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師父舊照承傳 阿刨設計百萬蘇繡戲服


  • 阿刨今次再踏台板,悉心設計了十七套戲服。一身粉紅的她,正是書生柳夢梅在《牡丹亭驚夢》中《幽媾》的造型。

  • Vigo透露阿刨在酒店試穿青色蟒袍時,便一見傾心,愛不釋手。

  • Vigo透露阿刨在酒店試穿青色蟒袍時,便一見傾心,愛不釋手。

  • 花旦的鞋子圖案也用上蘇繡,一絲不苟。

  • (左)阿刨偕鄭雅琪排練《紫釵記》的<拾釵>,Vigo發現兩位花旦經阿刨指導後,表現脫胎換骨,沒想到原來阿刨對演花旦也深有研究。(右)阿刨與李沛妍綵排《紫釵記》中<楊關折柳>一幕,她對兩花旦一視同仁,會逐一指導她們的造手和眼神投放等訣竅。

  • (左)阿刨偕鄭雅琪排練《紫釵記》的<拾釵>,Vigo發現兩位花旦經阿刨指導後,表現脫胎換骨,沒想到原來阿刨對演花旦也深有研究。(右)阿刨與李沛妍綵排《紫釵記》中<楊關折柳>一幕,她對兩花旦一視同仁,會逐一指導她們的造手和眼神投放等訣竅。

  • 去年底阿刨請Vigo前往青衣貨倉,找出儲存雛鳳鳴劇團成員戲服的衣箱,讓他先了解一下戲服的款式。

  • Vigo指阿刨交給他的設計,寫滿粵劇行業術語,不諳粵劇的他要立即請黃文俊師傅幫忙。

  • 阿刨試穿《牡丹亭驚夢》中<遊園驚夢>一幕的戲服,戲服繡有蘭花朵朵,正是她所設計。

俗話說「先敬羅衣後敬人」,套在粵劇名伶身上,卻體現出藝術家對表演的追求和執着。粵劇一代宗師任劍輝的嫡傳弟子龍劍笙(阿刨),十一月中演出《任藝笙輝念濃情》折子戲串演,為了達到藝術上美的要求,阿刨參與了戲服的設計,力求還原傳統粵劇盛世時期的水準。

阿刨希望帶給觀眾的,不僅是一場華衣美服,步搖生輝的視覺饗宴,更希望能重現出,任白帶給後人怎樣的追隨和典範,藉此緬懷恩師任劍輝逝世二十五周年,也讓觀眾遙想當年思今朝。

龍劍笙今次再踏台板,首要條件是要讓任白派的演法「原汁原味」重現觀眾眼前。主辦單位「新娛國際」董事丘亞葵(Vigo)表示:「我不熟悉粵劇,起初合作時阿刨擔心我會否加入商業元素,所以她跟我約定今次一定要保留傳統,回饋一班熱愛傳統粵劇的觀眾。」

敲定了演出《紫釵記》和《牡丹亭驚夢》折子戲後,從燈光、佈景、戲服、海報配搭,甚至記者會的佈景板,阿刨不斷提供專業意見,力臻完美。她又給Vigo很多任白的彩色劇照作參考,希望今次能採用蘇繡真絲戲服上陣。Vigo表示:「一般的粵劇團只會租戲服,行內人稱為『眾人衣箱』,生旦則用私伙衣服,一台戲的戲服成本大約十多萬元。今次我們一口氣訂造了十七套,動用了十多位刺繡師傅,花了半年時間趕工,耗資超過百萬。」

粵劇演員非常重視戲服,最頂級的戲服均採用蘇繡,而戲服的圖案也各有涵意,不能馬虎,例如梅花只能向上盛開,不能往下,否則有「倒霉(梅)」之意。凡此種種,讓門外漢Vigo大開眼界,「幸好我請到廣東著名的粵劇戲服女師傅黃文俊『出山』,當我的『盲公竹』﹗黃師傅去年已退休,並把手下的製作團隊解散了,她本來婉拒我的邀請,但聽到是為阿刨裁衣,便立即答應幫忙,於是我倆便啟程往蘇州尋找刺繡師傅。」

Vigo表示一件用機器繡的蟒袍,索價不超過一萬元,今次在《紫釵記》中一件青色蟒袍,因為用人刺繡,成本則高達五萬多元。他邊說邊把蟒袍展示出來,笑言不知稍後如何將之收拾疊好。原來戲服穿戴有一定的程序,每位演員也有一位專人幫忙穿戴和整理服裝。記者捧起蟒袍的衣襬,只覺手中一沉,Vigo解釋衣料圖案的外緣都繡上金線,極具分量。只見衣襬上繡了一隻巴掌大小的麒麟,難被台下的觀眾所察覺,但細心端詳卻發現其繡工細膩,顏色漸進極富層次,令麒麟圖案活靈活現,難怪阿刨試穿時愛不釋手!

細節藏着學問

「機器繡的跟人手繡的,肉眼一看,高下立見!機器繡出來的,也算工整漂亮,但是人手繡的,層次分明,效果立體,整套戲服根本是一件藝術品!」他接着展示一套藍色的花旦衣,乃《紫釵記》中〈拾釵〉一幕霍小玉的造型,「阿刨本來設計了花旦佩戴金腰帶,我們為了盡善盡美,索性打造金、銀腰帶各一條,讓阿刨看到製成品後再作決定。」

Vigo說傳統粵劇對戲服要求一絲不苟,因為簡單如一塊布料,也能影響演員的演出效果,「水袖的用料就特別講究,布料太輕或太重,也會影響揮舞時的美感。所以阿刨寫給我的設計指示,我一定按圖索驥,不敢有誤。今年初我們到蘇州找刺繡師傅,我一邊跟繡廠洽談服裝式樣,一邊用手提電腦的視像通話與阿刨溝通。那三天,在加拿大的阿刨每晚都要待到凌晨三、四點等我的電話。八月我到蘇州收貨,也用此方法讓阿刨同時『驗貨』。」

他特別感謝一間染布廠老闆黎先生的幫忙,當初他在黎先生的工廠裏找布料,發現有一幅淺色布料跟阿刨要求的顏色不合,黎先生二話不說,立即為Vigo開機染布,「染布廠不足一百匹的訂單也不開染的。連Chanel、奧巴馬夫人和卡梅倫夫人都向黎先生的工廠買布造衣服,可想而知,當時我內心有多麼的激動!」

距開鑼只餘兩星期,阿刨與兩位花旦李沛妍和鄭雅琪綵排得如火如荼。阿刨對這批戲服大感滿意,她笑說:「我好喜愛師父以前的戲服,今次我想表達出當年的味道,所以參照了她們的劇照、唱片封套和剪報,希望盡量還原當年任白的水準。看到製成品達到要求,我好開心,真的太漂亮!我不敢跟師父的戲服作比較,因為各有各的美態。」

眾志成城為阿刨,也令她好不感動,「我很感激一班師傅的幫忙,特別是黃師傅,她現在還忙着幫我們改衫。為了一條頭巾,她願意親自拿去蘇州找人修改,四出奔走,毫無怨言,我知道後十分感動。」如今萬事俱備,只待今月中開鑼演出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