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錫輝論樂壇黃金時代陳奕迅自省:我阻住地球轉?


  • 吳錫輝邀陳奕迅出席浸大講座,一如既往,「吹水陳博士」表情多多,「有人說,(男人)更年期有兩大迹象,一是買跑車、一是操fit自己,我當然是買跑車啦!」大笑聲中,他急往補充:「我現在有打羽毛球!」

  • Eason說,《浮誇》作曲人C.Y.Kong其實沒有寫到最尾那個High E海豚音,他未必次次發揮水準,在《MAMA》音樂頒獎禮卻完全做到「一鳴驚人」。

  • Eason見韓星舞技不凡,本來想選唱《碌卡》,以手指指兼兩邊擺動身體的指定動作搞笑一番,但最終選唱《浮誇》;綵排時幽默感發作,他想說褲子太窄不能蹲在台底,演出前半個頭會凸出舞台,翻譯連忙勸止。

  • Eason見韓星舞技不凡,本來想選唱《碌卡》,以手指指兼兩邊擺動身體的指定動作搞笑一番,但最終選唱《浮誇》;綵排時幽默感發作,他想說褲子太窄不能蹲在台底,演出前半個頭會凸出舞台,翻譯連忙勸止。

  • Eason見韓星舞技不凡,本來想選唱《碌卡》,以手指指兼兩邊擺動身體的指定動作搞笑一番,但最終選唱《浮誇》;綵排時幽默感發作,他想說褲子太窄不能蹲在台底,演出前半個頭會凸出舞台,翻譯連忙勸止。

  • 講座全場爆滿,有浸大學生在網上留言,希望Raymond再來講talk,今次有點「唔夠喉」。

  • 正如Raymond所說,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等歌手各具特色,幕後亦人才濟濟,娛樂圈百花齊放,自然走向黃金年代。

  • 正如Raymond所說,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等歌手各具特色,幕後亦人才濟濟,娛樂圈百花齊放,自然走向黃金年代。

  • 正如Raymond所說,張國榮、梅艷芳、陳百強等歌手各具特色,幕後亦人才濟濟,娛樂圈百花齊放,自然走向黃金年代。

  • 講座由浸大畢業生、商台DJ Colin (左一)主持,為答謝他、Raymond與Eason,浸會大學國際學院總監劉信信博士親頒紀念品。

  • Eason走到台下與同學作近距離接觸,坐正靚位的女生趁機上前要求握手,即時惹來全場起哄。

  • Raymond談初遇Beyond, 四子常往Sam Jor的報社聽碟,方健儀事後問Raymond:「為什麼你的記憶力可以這麼好?」

去年,吳錫輝(Raymond)在now主持《輝哥的饌賞(貳)》,引起浸會大學王煜教授的注意,邀請Raymond與陳奕迅(Eason)出席以「創意」為題的講座,「後來浸大傳理周的committee決定題目為《走過樂壇的黃金時代》,我同意,反正當年阿梅、學友、Leslie、Danny、Roman、Beyond各有不同風格,一定會提到創意與無邊無際的想像力。」

常聽年青人嗟怨沒出路,Raymond希望藉講座鼓勵大家先要積極裝備自己,「現在有這麼多平台可供發揮,雖說不知道運氣何時會來,但你沒裝備就肯定冇運行!」Eason則以夫子自道的姿態,勸勉新一代要取得成功,必先有夢想、有動力,「正如哥哥當年拋帽落台,觀眾拾後拋回上台,對藝人是好癲的一件事,便形成一股發憤向上的動力。」

陳奕迅陪伴愛妻徐濠縈往歐洲慶祝生日,剛下機便趕赴浸會大學國際學院,偕吳錫輝主講《走過樂壇的黃金時代》,Eason笑言感覺虛幻:「明明還在牀上,今朝仍身處巴黎,但看見個個同學笑口噬噬,感覺好正,好開心看到你們笑。」歌神難得降臨校園,同學們興奮起哄了一陣子,便專心地聆聽Eason分享,他眼中的樂壇黃金時代。「作為樂迷,當然是八十年代;作為歌手,我覺得現在也是黃金時代,在萌芽、醞釀中。」

Eason最近一次「黃金」演出,自必要數去年底在《MAMA》音樂頒獎禮忘情演繹《浮誇》,神級唱功令一眾韓星動容,被認為「為港爭光」,他站起來、屈起雙膝自爆:「我在台底就這樣屈着等了二十分鐘,心想『快啲啦,得未呀』……」正因為等了又等儲了啖氣,故一下子在台上爆發出來?「或者係咁囉!」他說,最初本來想唱《碌卡》,主辦單位卻建議唱《十年》,「但在香港唱《十年》有點怪,何不唱《明年今日》(廣東版)呢?又想過,不如連《碌卡》兩首都唱,將動靜皆宜的一面呈獻給世界觀眾,對方卻說只可唱一首。」

懸而未決,一直拖到演出前四天,公司催促他下決定,到底唱《碌卡》抑或《十年》,神化的事又發生了!「我話,唱《浮誇》啦!其實那一刻什麼也沒想,公司有點猶豫,因為前一日我答應當蘇永康婚禮的兄弟,會不會影響演出?」《浮誇》最尾那個high E海豚音人人稱頌,他笑言:「既然大家這麼欣賞,我便唱吧,但也不是經常做到,試過『瀨嘢』,變成『侏羅紀公園』。」Eason式幽默,一發不可收拾:「我本來想開玩笑,叫翻譯跟韓國人說,我當晚穿的褲很窄,在台底不能蹲下,所以半個頭會凸出舞台,翻譯說千萬不能說,他們會當是真的。」

初出道辛酸回憶

自嘲「吹水博士」的他愈吹愈遠,主持要數度將他拉回主題,「輝哥當然最有資格講樂壇『始末』……呀,唔係,樂壇都未『末』。」吳錫輝在港台策動《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開啟廣東歌成為樂壇主流新一頁,Raymond說:「當時唱片公司百花齊放,娛樂圈猛人無數,曲詞界又有『四大天王』─顧嘉煇、黃霑、盧國沾與鄭國江,有晚煇哥交來一首歌,黃霑要立即填詞讓葉麗儀錄音,他僅用三十分鐘便寫出一首《上海灘》,連鄭國江也嘖嘖稱奇:『他真是個天才!』我監製了十七年《中文金曲》,看到阿梅、Leslie在台上揮灑自如,真的佩服到五體投地,忍足三小時也不想上廁所!」

一言驚醒,勾起Eason一段初出道的辛酸回憶:「在新秀贏了冠軍,還未有自己的歌,一直在唱《望月》(他的參賽曲),有一個廣告界頒獎禮請我去唱歌,唱歌時,傳來台下『六呀六、 四呀四』(猜枚聲),那邊又有人『習習聲』吃東西,還看到有人去洗手間,回後台我很不開心,對當時的經理人說:『有朝一日,我唱歌時,你們就算急到要『瀨』,我把歌聲要勁到你們被迫忍着,不想上廁所!』」現在他不是成功令大家全變「忍者」?「只是那一刻的心態而已,變得很努力工作,但後來想,人家要去廁所,就讓他們去吧,我經常都開演唱會,忍着對個腎不好呀!」

我很掛念劉德華

想當年,挑戰樂迷腎功能的勁爆歌手比比皆是,Raymond信手拈來:「以前我常去羅文屋企傾偈,即使在家,他由頭到腳都刻意裝扮,這不叫奄尖,是對自己事業的尊重,第二個是Danny仔(陳百強),總之他穿牛頭褲都靚過你;還有初出道的Beyond,當時的經理人Leslie Chan帶我去通菜街唐樓、一個二百呎的蝸居,四個人坐在兩格碌架牀彈結他,沒錢買碟聽英國最新流行音樂,就跑去我老友Sam Jor(左永然)位於灣仔的報社(《音樂一週》)去聽碟,窮不打緊,最緊要自己想學、爭取!」

都說樂壇青黃不接,浸大同學發問時也關注到這一點,Eason坦言常有人當面跟他說,芸芸香港歌手之中,獨聽陳奕迅。「我有想過,自己是否阻住地球轉,如果我不參加頒獎禮,是不是能令別人多個機會(得獎)?但你不去,別人就會說你不支持樂壇,後來我想,如果你首歌好勁,任何人都阻不了你!為什麼當其他三大天王都不出席,劉德華依然會去?他就是有很大的責任心,視作是一份支持,到他不出席了,變成我做壓軸,那時候,我很掛念劉德華!」早在英皇年代,他已問過公司:「我幾時可以不去?」直到今年終於付諸實行,「有時候要做一個決定,不需要想太多,今年不去,純粹是想趁聖誕新年陪伴女兒,過兩年她可能不會理睬我了。」

他侃侃而談,懷着愉悅的心情離場,事後Raymond傳感謝短訊,Eason回覆:「很開心和代表我們的年青一代分享,他們真的活力無窮,with my warmest pleasure。」Raymond轉達學生心意:「你看似嬉戲,實則發人深省的對談,正是同學心領神會的重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