黃元申主動致電陳媽媽,說Danny向自己報夢,並替仍在昏迷的他,主持了一場法事。

十月廿五日,陳百強(Danny)仙遊廿一載,香港、國內以至世界各地的粉絲,陸續抵達建於偶像故鄉台山的陳百強紀念館,凝望種種珍藏身外物,不再流淚卻永遠深愛着他。

翌日,「為你喝采陳百強歌迷會」一行四十人,專程往番禺探望陳媽媽(姚玉梅女士),她精神尚可,惟墨鏡掩藏不了淡淡哀傷,「他人靚歌甜,心地好、人緣好,真的是天妒英才!」

一直跟陳媽媽保持聯絡的歌迷會委員Liza Wong說:「近年她已放開了,但每到這個日子,難免格外傷感。」陳媽媽移居國內十多年,五年前中風致健康轉差,幸有歌迷真摯的愛暖暖包圍着,令病況逐漸變好,「每次見面,她總會分享Danny的生前軼事……」

當天今天相隔雖遠,對陳百強的感情到老。

這一天,台山陳百強紀念館特別熱鬧,地下正進行紀念音樂會,三樓則傳來廣東話、普通話、台山話等不同聲浪,五湖四海的粉絲匯聚一起,伴「他」小半天。「紀念館平時收五元(人民幣)入場費,以補貼維修與水電煤,每年九月七日(冥壽)與十月廿五日(忌辰),這裏有很多紀念活動,吸引世界各地的歌迷來看,這兩個特別日子,大家可免費入場。」「為你喝采陳百強歌迷會」委員Liza Wong說。

紀念館內,Danny的衣服、獎座、私人物品等被放置得井井有條,室內亦算窗明几淨,全靠一班歌迷多年來的悉心經營,Liza透露:「紀念館在九五年成立,十幾年來沒有做過大維修,牆壁開始剝落,衣櫃也僅得一個,Danny的衣服只能層層疊在一起,沒辦法展現出來。」香港與國內歌迷決定進行大翻新,透過集資與義賣紀念品等籌得十八萬人民幣,於今年初開始施工,「有歌迷反映,九月來參觀時感覺太熱,我們計劃稍後替紀念館添置冷氣機。」

中風有先兆

所有遺物均來自陳媽媽,較新一批是Danny生前獲得的獎項,「九十年代後期,陳媽媽決定返國內定居,只能帶走Danny的衣服,獎座原本由陳爸爸(陳鵬飛)保管;〇四年,她提議不如將獎座也一併展出吧,歌迷便替她從香港帶返國內,現在陳媽媽的家仍保留好幾個。」

陳媽媽對上一次在港公開露面,乃於〇八年九月為Danny五十歲冥壽而辦的《永遠.紫愛 陳百強紀念晚會》,想不到十個月後,她不幸中風,情況一度相當嚴重。「我們在〇九年舉行《為你喝采三十年──陳百強珍藏展》,慶祝Danny入行三十周年,陳媽媽很有心,借出Danny的出世紙、針卡及mini hi-fi等珍藏物品,又提議請陳寶珠當揭幕日的主禮嘉賓,眾所周知,寶珠姐是Danny的偶像,當年(六七年)參加歌迷會活動,原來是一個姨姨帶Danny去的,陳媽媽事後才知道,說為什麼不叫她一起去呢?因為她也很喜歡寶珠姐,所以很期待這個珍藏展,誰料九月舉行,她七月中風!」

事前有沒有徵兆?「我們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探望她,試過吃飯途中,她忽然頭暈,又說手腳容易麻痺,醫生指她有血壓高與糖尿病,之後話說回來,這可能已是輕微中風的先兆,但當時察覺不到。」入院初期,她一度不能言語,只可眨眼示意,「我們帶了珍藏展的海報給她看,畢竟是自己最愛的兒子,她看着海報、眼眶泛淚;幸經醫生診治,加上針灸與推拿按摩,她逐漸康復,留醫幾個月後出院。」至今,她仍要保持運動與不斷覆診,並盡量戒吃甜品與刺激食物,「有時她很想吃蛋糕,但也只能適可而止。」

大師的來電

歌迷很關心陳媽媽,每年總會北上探望,她也不會封閉自己,接收源源不絕的關懷之餘,還跟大家分享對Danny寶貴回憶。「小時候,Danny住在銅鑼灣,樓下有間茶餐廳,白白胖胖的他,逗得姨姨很開心,常請他喝鮮奶、吃蛋撻,日子有功,Danny的皮膚才這麼白滑。」Liza說,在陳媽媽口中的小Danny,一直是個樂天小靈精,但在十二歲的某一天,他忽然流露孤僻、憂鬱的一面,陳媽媽不知怎麼問究竟。

完成中四課程,Danny赴美升學,據陳媽媽所言,這不是他的意願。「陳爸爸希望Danny在外國修讀工商管理,回港後可以幫手打理錶行,但他很戀家,也根本不愛做生意,整天扭計要媽媽讓他回家,終於『』到返香港,入屋時,爸媽正在打麻將,看見他,爸爸臉色有點不悅,他跟媽媽打個眼色,便一枝箭衝入房間,逃避爸爸的責備。」

房間是Danny的避難所,每遇不快,他最愛抱着一個歌迷所贈的玉佛訴心曲。「他很重視這尊玉佛,試過帶去演唱會現場,陳家瑛催促盡快準備,他氣定神閒地吻玉佛一啖,才施施然出場。」有次Danny發脾氣,竟將玉佛掉在牀上,這時他突然回復清醒,對玉佛又呵又錫。「Danny離開後,陳媽媽將玉佛交託給一位很信任的歌迷供奉,〇九年那次珍藏展,我們本來想要求借出,但為這位歌迷婉拒。」

Danny昏迷期間,陳媽媽天天在醫院守候,眾多探望的親友當中,她最記得葉蒨文。「沙麗一來便往他臉上『梅梅梅梅梅』,說了好一堆英文,又在他耳邊唱歌,陳媽媽看見他有反應,手顫顫似的,當時還抱一絲希望,以為他有機會甦醒。」事與願違,Danny一睡年多,有天陳媽媽忽然接到一位自稱「大師」的電話,此人正是退出娛圈遁入空門的黃元申,Liza憶述:「黃元申說,Danny報夢給他,說現在很辛苦、唔上唔落,陳媽媽問可以怎樣,黃元申表示打算替Danny做一場法事,不過她要有心理準備,法事後Danny可能大步檻過,也可能很快會走,陳媽媽即時與家人商量,大家都認為值得一試,於是一家人齊集大嶼山,由黃元申主持了一場法事,結果一星期後,Danny便告別塵世。」

至愛離去,陳媽媽當然放不開,初期天天以淚洗臉,後經一位佛門中人點化,說哭得太多徒令先人掛念,她記在心裏,態度開始改變,「每講完一件Danny往事,她會沉寂一陣,有種欷歔感覺……」

懷念怎不悲莫禁,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