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母親道歉信獨家曝光小龍女:I’m fine


  • 這個星期四,吳綺莉拍攝有線節目《寵物ER》,鏡頭前看來精神尚可,實則非常疲累。

  • 吳綺莉擔心女兒太悶,打算把貓咪送往女兒暫住的地方,給她作伴。

  • Etta深愛母親,希望母親學懂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但也擔心母親生她的氣,所以託社工轉交圖文並茂的道歉信。

  • 二千年,吳家母女仍在上海居住,壓力輕小,照片裏的Etta笑得很開心。

  • 兩母女相依為命,Etta每年生日,吳綺莉都會陪伴在側。

「小龍女報警救母」事件,發生至今已一個多星期。涉嫌虐女、保釋外出的吳綺莉(Elaine),如常工作,問她把事情消化了沒有,她說:「消化了,但尚未平伏,因為每天都被記者追着。」女兒吳卓林(Etta)給她的道歉信,她隨身攜帶,但無意透過訪問向女兒說什麼,「兩母女,心照啦。」至於為了母親的健康而實行「公開求救」的小龍女,現時暫居於長輩家中,通電話時,她平靜的說:「I’m fine.」

三月十一日,吳卓林報警指母親吳綺莉打她,而警方到吳家為菲傭落口供時,在家中搜出疑似毒品。「虐女案」的背後,蘊藏着一個感人故事,年僅十五歲的卓林,目睹母親酗酒,健康響起警號,在無計可施下,把事情公諸於世,希望借助外力,迫使母親戒掉煙酒,重新做人。

事發後,Etta在醫院住了多天,受到院方及社署嚴密的保護,並由老師們輪流陪伴,讓她度過了平靜的數天;原本安排在星期一出院,卻因為Etta一度情緒波動,延至周三晚上,才在社工陪同下,經由醫院秘道離開,暫時寄居於一位長輩家中。

聽到小鳥叫才睡覺

在電話裏,感覺到Etta的情緒已平伏下來,她說:「I am fine.」但這些日子來,她一直睡不好,往往都是天快亮才就寢,「聽到小鳥叫才睡覺。」有一天通電話時,已是晚上,她笑說:「剛剛才睡醒,好像去了外國,睡眠時間都顛倒了。」

為免Etta上學時被傳媒追訪,校方容許她暫時請假,待她安頓下來,老師便會拿功課給她做,讓她不致荒廢學業,復活節假期過後才復課。

這些年來,她不斷成為狗仔隊鏡頭下的目標人物,有時候母親發生了什麼新聞,記者的追訪甚至令她感到寸步難行,她雖然「習以為常」,其實很不開心,「我盡量叫自己不要生他們的氣,我很明白,他們也是為了工作而已。」這個「小大人」非常體諒的說。

入住醫院時,Etta有一皮喼行李,是一些衣物和日用品,但出院時為免引起守候在醫院外的傳媒注意,只是隻身離開,稍後再由長輩替她取回。

讓貓咪陪伴孩子

Etta這些日子不止不能上學,而且完全不能外出,吳綺莉擔心女兒太悶,準備把愛貓送到女兒暫居之所陪伴她,「這樣她會開心些吧。」Etta一向把貓咪視作談話對象,是朋友,貓咪忽然不見了小主人,行為可有異常?吳綺莉說:「牠時常坐在門口,我回家牠便黐住我。」

Elaine說這個多星期以來,感覺很疲累。問她有沒有喝酒?她說:「不騙你,有的,但很少,只是睡前喝一杯。」然後,她主動說:「遲些打算看醫生,問問醫生有沒有什麼放鬆神經的藥物可以幫助我。」問她為什麼要「遲些」?她說:「現在天天被記者追着,如果去看醫生,恐怕會寫我要入醫院。」

打算遲些看醫生

這些日子她與女兒並沒有直接接觸,數天前跟社工見面,社工交給她一張不完整的紙塊,是Etta給她的「道歉信」,用鉛筆繪畫了一個狗頭,表情看來在抖顫,眼角好像流下兩行淚;旁邊寫着:「I just want you to learn to be truly happy.」再附一句:「I’m sorry.」

問她看到女兒的信時,有否感動下淚?「沒有,因為我和女兒的關係一向不是不好。她是為我好,但想不到方法幫助我,才會這樣做,我完全沒有嬲過她。經過這次,我會汲取教訓,我會學到嘢,不會浪費,日後會跟女兒溝通得更好。過去我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令她以為我在交帶『身後事』,令她受驚。以前我覺得自己是個好媽媽,起碼有七十、 八十分,現在才發覺只得六十分。我也非常感恩,這次讓我看到誰是朋友、親人,總之,賺晒。」

她無意透過訪問跟女兒說話,「兩母女,不用說,心照啦。」談及未來打算,她說:「努力工作。」

但願事情盡快過去,吳家母女修復關係,小龍女的「救母行動」不致白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