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滯頻頻關隻豬事 吳錫輝曾智華曾志豪使命必達


  • 話明《三個喼神自由行》,每個喼內有乾坤,曾智華必攜兩枝威士忌與吳錫輝對酌,並帶西梅汁以防便秘,曾志豪則常備紅景天補氣。

  • 深圳第三晚急撲燒豬,只能找到燒肉也照殺,由導演與兩名工作人員由頭切到尾,第四日開始一切順利。

  • 一家四口好不溫馨,鄧藹霖因往倫敦探望長子,Raymond又忙拍新節目,以致三十六天未能相見。

  • 一起品嘗和味龍,Raymond與豪仔均拒絕進食,只得阿Luke一個放入口,重溫兒時回憶。

  • 阿Luke與豪仔都覺得,Raymond在位時有種壓場威勢,「但我天生不懂恐懼,現在Raymond退休,更是朋友間的感情。」阿Luke說。

跟有線斟洽新節目,吳錫輝(Raymond)一來已開宗明義:「我不要做一般的飲食節目,主題是探索珠三角人民風景!」他對廣州情有獨鍾,源於九十年代初,撮合新馬師曾與紅線女的一次經典演出,「我與李再唐去女姐大宅傾偈,之後再和女姐一起當評判,那天我喉嚨不適,女姐命人找藥給我,果真痊癒,這兩幕很難磨滅。」

為《三個喼神自由行》,台前幕後傾盡全力,Raymond闊別愛妻鄧藹霖足足三十六日、曾智華(阿Luke)勞煩太座Candy全天候貼身監視、曾志豪(豪仔)更要中港兩邊走,頻撲開咪及照顧將臨盆的老婆(訪問翌日,豪嫂平安誕下麟兒)。

節目有個意欲達成的使命──「食得好、吹得到、老婆都話好」,看來理想不難達到。

之前替now主持《輝哥的饌賞》,在拍攝現場曾親眼目擊吳錫輝煩躁不安,這次偕曾智華與曾志豪合作有線新節目《三個喼神自由行》,氣氛卻非常愉快,也跟幕後團隊有講有笑,Raymond直言:「有線手足好搏命,很努力去搜集資料,拍now我罵過八次,在這邊我只罵過一次,因為我是個『sauna man』,一開始標汗,唔該你快趣拍咗佢,否則我死得!」跟官咁耐,阿Luke自然知道官姓乜:「開工前,我跟工作人員說明,過去幾十年來,吳錫輝只懂做一件事,就是做大佬,請大家多多包涵,千萬不可直接衝撞,有事由我來搞掂!」

心有靈犀,也難怪Raymond要等到阿Luke退休,一起拍檔開新節目,再拉多一個豪仔下水:「為什麼我在港台可以栽培這麼多人?因為我有鑑賞能力,曾志豪轉數快,落筆觀點亦很獨到,這個組合應該可行。」三人各司其職,Raymond繼續做大佬,見多識廣的阿Luke負責介紹文化活動如圖書館、藝術區等,最年輕的豪仔則投身體力勞動,「有次去採訪一間單車店,老闆提議一起踩,最特別是那輛單車沒有brake,只能向前跳躍才會停,我在烈日當空踩個半死,他倆卻在樹蔭下乘涼,發施號令……」豪仔頻頻呼慘,Raymond笑騎騎:「這就叫團隊精神!」

不讓「sauna man」專美,阿Luke為時刻爭取納涼「自辯」:「我經歷過荷爾蒙失調、創傷,一見紫外光就會紊亂,九月還很熱,一off機我就躲開,試過躲到大家以為我失蹤,卒之要我老婆參與製作隊,負責廿四小時看管我。」原來,這是Raymond在背後發功:「阿Luke與有線也不知道,我曾親自打電話給Candy,希望她幫幫我忙,反正酒店房得他一個人睡,麻煩她來看管老公可以嗎?廣州第一站沒問題,第二站深圳又來,即將出發的最後一站(東莞),她也答應了。」

阿Luke聞言,反問Raymond:「本來我都想打給鄧藹霖,叫她來看住老公……」「我老婆好忙,一年八十個talks,不過她說,我做了這個節目,有三十六天沒見過我!」鄧藹霖在九月九號生日,慶祝過後,Raymond於十一號便出發廣州,吳太則飛往倫敦探望長子,Raymond情深款款地提出,十月八號親到機場接老婆。「之前已情商有線,押後一天去深圳,誰知老婆記錯了,她是在十月八號在倫敦上機,回港已是九號,不能再叫有線延後了,結果老婆說,足足三十六天沒見過我,幾感動呀!」吳太在前,大佬也變愛妻號。

不同拍攝文化

從上司到拍檔,豪仔敢不敢在節目內「挑戰權威」?「如果他們是開明領導,理應歡迎別人挑戰,他們有個共通點是好識食,我就有個好大特點─唔識食,當每次講到天花龍鳳,我冇扮過嘢,站在觀眾角度,直接地表示懷疑,叫他們說得仔細一點。」近幾年,Raymond與阿Luke經常游走珠三角發掘好嘢食,嘗遍從前香港的地道回憶,阿Luke說:「以前腸粉叫豬腸粉,在國內仍能找到一些地方,堅持弄出像豬尾的豬腸粉;又如小時候常常吃到的和味龍(水曱甴),香港幾乎絕迹,國內也有,但他們不敢吃。」

幕後捐窿捐罅訪尋在地美食,在聯絡食肆過程中,體驗了不一樣的拍攝文化,資料撰稿Queenie揭秘:「傾完一輪,對方最後必定會問:『你們要收幾多錢?』我們說不會收錢,他們更驚,覺得一定有詐,立即cut線,碰過很多次釘,唯有花長時間解釋,香港電視台不習慣收錢,但他們要提供時間、食物以供拍攝。」第一站順利完成,誰知啟動深圳之行,首日即告出事,發生輕微交通意外,大家都認為關隻「豬」事,阿Luke解畫:「廣州開工第一日,Raymond掏出一疊人民幣,說要請大家吃飯兼切燒豬,接着九天沒問題,第二站去深圳沒切燒豬就出事,第一日撞車、第二日病了三件、第三日酒吧應承給我們拍攝又臨時反口,即晚就要撲隻燒豬回來,結果得嚿燒肉都照殺,叫導演和兩個工作人員由頭切到尾,說來奇怪,由第四日到第九日變得順順利利,工作人員逐漸康復,也不再有人甩底。」

原來,有線有條不成文規定,不許節目開鏡切燒豬(尤其乳豬),但為求心安,「第三站一定要切!」Raymond果真有大佬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