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順夫婦的聲明令她覺醒李悅彤佛寺禪修度難關


  • Liddy去年因介入彭順及李心潔的婚姻而受盡冷言冷話,經過大半年靜思,她表示如今大家已經各自歸位,她不會打擾對方的生活,同樣也不希望別人打擾她。

  • 電影《四非》是李悅彤首次擔正女主角的作品,她表示入行七年以來只為等待一個機會,希望獲得認同,開拍前謝絕與外界接觸,盡量保持狀態。

  • 柏豪於戲中需全裸躺於垃圾堆上,由於拍攝環境惡劣,全身佈滿假血漿,引來不少昆蟲、蒼蠅爬上身。

  • 柏豪坦言拍這戲最辛苦是要每日花四小時化那個嚇人的腫瘤妝,更要忍受皮膚敏感及痕癢。

  • Liddy與柏豪有不少大膽性感演出,她在開拍前已積極做運動keep fit,希望做足準備工夫。

  • Liddy直認當日欣賞彭順的才華,經過教訓,往後對於男人的花言巧語,不會再輕易相信。

  • 自從爸爸去世, Liddy處於崩潰狀態,因為父親留下來的多是遺憾,她相信對方是好爸爸,只是年青時為了謀生而誤交損友。

李悅彤(Liddy)去年中做「小三」介入導演彭順與李心潔的婚姻,接連再爆出其父李德仁是槍擊及吞槍自殺案死者,經歷愛情及家庭重創後,Liddy避世冷靜大半年,最近為電影《四非》做宣傳再現身,說到經歷兩件大事,令她去年完全陷於崩潰狀態,更曾想過割脈自殺,幸好被母親發現制止,後來到佛寺禪修,覺醒後重新做人。

經過「小三」事件,與父親槍擊及吞槍自殺後,一句「今朝有酒今朝醉」已成為李悅彤(Liddy)的座右銘,Liddy表示與彭順的關係維持了一年多,對於當日甘願為愛犧牲一切的想法,事後回想亦感後悔,但她從錯誤中已學習成長。

對於一年多的小三生活,Liddy承認當初有想過完全擁有這個男人,最後未能如願,或許命運就是如此。「當時真的喜歡這個男人,喜歡上他的才華,如果我真的要涉及金錢,說得比較難聽一句,絕對不會選擇他,自己性格一向敢愛敢恨,會為愛情犧牲一切,即使身邊朋友勸告亦不理會。兩人在一起不會沒有原因,而這個原因雙方都知道,覺得值得去做才會做,我也需要為當時做的決定負上責任。」

事實擺於眼前

雖然兩人關係已經劃上句號,但Liddy表示愛上對方源於甜言蜜話,而真正令她立心放下這段錯愛的,亦因為一份聲明,「我一向認為,是我男朋友就是我男朋友,不是一個沒有空便隨時走、有空就回來的人,我十分清楚男朋友與朋友的分別,因此對第三者的角色,內心很不開心。當時很辛苦,壓力很大,但偏偏當刻就是喜歡這個男人,相信對方所說的每一句話;但等到有一天終於說出事實真相時,就會整個人清醒過來。令我完全醒覺的一刻?相信是他們夫婦發出聲明之際;未發聲明之前,依然會相信對方的說話,直至發了聲明,仍會相信嗎?已經事實擺於眼前,還可以不醒嗎?」

感情上終於清醒的Liddy,當然不想再錯下去,即使對方仍然糾纏,她亦斷然拒絕,「發聲明後,他曾找過我,但我已選擇不回覆,因為我覺得夠了,我想停止這段關係,不想再錯下去,因為已經夠錯了。如果一個男人真的愛我,一定要弄清楚所有關係才來愛我,絕不會令我陷入一個困局,除非為了自己的自私才會如此。」

去年對於Liddy來說,是人生中最艱難的一年,為愛情和家庭完全處於崩潰的狀態,她曾想過割脈自殺以求解脫,「爸爸的事件,令我完全落入黑暗局面,因為父親留下來的多是遺憾,他一直以來都是好爸爸,年輕時為了生計而結交損友,與家人關係不好,最後更與母親離婚收場,這麼多年大家都沒有見面。愛情始終不及親情重要,親情永遠排第一位,兩件事緊接發生,我當時的世界絕對是崩潰了,朋友亦不想見,好像世界末日一樣,當時曾經試過於洗手間割脈自殺,幸好母親發現我躲於洗手間太久,衝入來阻止我;那段日子,我經常在家大吵大鬧,這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時候,一個人去到絕望的境界才會有此行為,幸好捱過後,原來可以海闊天空。」

不可做出錯誤決定

Liddy表示為了令自己冷靜,經姨媽介紹下到佛寺避世,才令自己覺悟,「將爸爸的骨灰運回家鄉湖南安葬之後,機緣巧合之下,是佛教徒的姨媽,安排我們一家人入住佛寺中,靜心禪修四十九天,當時主要以唸經文為主,令自己得到很大的解脫,所有因果關係看得更透,經過這些日子,自己亦已誠心向佛,母親亦皈依。」

經一事長一智,Liddy說自己確實極速成長了不少,「我這件事,可以引以為鑑告知大家,希望其他女孩子無論把愛情看得多大,或願為愛犧牲幾多,都不可做出錯誤的決定。」對於將來,Liddy表示未有考慮太多,目前努力為電影《四非》做宣傳,至於以後會否仍留在娛樂圈,她還在積極考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