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劉青雲NG十七次黃曉明呻被導演「放棄」


  • 李光耀認為,劉青雲與黃曉明中段在密室針鋒相對最難拍:「這段戲前牽後掛,不能出錯又要拍得精采,幸好那時準備充足,有時間把握得好。」

  • 爾冬陞忙拍戲,臨時請羅志良(左一)兼任監製,李光耀(左二)說找鮑姐是基於角色與她平日形象有莫大反差,「果然真的未做過,就算《殭屍》也不會這麼激,演員就是等待這樣的劇本,我好幸運!」鮑姐說。

  • 青雲認為,這個戲最好玩與最恐怖之處,在於角色經過醫治後,精神病已經康復!「當他重新面對這個世界,人人都告訴他:『你殺了人,冇得走!』沒希望、沒出路,最終只會選擇解決自己。」

  • 鮑姐一出已殺氣騰騰,她笑言那個「阿婆頭箍」居功不小,「最初很好奇,他們怎樣去弄我個頭呢?結果弄來這個頭箍,還要著裙,真係癲得好『勻循』!」

  • 青雲深愛妻子葉璇,卻被另一種人格操控,常懷疑她不忠,病發時錯手將她拋下街。

  • 薛凱琪演社工,既是醫生黃曉明的最佳拍檔,也是他的親密女友,一直有心結婚生仔,但事業心重的曉明總諸多推搪。

爾冬陞(小寶)初執導演筒拍《癲佬正傳》,羅志良亦有心神恍惚魂魄唔齊的《異度空間》,兩大導演攜手監製以精神病為題的新片《暴瘋語》,新進導演李光耀大感安心:「幸好,他倆都有這個『經驗』……」爾冬陞反應很快:「喂,搞清楚,不是精神病經驗,是拍精神病電影的經驗!」

調子沉鬱,拍攝現場每每氣氛緊張,鮑起靜面對喪女之痛「一鳴驚人」,黃曉明與劉青雲的第一場對手戲,竟連吃十七個NG,令曉明情緒陷入最低點,抱怨說:「導演是不是已經放棄了我?」

《暴瘋語》本來是個胎死腹中的電影劇本,如今失而復得,導演李光耀形容感覺「震撼」。「爾冬陞拍《大魔術師》期間,聽聞有間北京公司想找新導演,最初談另一個戲,我留在北京整整一個月也談不攏,之後我拿出《暴瘋語》的分場(還未寫好劇本),但審批觸礁。」《大魔術師》殺青,小寶主動表示關心:「通常導演都會好痛苦,便看看能否醫他這個奇難雜症吧!當年《竊聽風雲》也過不了審批,其實怎樣去打擦邊球,令劇本通過的竅妙,是經多年訓練而來的,《竊聽》出問題是因為涉及警察貪污,如果沒有ICAC這類角色會好難通過,又如你拍精神病題材一定要真實,不能夠生安白造一個病出來,以前社會問題幾限制,但你看《親愛的》與《失孤》,都是呈現社會黑暗面,證明現在開明好多。」

寫劇本時,李光耀已想過主角非劉青雲莫屬,由小寶出馬接洽,令他夢想成真,小寶說:「每個演員做到某個程度,都希望有所發揮,但現在市道好可以選擇,信心是要慢慢建立的,青雲不是一個狂妄的人,一拿起劇本就話得,他會很詳細考慮,跟導演傾偈再決定。」青雲對這部戲的最大關注,是導演李光耀的個人想法,「這個角色交給任何一個演員,個個都可做出不同版本,所以大家有共同理念好重要,他到底想這個精神病人去到什麼程度、康復後如何面對這個社會,我跟導演的想法頗吻合。」

替青雲診治的醫生一角,李光耀設定較年青,是如日中天的尖子,「有點像黃曉明的事業發展,相信他也面對很大壓力,見面後,覺得他非常適合角色。」可是,有天不常出現的小寶來到片場,李光耀還未意識發生什麼事,直到翌日看報紙,才知道曉明出現情緒不穩的狀況,另一位監製羅志良解畫:「他與青雲的第一個鏡頭,導演要求好高,一直說未得,拍了十七個takes,事後我聽聞他說:『導演是不是放棄了我?』青雲說,導演不是放棄你,只不過想拍得更加好,青雲好像只拍了三個takes,開玩笑說:『導演才是放棄了我,他已經不拍我了!』」

是青雲的強大氣場,令曉明感到莫大壓力嗎?青雲笑言:「不,他的意思是,一個演員要拍這麼多個takes,所為何事呢?其實沒有特別事,我和導演熟,其他人未必一樣,一定要摸吓大家個底,才知個戲怎樣演下去。」李光耀也證實了青雲的想法:「這是他們的第一個鏡頭,導演、演員都在尋找,希望建立一個好好基礎,不能一直錯下去。」

鮑起靜聲嘶力竭

曉明當時的不安嚴重嗎?親自出馬收拾局面的小寶說:「不嚴重,演員一定情緒化,尤其是好演員,他們要欺騙自己情緒才可流淚,難免波動比較大,但話分兩頭,難搞那些是另一回事。」去年初,小寶在網上公開宣布不會再用軋期的演員:「真正有『演員道德』的演員,是不會軋期拍另外一組戲、去登台,走秀、拍廣告,幹一堆分心事的!」基本上,小寶作品人人恨拍,有誰如此不識時務?「嗰啲人傻、無腦、短視之嘛!我想話,有邊個話俾你聽,吳宇森冇人恰佢?李安冇人恰佢呀?這個行業是權力遊戲,當你恰我,我咪唔用你囉!當我沒有話事權,岑建勳到現在也說後悔,當日剪了《癲佬正傳》十分鐘,我說如果還留着底片,便可以弄個director’s cut了!」那十分鐘的戲,是一單完整個案,「當年在尖沙咀有個女人整天罵人,被苦力找來『發洩』,岑建勳可能覺得太真實震撼,若是現在,誰人膽敢剪我的戲?」

在《暴瘋語》,鮑起靜的愛女葉璇被劉青雲拋下墮樓慘死,被迫瘋向女壻還以顏色,造型心寒、行徑瘋狂,相比平日的賢妻良母形象有很大反差,鮑姐說:「作為演員,我的優點是屬於感情澎湃的人,小時候聽媽媽說,演員不可能懂演所有戲,但可在書本感受一切,加上我的同情心較強,對社會發生的事容易代入。」開工首天,先跳拍她向青雲「尋仇」的戲,「導演給了我很多分析、引導,他叫我別着急,任我自由發揮,因為癲的人不會有什麼節奏,突然想到就做。」及後拍回目擊愛女墮樓的震撼場面,導演說明白她一定會傷心欲絕,不用試戲、直接埋位就演。「一來已去到最頂點,嗌到有點聲嘶力竭,拍完這個鏡頭,整條街一片靜寂,因為大家沒有聽過我嗌,我嗌到有心痛感覺,拍完立即摸摸自己的心,確保它不會『碎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