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原著劇本首曝光導演:拍到七成於願足矣


《大時代》一再翻叮依然色香味美,都說以韋家輝為首的編劇團妙筆生花,寫出一幕幕扣人心弦與蕩氣迴腸,但幾多人真正有幸翻閱文字版,進入最想像新奇、天馬行空的「大時代」?

《明周》從特別途徑,覓得這個珍藏二十三年的絕版原著劇本,並邀來《大》劇助理編導、今日著名編劇關皓月(Cat)回味一番。「畫面大家已看過了,再看文字感覺又如何呢?導演能否呈現劇本裏的情景、氣氛與詩意?」Cat頓一頓,滿懷回憶:「只能說,韋家輝筆下的境界着實太高!」

在電腦還未完全佔領生活的一九九二年,《大時代》原著劇本全屬手抄,間或出現一些意會而未有流傳的趣味文字,如丁家四兄弟派人將方展博、方芳與方婷掟落街的一幕(第廿九集),便出現了一個「敚」字,乃「推」人落街之意。「編劇寫完後,每每會被韋先生改到花晒,當時沒有電腦打字,便找一些字體端正的同事,由頭重抄一次。」再遇闊別多年的絕版劇本,Cat亦對「被消失」的這一幕印象極深,皆因她是少數曾一窺全豹的幸運兒:「這場拍完後,我們一班PA、導演齊集韋先生的房間看錄影帶,個個看到目瞪口呆,甚至有PA忍不住行開哭出來,感染力着實太強烈!看劇本時已覺得很有張力,經過拍攝、剪接更牽動人心,黑社會將方家三兄妹扯上天台,過程中沒有什麼拖拉,真係話之你咁多,好爽快就將你掟落街,生命可以脆弱成咁,好震撼!別忘記,我們看的只是粗剪,沒加任何效果、配樂,已經令人好不安了。」

站在編劇立場,Cat對《大時代》的劇本,存在着一大困惑:「以前劇本怎樣寫,導演會盡力全部拍出來,但為什麼現在我寫出很多形容,導演卻沒拍出來?我不太明白箇中難處,是資源或理解問題嗎?」她口中所謂「盡力」,可見於第三十六集,下半部當玲姐中槍垂危之際,仍奮力尋回方進新送她的戒指,整段戲對白不多,幾乎全是描述動作、情緒、氣氛的「三角符號」,導演要將之影像化,絕對考功夫。

Cat重返拍攝現場:「導演收到這麼好的劇本,肯定會有個意識,一定要拍好佢,事實上當年全部導演都將劇本鍊到好盡,盡力處理好畫面,對白當然沒問題,但情景、詩意是最難拍的,尤其以韋先生的細膩,拍攝進入最後階段時,有導演曾向韋先生說:『我拍到你劇本七成,於願足矣!』」●

深情詩意的經典場面

第三十六集(羅慧玲在方展博懷中笑逝)

△ (慢鏡)玲一笑,拿戒指的手舉起,拇指與食指夾着戒指……玲終找到真諦,多年來所受的苦,並沒自欺欺人,在臨死的一刻,她發覺真的是那麼深愛着一個男人,送這枚戒指給她的男人,所以,玲露出喜悅的一笑

△ 玲跟着便軟下,在鏡頭底消失

△ 博搖頭,淚流,發力再奔向玲

博: 玲姐!玲姐!唔好呀!唔好呀!(迎着漫天發泡膠粒在狂奔)

△ 玲的額上傷口,又滲着血,玲撐起半邊身,猛力把蟹的戒指除出擲飛

△ 蟹受着重傷、流淚眼,心傷死地看着玲把自己的戒指擲走,漫天的發泡膠粒打在蟹面上、身上

△ 玲想把戒指套入無名指,但因迷糊、神志不清而顯得左右手不能配合,總是套個空,雙手都在顫,但玲似乎戴不了戒指,便不死去的堅定地在不斷嘗試,額上的血滴在手上!發泡膠粒仍不斷下降、飄過,被風吹得亂竄

△ 博飛奔得把眼淚也吹得橫在臉上

△ 玲用口咬着左手使手不再搖,另一隻顫動着的手便把戒指套入無名指去,終於成功了,戒指滑入手指

Insert:敏的笑面,芳的笑面

△ 戒指又滑進無名指少少

Insert:婷的笑面

△ 戒指又再滑進少許

Insert:進新的笑面

△ 玲咬着手指微笑,戒指完全套入無名指,似把他們都結合了起來

△ 博已奔近,只剩幾步

△ 玲微笑着,喜悅地、再用另一手去捽染了血污、戴着戒指的手,玲不斷想把戴戒指的手抹乾淨、大力的搓着,似不想半點污在這戒指上!看來算是乾淨了,玲便含笑,整個身子便傾斜倒下去

(省去劇本部分博與蟹口角與動粗情節)

蟹: (口中呢喃)何必呢?搞成咁!?正傻女……你真係鍾意進新嘅,點解唔早啲同我講……(又暈一暈)

△ 博把玲手「浪」在自己手掌上,見玲手有泥污,還黐着些發泡膠粒,便開始替玲揩抹去手上的血污,博的淚滴在血上,把血化開

Insert:玲各式各樣的容貌,如穿校服的玲、與新初邂逅的玲、八十年代駕小巴的玲、與博幾兄妹開心的玲、被迫到神經失常的玲

△ 對cut:博用衫角不斷替玲抹着……博深知這戒指是玲最深愛的……很努力地替玲抹着……

△ 博一邊哭着一邊抹,只見淚水不斷滴下來,混和了血,應該很容易抹,但不知怎的,那些血與淚卻愈抹愈多、愈抹愈抹不清……

△ 《容易受傷的女人》仍縈繞不停地響着……

△ 蟹昏在PC膊上,不遠處,博跪在玲屍旁,不斷替玲抹去手上的血污……發泡膠粒如飄雪似的在空中舞動,構成一幅悲切得令人傷痛欲絕的畫面……Fade Out……

絕版劇本

還原震撼一幕

第廿九集

(方展博、方芳、方婷被狂徒掟落樓,光sir欲救無從,玲姐趕至目睹慘況,跪在芳、婷死屍前叩頭大哭)

△ 博被抬出,手亂抓,抓冧晾衫架的晾衣竹!

△ 但旋即至天台邊,大漢想也不想的把博「fing」出去

△ 博直飛離天台,整個人急墮落街

△ 但卻慶幸地跌了一半,就被一花架「浪」住,但博亦頭破血流

△ 天台,婷被另幾個大漢「fing」落街,繼而是在高叫:「唔好呀!吖……」哭着的芳,芳亦被「fing」出天台!(那批大漢簡直不當他們三人是人!)

△ 「浪」在花架的博,正仰臥着,親眼見天台上婷被凌空掟了出來、墮下,跟着是芳,亦凌空被擲出,迅速跌下,婷、芳的驚惶面孔很清楚!

△ 博震驚得口張大、眼瞪大,但渾身受傷,動彈不得,眼睜看着兩妹飛過。

△ 繼而是敏那幅大黑白照片亦被人凌空擲了出來!

* * *

△ 光上至六樓,突成個人失重心,倒退咗幾級,失平衡,成個人跌坐在地上,光突傻晒咁

光: (搖着頭,茫然)全家死晒!死晒嘞!!(崩潰)

* * *

△ 長街,玲還有一段路!仍急切地跑着

玲:(喃喃)唔好!唔好!唔好……

△ 突然「蓬蓬」兩聲!有兩條人影墮向前面不遠處

△ 玲大愕

玲:(大叫)唔好呀!!(「啪啪」兩聲,二人着地聲)吖……!

(不禁大叫,成個人失重,跪下)

* * *

△ 「浪」在花架上的博,嘴微開着,但一動沒動,如呆人般,眼球定住,整個人像冷凍住般!!

* * *

△ 「砰」一聲,敏的相片落地,玻璃粉碎!!(慢鏡)

△ 已有人羣聚攏、圍看,人羣中:嘩!冇陰功咯!/死人呀!死咗人呀!!/吖!!/邊鬼個咁陰騭呀!!

△ 玲卻跪於長街中心,頭砍地在狂笑着,很慘!!玲的頭不斷砍在柏油路面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