栽培粵劇編劇迫在眉睫楊偉誠龍貫天擺擂台選佳作


  • 楊偉誠和旭哥同是粵劇發展基金顧問委員會成員,他倆表示比賽不僅着重劇本的藝術水平和創意,更要求劇本可供搬演,切忌不切實際。

  • 粵劇發展基金與八和會館向來合作緊密,阿姐汪明荃和羅家英更參與由基金資助成立的油麻地戲院場地夥伴計劃,培訓粵劇生力軍。

  • 羅家英有份擔任比賽評審,Frankie認為演出經驗豐富的老倌,最有資格評核劇本能否搬上舞台。

「有戲則生,無戲則死」,沒有好劇本的加持,再好的老倌也無用武之地。千金易買,好劇難求,這不只是戲行之嘆,也是觀眾之嘆。以為粵劇觀眾看戲只是追捧某一位紅伶老倌,其實故事才是重中之重。

為了支持粵劇劇本創作,粵劇發展基金聯同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合辦首屆「新編粵劇創作比賽」,今次的「擂台」,粵劇發展基金顧問委員會主席楊偉誠更邀請羅家英、龍貫天、吳美英和王超群等大老倌擔任評審,藉此鼓勵本地新進編劇筆耕。粵劇市場復興之路,仍是路長迢遠,幸甚還有願意披荊斬棘的有心人。

目前,廣為流傳的粵劇劇目約有一百多個,近年粵劇界大小製作層出不窮,可惜不少人只在卡士、舞台和宣傳上下功夫,琢磨新編劇本的工作反而成了莫大的奢侈,加上粵劇編劇入門門檻不低,難楊偉誠(Frankie)直言,戲行人都慨嘆將面臨「新劇本荒」。

Frankie表示:「之前粵劇界憂慮本地表演場地不足,現在政府提供油麻地戲院和高山劇場等地,還有即將開幕的西九文化區,接着輪到劇團擔心不夠劇目演出。」今次粵劇發展基金透過比賽,廣徵新編劇本;最佳劇本的優勝者除了獲得八萬元獎金外,作品更會由康文署搬上舞台作首次公演。「我們計劃安排在明年的粵劇日公演,並於一年後重演,因為考慮到劇本要流傳下去,必須不斷演出和修正,而作品的版權是開放的,大家都可以搬演。」

有份擔任評判的大老倌龍貫天(旭哥)認為,比賽的最大意義是能提高粵劇編劇的地位。「粵劇最興盛時期,省港同時有三十六班,每戲班均有五、六十位成員。當時任白、林家聲等大老倌一開鑼鼓,團員便各出奇謀;如果新年開鑼的話,便寫一齣應節的賀歲大戲。當時真是百花齊放,現在當然不能同日而語,今天仍活躍戲行的編劇不出十位。自從蘇翁、葉紹德這些知名編劇家去世後,其他人又尚未出頭,新進的又苦無機會,大家都在等可以闖出名堂的一天。」

劇本自有天命

提起唐滌生、蘇翁、葉紹德和嚴觀發等名字,粵劇觀眾一定不陌生,尤其是唐滌生的作品,諸如《帝女花》、《再世紅梅記》和《紫釵記》等,更是家喻戶曉。唐滌生的台詞之精緻,往往十分考究,並非空洞之物,每一句都大有嚼頭。「唐滌生的早期作品其實都比較粗糙,可能他要顧及當時觀眾的文化水平,或者當時他尚未成氣候,還在摸索自己的風格。」旭哥引用唐氏作例解釋,栽培粵劇編劇需時,收穫好劇本也同樣需時。「即使有人才,也需要有好演員和演出機會配合,才有好戲誕生。現在不少新劇目首演後,各種原因令它沒有重演的機會,劇本也就等同被判『死刑』。我一直覺得,無論是劇本或歌曲,都有屬於它們的命運。如果《帝女花》不是有任白、梁醒波,會否成為傳世經典?若果《雷鳴金鼓戰笳聲》並非由林家聲擔綱,又能否成為戲寶呢?」

Frankie坦言,建立完善的發表空間,也是優化粵劇的第一步,「我們也希望把粵劇編劇專業化,八和會館也一直朝這方向努力。我的確看到不少人才缺乏發表機會,我相信有比賽有競爭便有進步。芸芸眾生,假以時日,說不定會出現第二個唐滌生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