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松伶送表弟座右銘于天龍走過亞視沮喪的日子


  • 重新出發,Sunny首隻派台歌是《啤酒與炸雞》,他希望有機會亮相無綫,擴展個人音樂舞台。

  • 松松手抱小時候的Sunny,兩表姊弟非常親近。

  • 十六歲以美洲隊冠軍身份,參加中央台《青年歌手大賽》,又rap又唱令觀眾一新耳目,成為年紀最輕的全國十強。

  • 在亞視處境劇《香港Go Go Go》演鮑起靜兒子,並演繹主題曲《活在當下》,Sunny這陣子看來頗受重用。

〇九年,亞視大搞《亞洲星光大道》,于天龍(Sunny)先參加了首屆踢館賽,第二屆正式登場,最終取得季軍,唱跳實力與音樂才華引起注目。

投身亞視,最初兩年發展不俗,忽然形勢逆轉,竟淪為陳啟泰的伴舞!「感覺自己好像可有可無,但又不至完全沒有價值!」遭遇正如亞視景況─得個「亂」字!

蟄伏兩年,回復自由身的他,終以個人歌手姿態登場,表姊陳松伶力挺:「他的音樂才華比我更棒!」

陳松伶一直深知,表弟于天龍醉心音樂,堪稱三歲定八十。「從小他已有音樂天分,懂得多樣樂器如鋼琴、小提琴,這方面的才華可說比我更棒,我頂多只懂唱歌,他還懂樂理、編曲等多才多藝。」私底下,兩表姊弟常會jam歌,當Sunny正籌備個人專輯,松松主動提議將其中一首國語歌《擋風玻璃》改成粵語合唱版,「我們早已有這個想法,希望在唱片上合作,讓大家知道他在音樂方面的造詣。」錄歌時,松松積極提出意見,Sunny虛心接受:「雖然我自己做音樂製作,但害怕太主觀,也很想聽聽她的看法。」

磨劍已久,早於十六歲時,Sunny已參加北京中央台的《青年歌手大賽》,過關斬將下成為全國十強,經理人邀約如雪花紛至,雙親卻想他回美國繼續唸書。「我在美國出世,一直在彼邦生活,高校畢業後,我再參加中央台另一個比賽《星光大道》,得了『周冠軍』、『月冠軍』後,我還是選擇回美讀大學,當時有唱片公司替我在內地出碟,但沒有什麼宣傳,我感覺好像一張『卡片』。」

為陳啟泰伴舞

Sunny之所以返港發展,原來是拜姨媽(松松母親)的熱心所賜。「她親手寫了一封信,連同我的專輯寄到《亞洲星光大道》負責人,亞視的電話打來時,我很震驚,問自己準備好未,準備好就去,結果決定參加第一屆踢館賽,之後再在第二屆取得季軍。」簽約亞視初期,他頗受重用,主持、拍劇、唱主題曲全方位出擊,近兩年順風以後,形勢開始逆轉,「有段時間突然沒工作,聽說有人覺得我鬼仔性格,有要求、唔聽話,但公司經常安排我去大合唱,我想爭取獨唱機會,才知道這不是藝員部決定,是監製的個人選擇。」在王征招呼貴客的「迎賓騷」,他才有表現機會,「感覺老闆很看得起我,到真正大騷卻不會有獨唱,除非有人缺席才輪到我。」

更沮喪的是,在慶祝亞視成立五十五周年的深圳站上,公司竟然安排他與一眾亞洲先生為陳啟泰伴舞,「明明在之前的北京站,我還可以唱歌、表演小提琴,去到深圳卻無端端要伴舞,我不是擺架子,但我好歹也是個藝員,為什麼要這樣子呢?我想過不做,但有人說畢竟這也是一個機會,看好我唱得又跳得,最後我還是做了。」

三年合約過去,回復自由身的他演過舞台劇,並成立個人錄音室,蓄勢已久,今年終於正式出道,松松對表弟的遭遇有感而發:「每個人一定要面對得與失,他所經歷的一切,所有成功人士均曾經歷過,我只有一個座右銘送給他,就是『Don’t lose faith』。」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