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世貿基金會赴韓交流麥長青從商賺退休金


  • 麥包慶幸今年主持的飲食節目,反應不俗,未來他以從商為主,希望賺到一筆退休金。

  • 麥包身穿西裝行了兩個小時山路,終於到達山頂,與當地天臺宗教派的出家人見面。

  • 麥包早前到日本工作,順道與太太到京都和大阪旅行,這是他們有了子女後首度出埠過二人世界。

  • 麥包跟隨世貿基金會的主席和幹事赴韓交流,與當地國會議員見面,又拜訪了兩大宗教團體。

  • 麥包跟隨世貿基金會的主席和幹事赴韓交流,與當地國會議員見面,又拜訪了兩大宗教團體。

今年麥長青在熒幕上很活躍,剛播映完畢的電視劇《水髮胭脂》和節目《明星愛廚房》既是要角又是主持,以為麥包今年備受力捧,但原來下半年已沒有新工作安排,向有兼職的麥包決定趁這空檔期向外闖從商賺退休金,除了替發展商為商場重新包裝及推廣外,更會開拓IT事業和與內地片商合作,最近他跟隨世貿基金會赴韓國與當地國會及商企交流,令麥包眼界大開。

早前有報道指麥長青因借財務公司七百萬炒燶iPhone,加上入住了月租七萬的淺水灣風水屋,導致經濟陷入困境,提到這些傳聞,麥包氣定神閒地說:「我懷疑是因為我曾經去過先達和一些舖頭傾合作而傳我炒iPhone,其實當時我正替Kingsquare商場工作,希望幫他們在北角區打造另一個『先達廣場』,所以曾經拉攏先達的老闆來北角開舖,不過我也多謝這些傳聞,因為有很多朋友主動來找我,問有什麼可以幫手,內地的導演更叫我立即北上開工,讓我感受到身邊有很多真朋友。」麥包繼續說:「慶幸這兩年賺到一筆錢,但買樓就買不起了,買一個好少少的單位動輒也過千萬,首期就要五至六百萬,連裝修費就要花上七百萬,哪有這麼多錢,如果買間三、 四百呎或五、 六百呎要一家五口住,我寧可租層靚樓住兩年,讓家人住得好一點,人生有很多事情都可以試,我都想享受吓辛苦得來的成果,錢不用就是一張紙,死了就變成遺產。」

用十年時間去搏

談到剛播映完畢的《水髮胭脂》和《明星愛廚房》,有感麥包工作量多,他淡淡的說:「這劇是去年拍的,《明星愛廚房》就是今年,還有一個劇找過我客串,但因為要剃光頭,對我外出做生意和登台剪綵都不是太方便所以推了,公司暫時沒有新的工作安排,所以我決定今年要起動,年紀大要積穀防飢,工作了這麼多年,也賺不到退休基金,餘下來只得十年去搏,這十年不能浪費了。」

麥包跟無綫明年約滿,對演藝事業是否已意興闌珊?「一直以來都是靠出面賺錢來補貼做演員的工作,做兒童節目時我已經開精品店,以前我覺得一份工可以打到老,無想過轉工,夠生活就可以,老婆又肯捱,現在我會想為什麼不去爭取,不去發憤,無人要養你一世,大樹要塌下來,最快死的就是在大樹下以為無事的人,只要強壯自己,能站在樹上,樹要塌下來仍能展翅高飛。我相信做戲一定有得做,就正如想踢波,可以踢街波,此地不留人,自有留人處,很多事自己控制不到,既然控制不到就不貪求,對TVB只會存感謝,無TVB不會有人識我,每間公司都有制度,盡力做好自己,給機會我會多謝,不給我機會亦正常,我明白這麼多人俾得邊個。」

嘗試做製片人

麥包透露未來會涉足IT事業,亦會開始和內地片商合作。「很難得有機會跟世貿基金會去韓國,真的大開眼界,我們除了去了韓國國會外,亦與當地商會公社交流,韓國的電子產品市場很成熟,希望未來有共同合作互惠互利的商機,增進香港經濟發展,我們亦拜訪了他們兩大的宗教團體,從中領悟到韓國能強大起來是因為愛國和同心,無論商業和宗教,民族不團結就會散,今次去韓國觀摩同行不是我的生意夥伴,未來發展的IT事業,市場是以香港為主。至於與內地片商合作,其實一直有兩三個投資者有興趣想開電影和電視劇,但我以前太懶不願去做,現在我會嘗試做製片人角色,希望未來有不同的發展。」

最近,李司棋離開了無綫,對於前輩藝人失去後輩尊重,令麥包感觸良多。「我覺得對前輩是應該尊重,年輕一代都很功利,很記得在IP(清水灣電視城)年代,有一個粵語片小生返TVB拍戲,他其實只打算回來玩幾年,做一些爸爸和爺爺角色,戲分不多,我曾經見過他在場地被一名年輕的導演呼喝和辱罵,令他無所適從,全世界只有香港不識尊重演員。我不明白為何要這樣對人?沒有他們,香港的娛樂事業不會蓬勃,我們也無今日,無論他是回來玩還是回來搵食,做人都不應該這樣。」問麥包有沒有親身經歷,他說:「如果有這一日,我都不會繼續做,不想獻世。」●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