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做打雜討生活費 李逸朗自資出碟圓夢


  • 李逸朗北上開拓新事業,雖然從零開始,但最後遇到拍劇機會,令他成功在內地市場立足。

  • 阿Don於北京生活五年,幸得身邊不少朋友的幫助及照顧,令他度過低潮期。

  • 阿Don今年接拍電影《鄧小平在黃山》,將當年鄧小平巧遇《白髮魔女傳》劇組的一段戲中戲重現觀眾眼前。

  • 阿Don去年被邀與張智霖合作拍攝劇集《終極杉計劃》,令他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 阿Don坦言國內酬勞十分可觀,可惜需離鄉別井,故今年寧願少賺一些,亦要多抽時間回港陪伴家人

〇三年加入娛樂圈發展的李逸朗(Don),於〇九年突然銷聲匿迹,當以為他成為樂壇失蹤人口之際,阿Don今年竟然自資六位數字出碟再戰樂壇,雖然隨時虧多於盈,但他說就當豪送禮物為自己慶生。

當年簽約英皇娛樂的李逸朗,〇五年被安排與英皇小花之一的蔣雅文,以情侶檔合唱,可惜這對組合只維持了三年多,女方其後移居台灣發展個人事業,而李逸朗同樣自覺發展平平,故決意放下一切隻身返內地闖,「其實〇八年時,去四川幫忙賑災,在那裏逗留了大半年時間,當時開始去思考,自己到底繼續想做什麼及懂做什麼?期間找到少少方向,希望可以擴闊自己的視野,不想一直困於香港,故〇九年放下香港事業,一個人去北京等候發展機會。」

他坦言雖然距離大紅大紫仍有漫長的路,但總算捱出眼前的一片天,回想在北京剛起步的兩年生活相當艱難,除了自製個人資料四周自薦找機會外,更為討生活費而轉行,「初到北京,有段時間未有工作而不夠錢生活,當時又要交租又要吃飯,唯有做其他行業賺錢,如洗大廈玻璃窗及酒吧打雜等等,雖然酬勞不高但至少賺到生活費,這樣的生活都維持了一年,其後幸運地遇到一位香港製作音樂的朋友,多得他收留,讓我在他家睡梳化,省了屋租,一睡就睡了兩年。」雖然北上生活比香港艱辛,但他憑着固執的性格堅持沒有放棄,「曾經都有想過香港的家人,始終當時只說了一句『我要到內地發展』,就走了,完全沒有顧及家人的感受,所以自己都不想兩手空空的回來,感覺好像沒有成長過,當然要做出少少成績才會罷休。」

百萬做老闆

有朋友雪中送炭,令阿Don總算捱過最艱辛的日子,加上努力自薦終遇上機會,「〇九年接拍了第一套國內的電視劇《張小五的春天》擔任第二男主角,雖然酬勞不是太可觀,一集只有四位數字,但已經是很好的機會,總算打開國內市場,讓人認識到誰是李逸朗,不過最後亦未有收足酬勞;其後陸續接了不同的電視劇及電影的工作,酬勞亦由四位數字增到五位數字一集,叫做於內地打好基礎。」

努力了四年,阿Don掘得人生第一桶金,令他對內地發展更雄心壯志,一三年與朋友合資三百多萬港幣,於北京投資製作公司,「與其一直等人給予機會,不如自己製造機會,故決定由演員變成一位製作人,主要是接洽工作,無論幕前或幕後都做,更可以幫朋友找演出機會。」

只懂唱歌演戲

經過出外打拚後,阿Don發覺自己需要心靈上的安穩多於金錢上的渴求,故決定回港再闖一次,「講真,我是香港人,家人一直都在香港,總不能一直不回家,長大了都想多點時間陪家人,當然國內的工作仍然會繼續。」阿Don原來仍然抱有歌星夢,故今年減少戲劇方面的工作,全力再戰香港樂壇,更自資六位數出碟,「過去那五年,嘗試過不同行業,發覺自己原來什麼都不曉,只知十分熱愛演藝工作,所以才有勇氣繼續衝;自資出唱碟,我都覺得好像選擇錯誤,加上身邊朋友勸阻,是有點徬徨,但我一直都認為唱片像藝術品,擁有不同單位製作的心血。如果你問我會否擔心(蝕本)?我當然有擔心!但我覺得每件事情的好與壞,只要努力去做過已經算賺到了,最後可能銷量很差,但我都可以送給身邊朋友,就當送給自己今年三十二歲的生日禮物,豪買一次禮物給自己絕非太奢侈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