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身」七位數 免費客串多吳君如望接任劍輝棒


  • 今次君如跟三色鴨姜皓文、蔡瀚億、劉浩龍合作非常投緣,「下年再拍什麼?有人話《金龜》、《金貓》、《金狗》,應該暫時放下了,我心裏有另一個計劃,都是喜劇。」

  • 君如很想看看霆鋒在大銀幕裏盡情chok,於是安排這個隱瞞性取向的CEO角色,「很多同志為了傳宗接代而被迫結婚生仔,但怎樣將最『行』故事拍得有型又不露骨,今次一定出乎觀眾意料之外。」

  • 今次最大難題是「黐身」,「成副偈要黐七、八個鐘,八個人十六隻手在我身上舞來舞去,黐了三場,好累。」君如嘆口氣。

  • 君如曾有意撮合古天樂與陳妍希拍拖不果,這次請妍希客串,一於「據為己用」──她演曾欺騙君如感情、但君如仍念念不忘的性幻想對象。

  • 鹿晗秘密訪港,神通廣大的粉絲,一樣對偶像行蹤瞭如指掌,那六大保鑣的高昂費用,冇得慳。

  • 任達華等一班金鴨服侍盧燕,帶出婆婆年青時(由趙薇飾演)的故事,黑仔說:「叫鴨不一定只得性感場面,其實也可以是種心理輔導,希望有人關心、聆聽。」

  • 陳奕迅再在《金》字頭系列登場,這次將演替君如進行「飛一般」服務的搞鬼理髮師。

  • 梁洛施甫從加拿大下機,拖喼到場立即埋位,沒跟君如講任何條件。

  • 黑仔成為薛凱琪發洩目標,慘被狂摑好多巴。

  • 煞科後才加入陳靜,演劉浩龍的前女友,可見君如與鄒凱光之靈活與變通度極高。

吳君如開戲,有個大原則──不要「行嘢」!「開《12金鴨》,我不要那些最例牌的怨婦,聽落都悶,所以我找陳妍希、李若彤、梁洛施客串;如果我來做嫖客,觀眾也不會有新鮮感,倒不如我做男人!」

她強調,這次不是演tomboy、十三妹再生,是徹頭徹尾、從內到外做個真男人!「可能是我兒時的偶像──任劍輝潛移默化在我的血液裏,如果我能像任姐,做到所有女人都覺得我是男人,無憾矣!」

去年,吳君如初掛監製頭銜,嘻嘻哈哈背後全程戰戰兢兢,結果《金雞sss》一舉攻破四千一百萬票房大關,成為一四年華語片賣座冠軍,君如果能跨世代、擁有摸清時下觀眾口味的能耐。「坦白說,如果沒有收三千八百萬的信心,我就不會開《金雞sss》,最困難就是留住一班捧場多年的觀眾之餘,又要吸納一些十幾到廿幾歲的新客。」穿梭謝票與影展,有人問下個開戲計劃,她隨口說要拍《金鴨》,反應一面倒叫好,「連西人都識笑,於是嘗試起壇,又真的可以成事。」

乍聞《金鴨》,最順理成章的戲匭是,阿金(吳君如)將會發動「復仇戰」,嫖盡劉德華、古天樂、陳奕迅、梁家輝等一眾男星,中途插入寂寞怨婦盧覓雪,再添加王菀之、薛凱琪等初涉鴨場的保守OL……「電影一定要有賣點,這些太理所當然,不可行,鄒凱光隨口噏:『不如你做男人啦!』我話:『好呀,點解唔得啫!』但『好呀』之後就要逐樣拆,樣貌、高度、身形,還有放什麼人在我旁邊一起演。」

姜皓文肉照自薦

上次「38G」買大開大引爆話題,今次不止再斬四両,簡直是曬冷「大包圍」。「上次只造個胸,今次要成副偈,從上半身到腳都有(她有兩個假身,一個未keep、一個top fit),物料從荷李活訂回來,逐嚿黐上去要七、 八個鐘,每次搣嗰嚿嘢都幾十萬;就算不用黐全身,特技化妝師也要跟場,幫我黐手、喉核、鼻樑與噴臉。」單是這副「男兒身」,已花七位數字,「還未計CG呢!電腦特技要執幾萬個shot,蚊蚊都係錢,不過今年賺蝕都好啦,想做好就要豁出去,讓觀眾看看都幾得意吖。」

「上身」期間,君如要脫光衣服,任由八個人、十六隻手「擺佈」,「黐完後好多人問:『你覺不覺得自己好像無著衫?』這麼一說,我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好像露點,男演員與工作人員都很尷尬,不太敢正面望我,但拍了一段時間,大家開始忘記了我是女人,經常拍我個胸,好鹹濕。」有場講一班新婚女生mark了君如與三色鴨(劉浩龍、姜皓文、蔡瀚億)狂歡,三個大男人生怕被指博懵,表現有點避忌,君如大叫:「你哋幾個都唔放,咀佢哋啦!」鄒凱光忍不住「主持公道」:「喂,其實佢哋係男人嚟,唔好當佢哋好似你咁係女人啦!」於是君如一邊鼓勵三色鴨「勇往直前」,一邊又要向那班女士們進行「心理輔導」:「大家都知拍緊咩戲啦,又唔係叫佢哋鹹鹹濕濕,只係鬼鬼馬馬、整古整怪啫!」終於大家玩得好放,「以身作則」的君如,更與羣雌從枱面咀到落枱底。

羣星拱照浮光掠影,今次君如想有個固定班底拍住「搵食」,三色鴨遂破殼而出。「其實還有鵬哥(盧海鵬),但唔好成日搞住佢老人家啦,找BabyJohn(蔡瀚億)是因為《狂舞派》,明明一個普通反應都交足,絕不行貨;劉浩龍同我跟一個健身教練,初初未有劇本毫無概念,我整天游說他操fit以求『一脫成名』;有朋友傳了一張相給我,也不知講真或講笑,黑仔(姜皓文)話知道我要開戲,於是狂減三十磅博我垂青,如果講真他實在好成功,我以前不會無端端撳去亞視,近年他又常演那些失意拳手,發一百個夢都唔會發到佢!」

梁洛施先要刷牙

家家有求,為網羅心頭好,君如常要伺機出手,碌人情卡都要碌得合時。「我吼了趙薇大半年,陳可辛拍《親愛的》,我常往探班、又跟去影展,她好豪氣,又沒有天王巨星的架子,《親愛的》有些拍攝環境很惡劣,陳可辛是男人都頂唔順,但趙薇食住都同工作人員一樣,沒帶給劇組任何麻煩;《12金鴨》正要開了,剛巧她與黃曉明、佟大為在洛杉磯拍戲,大夥兒來我家BBQ,她說:『君如姐,有什麼需要盡量開聲!』我即答:『那我現在開聲了!』她一口答應,但聲明這是例外,因為她極少客串,上次已是《姨媽的后現代生活》。」

君如電話一到,梁洛施的豪氣也不遜趙薇,專程從加拿大趕來赴會。「之前我與她拍過《春田花花同學會》,覺得這個細路女很有心去做這一行,香港女演員已出現斷層,聽到她復出拍《念念》,我好開心,看她在去年金像獎與余文樂一起頒獎,又靚又有台型,簡直眼前一亮,便膽粗粗打電話,我知她推了不少劇本,就當來玩玩,別有太大壓力。」談了幾次,終獲梁洛施答允在聖誕回歸,「坐了十多個小時飛機,她拖着行李到片場,一來便說:『先讓我去刷牙吧!』之後上妝、埋位,這幕不是搞笑,是她向BabyJohn說一段話讓自己釋懷,演技完全達到我的要求,如果她真的想再拍戲,請她留個quota,我會為她度身訂造一部。」

韓星當道,最初天馬行空,她說過希望能邀金秀賢「下海」,但大家都知摘「星」不易,正想放棄之際,竟來了另一個當時得令的超級偶像──剛脫離EXO的鹿晗!「鹿晗真是天跌下來的!話說我姨甥女與契女好喜歡他,常叫我找他拍戲,但我的戲怎會適合他?而且我以為他不懂說國語,難道要配音嗎?她們便向我介紹鹿晗的背景,令我入了腦;有一天,我赫然發現,原來跟他的經理人相熟,打電話去又沒托手肘。」經理人有提過酬勞嗎?「沒有,這部戲沒有人跟我講錢,甚至有人掟返封利市俾我,跟上次一樣,對數時發覺很多支票都沒兌現,朋友真的對我很好。」但不用出雞,齋點豉油都點到君如頭暈暈,「先飛了個排舞老師上北京,來港時又請了六個保鑣跟身,還有其他配套,整件事好貴但值得,感覺年青又fresh好多。」

彭于晏無暇赴約

表面看無往而不利,但強若君如也不可能百發百中,「我找過彭于晏,但那陣子既要宣傳《黃飛鴻之英雄有夢》,又要拍踏單車那部(《破風》),他不可能來港,我也沒錢飛人上去拍;已有這麼多人來玩,隨緣吧,如果好大力去求他,我覺得唔啱數,一定要他很相信這件事,否則來到只會不開心,如果電話打過去,對方不問劇本又不問條件便一口答應,來得開心,又有那個氣氛與火花,不能強迫。」

這次她的定位是,拍部開開心心、熱熱鬧鬧的娛樂片,同時希望可以擴展戲路──連男主角都撈埋!「我的人生裏,很早便發現有個人,明明是女人,但扮男人又可以這樣迷人,她就是任劍輝!」任姐引退時,君如還是個小女孩,但已被她迷得一陣陣,「小時候我住在石塘咀,常陪婆婆去太平戲院看任姐的七彩電影,她的劇團做大戲,我又會陪婆婆去看,任姐最勁的是,迷倒我阿婆阿媽姨媽姑姐,甚至我!」

少不更事,她一直沒質疑過戲迷情人的性別,「有一天,婆婆好casual同我講,話任劍輝是個女人,我無法相信這個事實,在家尖叫了半個鐘:『原來任劍輝係個女人!』,簡直是人生的最大打擊!」如夢初醒,任姐的影子卻始終揮之不散,「數歷來演藝圈,只有任姐一個,女兒身能做到男人這麼成功,如果我也像她一樣,做戲做到所有女人都覺得我最男人,無憾了!」●

三色鴨各有「艷遇」

姜皓文證實,那三十磅的確為君如而減,「之前拍《五個小孩的校長》,最高峰有一百八十磅,要用個半月收身,既運動又要戒油戒鹽,食得好清。」剛拍完《全力扣殺》的劉浩龍也不敢怠慢,極速趕走十八磅肉,反觀纖瘦的BabyJohn,卻要一個人食兩個飯盒,「我要增十五、 六磅,吃完跟教練去操。」

三色鴨各有「艷遇」,BabyJohn被一致公認「最筍」,獲君如懇賜梁洛施,「君如說找了個好正的女生給我,我叫她先別開估,同事有人猜梁洛施,果然真的猜中!」論姿色,跟黑仔演對手戲的薛凱琪當然不弱,只不過劇情需要,落得個無福消受,黑仔苦笑:「她演一個被老闆壓迫的員工,一來便找我發洩,第一個shot不知她會摑我,還要好大聲,我都呆一呆,但摑了六、 七巴,她拉了我入戲,後來導演(鄒凱光)話,不如借一借位,叫薛凱琪不用太大力,但他說這句,反而給演員好大壓力,我便說不要緊,照打!導演邊看也大呼心痛。」

劉浩龍本來並無紅顏知己,但煞科後看回片段,君如覺得需要解釋為什麼他由一個金融才俊變成金鴨,「最後加了一場,DaDa(陳靜)演我的舊女朋友,在婚宴偶然碰到,想向她證明我有工作做,就是這樣做了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