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健達開巡迴演唱會姚安娜密謀重返樂壇


  • 李健達與Lilith即席合唱鄧麗君的《漫步人生路》令人聽出耳油,Lilith甜美的聲音猶如當年,李健達也瘦身成功,回復當年勇。

  • 八十年代憑《也許不易》走紅的李健達即成為當紅唱作人,連小鳳姐也邀他合作,為她寫了《婚紗背後》,他更為九七年出道的Lilith監製唱片。

  • 八十年代憑《也許不易》走紅的李健達即成為當紅唱作人,連小鳳姐也邀他合作,為她寫了《婚紗背後》,他更為九七年出道的Lilith監製唱片。

  • Lilith是中葡混血兒,丈夫郭智明是中英混血兒,Celeste遺傳了媽媽的靚聲和爸爸的中氣,是不折不扣的小巨肺。

八十年代憑電影《阿郎的故事》片尾曲《也許不易》為人認識的唱作人李健達,踏入新一年將有新搞作,除了推出主力唱英文歌的Hi-Fi發燒碟外,更準備舉行以電影電視歌曲為題的全國巡迴演唱會;九七年擔任上華唱片製作人的李健達曾為姚安娜(Lilith)監製唱片,最近Lilith有意重返樂壇,即將舉行音樂派對以歌會友,更請來李健達為她度身訂造新歌。

現職是身心靈導師的姚安娜,在九七年曾以藝名姚琇齡推出唱片,她甜美的聲音被指酷似王菲而受注目,她的歌曲《狡辯》和李健達作曲的《情字這條路之不歸路》一派台便成為大熱作品。可是出道不久Lilith因人事關係,意興闌珊地退出樂壇,多年來一直透過網上平台有粉絲相隨,最近Lilith終於在朋友的鼓勵下喚起了再次以歌會友的想法,她找來李健達為她度身訂造新歌,並計劃小試牛刀,於四月舉行音樂派對,稍後在九展開演唱會,她與李健達早前一同到觀塘看場地和夾歌,記者未入到表演場地,已經聽到當年的靚聲演唱着鄧麗君的名曲。被讚靚聲依然,Lilith笑說:「證明我真的無煙無酒無跟人吵架。達哥說要我去補堂,畢竟放下太久需要練歌。」

兩個月減三十五磅

李健達即補充說:「不練都OK,只是我對歌手很嚴格,我要他們練到120%,演出時就會有接近100%的表現,令人眼前一亮。」李健達曾經有一段時間漲爆至二百磅,探班這天看到他減肥成功,消瘦了不少,他說:「記得有次上亞視做節目,見到自己上鏡成隻豬一樣,的起心肝減肥,我了解到不同血型都有一套健康的飲食法則,加上跟錢嘉樂一起做運動,漸漸見到成果,我們不需要跑成個鐘,只要做一些很簡易的動作,所需的時間快到只要四分鐘,而且是隔日做,兩個月後我由二百磅減至一百六十五磅。Lilith離開樂壇後,我跟她已沒有見面,以前的她未化,現在已經化了,成為靈氣大師,而我執迷太多年,蹉跎了很多歲月,現在我是靈魂甦醒過來的醒靈達人,我們是因為欣欣(江欣燕)的關係在飯局中重遇,Lilith想再唱歌我是很贊成,一班歌迷隔了這麼多年仍喜歡你,要好好享受跟他們分享音樂,當年上華唱片用了這麼多錢就是為了買她那把靚聲,她因為人際關係被埋沒很可惜,我會為她度身訂造不會商業味重的歌,她其實亦難我一難,要我寫一首輕鬆說她過去的歌。」

談到緋聞女友欣欣,李健達說:「其實是獎門人(曾志偉)找我作一首歌給欣欣,這首歌就是電視劇《女人俱樂部》的插曲《友誼》,我們是因為工作而認識,大家經常會約一班朋友出來食飯,被拍下相片就自然有緋聞,這一行都很明白。」踏入一五年,李健達將會有很多新搞作。「正籌備以影視作品主題的內地巡迴演唱會,會去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和石家莊等地方演出,除演唱一些由我作曲和主唱的影視作品外,還會唱出十大電影金曲;一位前輩製作人邀請我出發燒碟,以唱英文歌為主,我覺得因應亞洲市場,會加國語和泰文歌,亦想挑戰一下自己唱韓文歌。」

Lilith相隔十多年有重返樂壇的想法,是受到身邊的朋友鼓勵,她在fb留言表示有興趣以歌會友,樂迷即有反應。「聽到朋友的鼓勵是很窩心,之前我從來都沒有這個想法,畢竟離開這行十幾年,從事身心靈工作,又是一對子女的母親,我的fans都變了媽媽級,最近有了再唱歌的想法,想不到有很多fans留言支持,還將我當日唱過的兒歌《婚紗構思》放到網上,今天是十幾年來首次再拿起咪唱歌,剛剛還在公司開了六個小時會議才趕過來,搞音樂派對是想以私人性質請朋友來聽歌,但看到網上的反應,正考慮安排歌迷來一聚,舉行賣票的音樂會是製作人決定的,所以稍後在九展或上環文娛中心舉行的音樂會是公開售票,我希望音樂會中可以同時分享一些心靈故事,感動大家的同時亦希望帶來正能量。」

女兒有小巨肺風範

Lilith的女兒Celeste這天也來湊熱鬧,準備跟媽媽在派對上一展歌喉,試唱時已經有小巨肺的風範,李健達更立即表示要收她為徒,好好訓練兩年後出道,還笑說Lilith夫婦有了這棵搖錢樹可不用再工作。Lilith說:「我不抗拒女兒入行,不過言之尚早,她是有talent的,唱歌亦是她的興趣,可以跟達哥學唱歌是很好的事,年青人有自己的想法,她將來想做什麼我都支持,只要她開心就是了。」跟Celeste說她可以走G.E.M.的路線,她竟然不識得宇宙巨G.E.M.,Lilith補充說:「她讀的學校大多是收少數族裔的人,大家都聽英文歌,很少留意香港樂壇。」●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