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裝出席七哥長子婚宴 許志安鄭秀文豪派利市


  • 安仔下車時看到記者一度擰歪面,直至記者叫他,他才望鏡頭,而緊隨其後的Sammi亦箭步進場。

  • Sammi對這條一件式衣裙非常滿意,韓式化妝艷光四射,堪稱最美麗的「叔婆」。

今年五月許志安的七哥許志豪(土木工程拓展署新界西及北拓展署助理署長)因鼻咽癌病逝,鄭秀文(Sammi)在其喪禮上以「弟婦」稱謂送上花圈,當時以「未來媳婦」身份送花圈的范志顏(Frances),於上周六與七哥長子許殷庭(Bryan)拉埋天窗,假九龍香格里拉酒店舉行婚禮,身為阿叔阿嬸的安仔和Sammi盛裝出席飲姪新抱茶後豪派利市,可謂皆大歡喜。

正為演唱會密鑼緊鼓綵排的鄭秀文,經過兩個多月以來早睡早起、每天跑步、健身和吃營養餐的有規律生活,狀態明顯大勇,而加盟太陽娛樂後正忙於唱片《新天地》宣傳的許志安,亦因為《流淚行勝利道》一曲大熱,有望重奪商台最佳男歌手金獎而滿面春風。上周六下午五時左右,許氏伉儷盛裝現身於九龍香格里拉酒店,出席安仔姪兒許殷庭的婚宴,安仔手上拿一個紅色大禮封和一疊金色利市直入酒店大堂,Sammi跟隨其後匆匆走進位於地庫的蘭花廳。

Sammi當日以韓式妝容和一身高貴優雅的連身裙加外套赴宴,尚未到達婚宴場地,已經急不及待在街上拍了三張相片放上微博展示新裝,她留言﹕「Joanna Ho設計的一件式裙子,不用自己配襯上衣,也挺適合我今天的宴會聚會。」和「Joanna Ho設計的衣裙。喜歡!剪裁很美。」可見她對身上打扮之滿意程度,而當日她曾把一張大頭照放上微博,韓式化妝將上眼線加深和拉長,艷光四射,她一度將相片用作頭像,但未幾又改變主意,直至本周二(十一日)又重新將這張相片放上微博,看來是經過思前想後還是覺得「你」最好。

依從亡父選定婚期

七哥生前與安仔感情要好,善於彈結他唱歌的七哥更是安仔對音樂產生興趣的啟蒙老師,安仔對其兩位兒子自小疼愛有加;Bryan結婚,他與Sammi亦以主人家身份一早到場打點細軟。蘇永康下月結婚,笑言為了收兩份禮,要分開發帖給安仔和Sammi,但其實他們已實行「兩公婆」一個單位做禮,目擊者指他們給姪兒的紅色大禮封極具厚度。婚宴舉行前,一對新人穿上中式禮服向在場長輩逐一敬茶,Sammi和安仔以阿叔和阿嬸身份首嘗飲姪新抱茶的滋味,飲過茶後向一對新人、大妗姐、伴郎、伴娘和幫手的兄弟姊妹團大派一千元利市,豪氣十足。安仔和Sammi是夜不時做人肉佈景板,親朋要求合照全無托手㬹,全程更落力幫手招呼親朋。別以為這個婚宴是Sammi「入門」後的首宗喜事,好腳頭的Sammi自成為許家一分子後,許家喜事連連成員激增,近半年來安仔兩個姪兒先後添丁,Sammi和安仔已榮陞叔公和叔婆。

婚宴上,安仔感觸良多,Bryan在台上提起亡父,令他一度雙眼通紅,遺傳了許家音樂細胞的Bryan對新娘子邊彈結他邊唱《唯獨你是不可取替》掀起了高潮,原唱者拍爛手掌卻未有即興加入演出。一直有說Sammi和安仔是因為七哥離世,延遲了原定在今年舉行的婚宴,為何Bryan卻未有延遲計劃守孝?知情者說﹕「這是七哥的心願,他一直希望親眼看到兒子成家立室,沒想到病情突然反覆,最終未能如願,這個婚期是七哥生前揀選的,對Bryan來說別具意義,所以決定如期舉行,七哥在天之靈應該感到安慰。」當晚,Sammi和安仔直至婚宴結束,於晚上十一時三十五分才跟許家大隊離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