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偉余文樂「義演」黃進二百萬施魔法


  • 《一念無明》的父親大海(曾志偉)不懂與老婆(金燕玲)相處,逃避責任下離家出走,多年後驚聞患有躁鬱症的兒子阿東(余文樂)意外弒母,遂接兒子回劏房居住,形成戲劇味濃的困獸鬥。

  • 在剛過去的香港影視娛樂博覽,很多海外買家均對《一念無明》產生興趣,導演黃進偕兩位監製麥曦茵、趙崇基客串推銷員親作講解。

  • 余文樂殺母一幕,黃進強調不會「消費」暴力,「最重要令觀眾相信,這兩個人都是善良的,只是被客觀環境迫成,不懂得求救。」

  • 離資助期限僅餘一個月才能開鏡,曾志偉支持到底,撥出寶貴的十六日檔期,黃進表示莫大感激:「我拖遲了,搞亂他的schedule,很抱歉。」

  • 起初余文樂很關注躁鬱症的病徵,但愈拍下去,他與黃進都明白這不是重點,「我們不是拍一個人怎病,是拍一個人怎樣正常,只是情緒上比較敏感而已。」黃進說。

  • 戲中余文樂出院後第一次面對羣眾,乃出席好友婚禮,場地選在淺水灣會所一號拍攝。

以二百萬成本、十六個工作天拍成一部電影,已經非同小可,更不可思議的是,《一念無明》竟能網羅曾志偉、余文樂兩大卡士,再搭配好戲之人金燕玲,難道新導演黃進是「影壇魔法王」?

阿進笑言:「若要講片酬,根本不用坐下來傾,是旦一個俾足已經唔使開!」劇本與角色固然是「吸星」的重點,廿六歲小伙子的堅毅、不妥協,也是成功埋班的關鍵。

《一念無明》是佛偈,黃進將這個意念,套落一對愛恨交纏的父子關係之上。「『無明』意謂看不清實相,本來應該要珍惜的事,卻被生活、物質等雜念纏繞,一念堆一念終於做錯事,如戲中的父子,不斷被痛苦與仇恨困着,但如果回到最原始,彼此已剩下對方一個親人,你應該放下一切去建立關係,抑或憎他直到下一世?就是基於一念之下的決定。」劇本意念來自一單社會悲劇,「一個照顧長期病患母親的中年男人,有一天忽然殺了她,旁邊的人都說沒理由,兒子平日很孝順,這單新聞卻只能停留在那小小的一格,從沒人再去跟進。」他與編劇陳楚珩憑想像重建這個家庭的前因後果─爸爸出走,患有躁鬱症的兒子獨力照顧病母,一天意外釀成悲劇,爸爸在歉疚與孤獨驅使下,接了兒子回家暫住,「我不想以消費或獵奇心態處理情緒病人,希望探討為何會將他迫成這樣,防止同類案件發生,並作出適當協助。」

一次過看完文本

寫劇本時,曾志偉的影子,已在阿進腦海揮之不散,「港產片經常強調男人很剛強、英雄感,我好想寫個真實男人,可軟弱、會歉疚,爸爸這個角色很適合志偉去做。」湊巧地,由志偉牽頭的亞太影展,曾邀請阿進在內的五位新導演拍攝短片,效果令志偉大感滿意,「這個時候(一三年),聽聞有個『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由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旗下的創意香港主辦),有二百萬基金資助開戲,我便用這個故事報名,誰知真的入了選!」

順理成章,他立即接觸志偉,「大家都知志偉有多忙,能約到他已算不錯,更感激的是,我送上吋半厚的文本,他真的一次過看完,最初是用『幫』的心態,但看完劇本後,他真的想做。」志偉當然清楚了解,阿進的口袋只得二百萬,「坐在這裏已知是零片酬,這不是討論範圍,但沒片酬也想做,角色對他來說有挑戰性。」金燕玲願意來演苦命媽媽,他認為也是志偉「發功」,「她出場時間未必好多,但母親形象一直支撐整個戲,觀眾應該要經常看到她的影子,出現在父子之間,所以需要一個很強的演員形象,感染觀眾很重要。」

開鏡無錢買燒豬

明知有形籌碼欠奉,阿進仍偏向虎山行,落力游說大牌演員,「我的創作必然有個信息,但到底能傳遞給幾多觀眾?既然了解到文本並非主流,我想嘗試找主流演員去演,吸引觀眾來看,在當今市場上,能與志偉產生化學作用,余文樂是個不錯的選擇。」他輕輕帶過這一筆,影圈卻流傳消息,張家輝與謝霆鋒均曾是他的爭取目標,知情人士透露:「家輝有跟他見面,也有心幫助新導演,但因兒子一角有躁鬱症,對曾患抑鬱症的他來說是個顧忌;之後再找霆鋒,聞說連門也叩不到,這個基金限制導演要在一年內開戲,阿進不願放棄,堅持要找大卡士來演,終於等到第十一個月,才得到余文樂點頭,大家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即使三大卡士願意撥期,《一念無明》能否以二百萬成本順利拍竣,也是一步一驚心,阿進說:「另一部入圍作品《點五步》,導演陳志發用了很多學生幫手,降低成本拍足四十組,反觀我這邊有星,不可給太多時間,一定要用專業的工作人員,唯有縮組數,以十六日完成。」開工第一天,劇組連買燒豬開鏡拜神也負擔不來,結果志偉自掏腰包送豬來,平時又經常萬歲,「志偉來到現場,我當然知道他不會吃叉雞飯,何況他有鋪癮喜歡請食飯,反正自己也要吃。」

明明導演是現場話事人,偏偏阿進是現場最年輕的新鮮人,面對志偉、樂仔,他會怯嗎?「我只會怯於能否做到自己的規劃,拍短片可用有限資源執行我的構想,但當拉成長片,很大程度關乎人與人的相處、溝通,就算我在學院花很多時間學習,有些東西真的要較年長才能做到,如處理演員狀態、情緒,資深導演一定比我好。」

大功告成,埋單一看,他只超支了一個小數目,「可先問政府借,以後再還,現正進行剪接、安排發行去看,若他日有收益,將要分給演員。」政府也知道二百萬完成一部戲幾近「不可能的任務」,故第二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優勝團隊的資助上限將調升至三百二十五萬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