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哥哥演出唐唐若有所思 寶珠造就四師徒親密合照


  • 節目圓滿結束,高王玉瓊呼喚工作人員上台拍攝大合照,並提到阿刨的名字,貼心的寶珠、阿嗲急忙打鑼,找已離場的阿刨回頭,才能玉成四師徒再團聚一堂;從此圖也可以想像,當九位舞蹈員張開羽扇一字排開,兩旁微微向上彎,就是象徵任姐的招牌笑顏。

  • 仙姐在台上致辭表情生鬼,接着對整晚節目也相當滿意,由頭開心到尾。

  • 近九點,四師徒首次合照,寶珠不斷將阿刨推近仙姐,阿嗲有默契地作出配合,才得如此一張親密照。

  • 阿刨向仙姐提出:「我可不可以錫你一啖?」仙姐欣然接受。

  • 雛鳳跟師父拍完合照後,阿刨留下半蹲與仙姐交談,當面再邀觀賞《任藝笙輝念濃情》,仙姐未有正面回應哪天應約。

  • 雛鳳跟師父拍完合照後,阿刨留下半蹲與仙姐交談,當面再邀觀賞《任藝笙輝念濃情》,仙姐未有正面回應哪天應約。

  • 仙姐在台上點名盛讚的任姐契仔陳培偉醫生與時裝大師劉培基,此刻以濃濃的愛左右輕擁,給予仙姐溫馨又強大的力量。

  • 重溫多年紀念任姐活動,可見唐鶴德的出席率極高,這晚與仙姐親密留影,珍藏再添一張。

  • 九位專業舞蹈員重新演繹《蝶影紅梨記》的羽扇舞,成為壓軸令人賞心悅目的「美點生輝」。

  • 倫永亮與陳潔靈合唱《明星》,大銀幕打出任姐珍藏私照,名副其實─極盡視聽之娛。

  • 汪明荃這晚連趕兩場,先賀賭王何鴻燊生日,再赴任姐逝世廿五周年紀念晚宴,能與仙姐暢聚,風塵僕僕也值得。

  • 好友共聚,唐鶴德偕嚴珍納、劉兆銘、胡楓、陳善之、梁李少霞與劉松仁言談甚歡,只是到了重溫張國榮與汪明荃合唱《帝女花之香夭》一節,Daffy變得沉靜。

  • 即場訂購《再世紅梅記》DVD,可得寶珠與阿嗲親筆簽名留念,正如仙姐所言,替任姐做事最開心,不若回家楊天經替媽咪按摩手痠,亦能享天倫樂也。

  • 寶珠偕一班雛鳳(後排左起)江雪鷺、馮婉儀、朱劍丹、龍劍笙、梅雪詩、言雪芬(前排左一)與郭燕玲(前排右一),齊找仙姐拍大合照,其中言雪芬與馮婉儀專程自美返港出席盛會。

  • 高世章替尾段一幕羽扇舞重新編曲,贏得仙姐、高太與好友黃姑娘一致好評,在場賓客亦應有同感。

  • 胡楓跟傳媒分享當年任姐教他演《六國大封相》的趣事後,在場內繼續發功,令仙姐開懷大笑。

  • 高太精心挑來任姐搭檔仙姐、羅艷卿、吳君麗等不同花旦的合演片段,看得全場賓客眉飛色舞,陳好逑與仙姐數十年好友張美容(後排中)想必也對高太讚賞有加。

  • 心情極佳的仙姐,偕高太巡迴各枱感謝嘉賓來臨,這刻的目標是澳門娥姐與林順潮醫生。

  • 任姐在梨園地位超然,莫論有否合作過,新劍郎、李龍、廖國森、陳好逑與尤聲普夫婦定當以敬佩之心緬懷她。

  • 仙姐很賞識廣州粵劇演員黃少飛,在《再世紅梅記》委以賈似道重任,卸下戲服的他,與仙姐展現親切笑顏。

  • 任冰兒到場引起一陣歡呼,綠葉王也有當牡丹時。

這一個夜,輝影仙樂、縈繞不散。

《任劍輝女士逝世二十五周年紀念晚宴》,透過一幕幕珍藏留影、經典照片,加上精采的載歌載舞,讓賓客再一次緬懷任姐的音容笑貌,回味再三;白雪仙也表示非常滿意,在現場盛讚負責統籌的任姐契女高王玉瓊「number one」:「好開心,高太做得好好,又替任姐做妥了一件事。」

溫馨又難忘的場面,出現於仙姐兩度偕龍劍笙、梅雪詩與陳寶珠合照,阿刨問恩師:「我可不可以吻你一下?」仙姐點頭:「好!」顯出宗師級的泱泱風度。

《任劍輝女士逝世二十五周年紀念晚宴》筵開五十六席,場內佈置典雅高貴,長方形舞台設有一個如iPhone橫放的巨型闊銀幕,開席前打出「1989 2014 任劍輝逝世二十五周年」,中間則有一顆心包圍「25」字樣,象徵對任姐的不滅思念。

七點半入席,已見陳寶珠、梅雪詩等任白愛徒穿梭場內招呼賓客,約十分鐘後,龍劍笙從另一個入口低調進場,坐在距離舞台偏遠的位置,知情人士透露:「阿刨本來獲編較近主家席,但大家都為任姐與仙姐而來,她不想模糊焦點,寧願坐在最角落,還用另一個通道現身,保持低調。」

可是,阿刨坐下沒多久,忽然一溜煙衝出場外,幾乎同一時間,另一方響起陣陣哄動與歡呼聲,原來是仙姐終於亮相了!事後了解,阿刨當時聽聞仙姐將要到場,立刻動身準備迎接恩師,卻在電光火石間,跟仙姐上演一幕「左入右出」,撲了個空。

身穿劉培基設計的全黑旗袍、外加刺繡小披肩的仙姐雍容華貴,面對數之不盡的合照要求,笑容可親的她有求必應,應統籌兼司儀高王玉瓊之邀上台替晚宴揭開序幕,她先是表達對任姐的不捨之情,繼而大讚現場佈置瑰麗堂皇,歸功於任姐的契仔契女「雙胞胎」─陳培偉醫生與高王玉瓊:「要多謝的人不能盡錄,替任姐做事個個都好開心,對嗎?」現場掌聲如雷,仙姐風趣又識趣道,大家應已肚仔餓,大喝幾聲:「喂喂喂喂,食飯囉!」

仙姐引領下,全場賓客笑開懷也胃口特佳,第一道菜「鴻運乳豬全體」端上之際,整晚節目也隨之展開,高太對《明周》透露:「今次主題是作出一次總結,回顧任白慈善基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在任姐逝世一周年、十周年、十五周年、二十周年及今次二十五周年所舉辦過的活動,讓大家回憶一下。」

哥哥唱曲唱上癮

九〇年,任姐逝世一周年,仙姐宣告任白慈善基金正式成立,義映《李後主》籌款,高太憶述:「甫說重映,一張飛都未賣出去,便已經全場爆棚。」有見反應熱烈,《李後主》又異常矜貴,從未推出過DVD,在任姐逝世十周年時徇眾要求,再映一次。「這齣戲的版權屬於廖烈智先生(廖創興家族後人),他是當年的最大投資者,很支持任白慈善基金,除了上述兩次重映,在任姐逝世二十周年紀念活動,曾選播李後主與小周后死去一幕,去年任姐百歲冥壽晚宴,我又抽出賀壽那場,今次再借︿春花秋月﹀一場,智哥很好、很幫忙,整部戲的精采場面,已幾乎全被我借用了。」

九九年,無綫曾製作任姐逝世十周年紀念特輯,張國榮破天荒與汪明荃合唱《帝女花之香夭》,並有阿刨、阿嗲、李香琴等客串「侍女」的貴重片段,亦有在這晚播出,高太說:「很難得的一次演出,多謝TVB借出片段。」毫無心理準備下,重看哥哥難能可貴的粵曲演唱,坐在台下的唐鶴德(Daffy)有什麼反應呢?從我那圍的角度所見,唐先生一直表現平靜,沒有很激動的表現,事後探問跟他坐在同一圍的多年好友梁李少霞,她緩緩道:「我們都在靜心欣賞阿仔的演出,德德沒有怎麼說話,當我說了一句:『真係好miss阿仔!』德德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若有所思似的,我想這個時刻,他在獨自回味跟阿仔的點點滴滴。」她一直喚唐先生作「德德」?「有時我會叫他德德,有時叫Daffy,其實一開始,我們一班朋友都叫他哥哥,叫Leslie做阿仔,後來阿仔與青霞拍戲,常喚她作姐姐,青霞又喚他哥哥,其他人跟着青霞,從此阿仔變了哥哥。」

甚少唱粵曲的哥哥,表現得有板有眼,熟悉的聲音再次迴盪,梁太忍不住吐出一句:「阿仔唱粵曲真的好好聽!以前,我們有個私家音樂社,每個星期唱一、兩次曲,毛毛(毛舜筠)有空會來玩,阿仔也唱過幾次,他愛與阿毛唱任白名曲,因為我唱平喉,阿仔也是,一來必定唱《紅樓夢》,說:『今次你做邊個?我做賈寶玉、你做琪官……』真的好好玩!」哥哥唱上癮,連打麻將也不放過「一展身手」,「他上牌,忽然學《帝女花》崇禎皇帝斬女兒隻手、長平公主那句:『一劍唔死得㗎!』意思話上一章牌,未食得住,好好笑!」憶起共同度過的好日子,梁太不免有點無奈:「當然很掛念阿仔,唯有這樣想,總算跟他經歷過一段開心歲月。」

幕與幕之間的休息時刻,近九點,台上忽然傳來騷動,仙姐、阿刨、寶珠、阿嗲臨場加影四師徒大合照!按一貫慣例,寶珠與阿刨分站仙姐兩旁,阿嗲則伴着阿刨,只見體貼的寶珠,不斷將阿刨推近師父身邊,阿嗲也很有默契地作出配合,結果四人愈拍愈親密,仙姐一手輕撫寶珠臉頰、一手繫着阿嗲,阿刨則兩手輕抱仙姐,又與她頭貼頭,師徒關係盡在不言中。

給仙姐真正驚喜

下半場主要回顧任姐逝世十五周年、二十周年及廿五周年的紀念系列,並集結任姐與不同花旦如仙姐、芳艷芬、羅艷卿、鄧碧雲、吳君麗等的對手戲,如煙花般連珠爆發,讓人目不暇給、魂為之奪;當陳潔靈與倫永亮合唱《明星》時,配合任姐的私密照片,藝壇巨匠的光芒,在每位賓客的心中長照耀,高太說:「本來請倫永亮負責下半部分節目,他提議有隻歌好適合紀念任姐,想找陳潔靈一起演出,我們便開始揀相,仙姐有很多珍貴相片。」仙姐會指定播放任姐哪幾張特別富紀念價值的照片嗎?「我做這麼多次party,從來沒有知會仙姐,希望能帶給她真正驚喜。」

高太坦言,壓軸大膽將《蝶影紅梨記》一段羽扇舞翻新,曾有過一番掙扎:「在我心目中,任姐好好人、好好玩,好喜歡令人開心,別人做什麼,她都不會say no,當有人提出表演這場舞蹈,我曾擔心觀眾會否不接受呢?聽過高世章的重新編曲,我覺得好新鮮,一於找伍宇烈來排舞吧!唯一有異議的是,最初奚仲文與伍宇烈構思的舞衣太透視、太性感,要修改一下。」因仙姐被稱「九姑娘」,故用九位舞蹈員上陣,最後以任姐露齒而笑的招牌表情定格,襯以九把羽扇一字排開砌成的「笑嘴」,果令所有人嘻哈絕倒,「這不是我的功勞,定格在任姐的笑臉,是剪片時大家想出來的,特別要多謝伍宇烈的舞蹈編排。」

節目結束,眾人把握機會合照留影,專程回港出席晚宴的雛鳳成員言雪芬與馮婉儀,湊合阿刨、阿嗲、朱劍丹、江雪鷺、郭燕玲等一班好姊妹,偕同門寶珠一起跟仙姐來幅世紀大合照,拍完後阿刨留下,蹲在仙姐座位前,兩師徒談了些什麼?現場一位企正好位湊熱鬧的戲迷說:「我聽到刨姐邀請仙姐去看戲,說餘下尚有十五場,仙姐有空想來哪一場都可以,但仙姐未有正面答應,後來刨姐又問:『我可不可以吻你一下?』仙姐點頭:『好!』刨姐便吻了師父一下。」

交談後,阿刨原已離場,這個時候高太在台上呼喚工作人員影大合照,還提到阿刨的名字,寶珠、阿嗲便急忙打鑼打鼓,找人召阿刨回頭,才能在一班「羽扇仙子」的襯托下,四師徒再合照一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