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皓月運送母帶施念力《大時代》膽顫心驚首播日


  • 方展博邊目擊逐隻蟹墮樓,邊向家人遺照斟酒慶賀復仇成功,這幕在第一集劇本並無出現,當韋家輝完成四十集後,覺得這個畫面拍得不錯,於是將之放進第一集的倒敘片段。

  • 丁蟹看到監倉牆上的飛蛾,以為是方家大小的冤魂,嚇得大叫不敢進內;大得誇張的那一隻,是Cat於深宵在邵氏片場親手捕獲。

  • 丁蟹看到監倉牆上的飛蛾,以為是方家大小的冤魂,嚇得大叫不敢進內;大得誇張的那一隻,是Cat於深宵在邵氏片場親手捕獲。

  • Cat初入無綫的第一部劇是《火玫瑰》,緊接便是《大時代》,有幸見證電視史上的黃金一刻,「以前沒有這個意識,現在才知自己真正經歷過菁英時代。」

  • 青雲與周慧敏拍食飯戲,因技術問題需要NG,飯餸卻已吃光,怎麼辦?Cat笑言:「換上其他演員,可能會說下次再拍過,青雲居然肯吃自己口水尾,我很敬佩他的專業精神。」

  • 方展博在公園放紙飛機,現場手足不論岡位,個個幫手摺埋一份,團隊氣氛高漲。

神劇《大時代》拍成於一九九二年,那是個單純美好的年代,在星級監製韋家輝的號召力、凝聚力雙管齊下,台前幕後上下一心,為拍好戲不問付出─「方展博放紙飛機那一幕,單靠道具手足會好辛苦,當時大家好齊心,只要有雙手就一起摺!當觀眾看到播出那個畫面,會感受到我們身處現場那份感動!」

聲聲以曾參與《大時代》為榮的,是今日才情橫溢的金像編劇關皓月(Cat),九二年十月五日,她親手將《大時代》第一集母帶從廣播道運到清水灣,七點七出街,約七點三才剛剛送達!「當日看着韋先生還在mixing,我真的很想問:『如果趕唔切,點算?』」

關皓月是公認出色的著名編劇,寫過《衝上雲霄》、《潛行狙擊》、《再戰明天》等好劇,並偕張艾嘉憑電影《心動》獲金像獎最佳編劇;乘時光機回到九十年代初,Cat於無綫以助導(PA)起步,《大時代》是她參與的第二部劇。「整個製作部都知道有個明星監製韋家輝,內部宣布哪個入組,其他人均會報以羨慕眼光。」《大時代》之萬眾期待,早於劇本一出已有迹可尋,「製作部人人都想先睹為快,只要一上劇本架,瞬即被搶看一空,有時AA(行政助理)忘記替我們PA留起,還要費功夫去尋回。」

韋家輝坐穩龍頭大椅,率領編劇組日以繼夜埋頭趕工,手足都願意付出百分百耐性,等候劇本出爐。「未至於飛紙仔,但的確好『抆』,當時氣氛是非常願意等,尤其演員更加期待,因為要唸很長的稿,秋官那場法庭戲就有幾頁紙,他真的唸得很熟,據聞事前他曾面對鏡子練習,幫助入戲。」丁蟹被判罪成,四隻蟹仔即時策動大報復,派兇徒將方展博、方芳與方婷掟落街,賤婆婆驚聞噩耗痛斥兒子,丁蟹回監倉發現幾隻飛蛾,以為是方家冤魂嚇得狂叫,當中那大得可怕的一隻並非標本,而是Cat在深宵於邵氏片場一帶親手活捉!「劇本沒有寫到那隻飛蛾有多大,半夜三點,我在連接清水灣電視城的邵氏四圍尋覓,真的讓我找到那麼大隻的飛蛾,便用膠袋套住牠交給道具。」她怎麼知道,巨無霸飛蛾會在邵氏一帶出沒?她不加思索:「天幫!」

難忘青雲瞻前顧後

《大時代》採三機拍攝,演員需一氣呵成演足整段戲,在排練過程中,助導務必記下演員與機器走位,到拍攝時提醒導演撳掣,Cat憶述:「一正式就腎上腺飆升,我在panel嗌:『慳妹在cam 1(一號錄影機)講乜、方展博在cam 2(二號錄影機)講乜!』導演一撳掣就成個彈起,恍如live show一樣,好流暢、好精采。」

不過,總會出現助導tag shot未夠精準,又或導演撳掣遲了半分,技術上令演員NG,「說到這裏,我不得不由衷地佩服劉青雲,有場他跟周慧敏吃飯,機器tag唔準,他心知未拍到OK,但道具飯餸已吃光了,怎辦?他居然將原已吞下的食物,默默地吐出來,然後繼續吃回自己口水尾,又不被大家察覺,忘我地、瞻前顧後完成這場戲!」青雲帶給Cat的驚詫,豈止於此─「我做PA,經常要提演員入廠,難得有個break,大多都會睡覺,現在可能玩手機,但有次我見到青雲竟然安靜地在看小說《百年孤寂》!拍攝這麼忙碌,他還利用僅餘的時間去充實自己,着實令人欣賞。」

神劇必會帶來猜疑與謬誤,有說韋家輝為求保住丁蟹掟仔落街,刻意將這幕拖到出街當日才拍,即剪即拍以繞過內部審批,Cat證實此說不確:「第一集丁蟹掟仔落街屬倒敘片段,沒有具體寫下情節,到寫完四十集,韋先生再回頭補充第一集,以致最後階段才拍,如青雲向家人遺照斟酒,監製覺得畫面好靚,也放在第一集出街,其實第一集劇本沒有寫得那麼細緻。」

掟仔落街在播出前幾天已拍好,真相是,韋家輝在《大時代》首播當天,還在埋首mixing中!Cat重溫膽顫心驚的一天:「『S & P』(電視條例及守則科)有套既定法則,審核一套劇能否出街,加上有些技術問題,如丁蟹兒子墮樓,要抹去穿崩的威也,還有撳低秋官爆粗的聲線,有很多mixing工夫要做;當時後期製作在廣播道總台進行,出街導播室位於清水灣電視城,六點幾完工,我攬住餅帶從廣播道出發,心裏有種使命感,全港市民都在等着看!」從廣播道到清水灣,車程不算遙遠,正常情況可依時到達,但車上的Cat仍不斷以念力祈求「唔好撞車!唔好塞車!」七點十五分前,她安全來到電視城,心急如焚的導播室同事「潤」了一句:「點解咁『抆』㗎!」她表示絕對理解:「我都覺得好離奇,講都冇人信!」

她慶幸,甫出道便能遇上如此高水平的頂尖劇,明白對自己該有什麼要求,「還記得,當年在韋先生間房,我將《紅河村》改了充滿鬥志的歌詞,以示台前幕後合作極度愉快;玉成經典,台前幕後缺一不可,所有人都好重要!」●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