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張繼聰互相尊重謝安琪吻嘉穎毋須批准


  • Kay連續五年任單車百萬行大使,要她跟嘉穎踏單車拍攝,當然是易如反掌,難不到她。

  • 嘉穎與Kay在阿姆斯特丹的街頭拍攝一場談情戲,還要來個情深一吻,醉人的景色,加上二人的專業,一take過完成。

  • 嘉穎與Kay在阿姆斯特丹的街頭拍攝一場談情戲,還要來個情深一吻,醉人的景色,加上二人的專業,一take過完成。

  • 荷蘭外景分兩team進行拍攝,陸永、陳凱琳、陳嘉寶、賴慰玲被編為一team,此行大家成為好朋友。

  • 阿姆斯特丹氣溫只有攝氏三、四度,相當寒冷,大會為演員及幕後人員準備暖風機作保溫之用。

  • 今次《殭》在荷蘭拍攝,是跟當地製作團隊合作,每次到郊區開工,荷蘭的工作人員會為大家準備流動廁所車,認真細心。

  • 嘉穎收工即到supermarket掃貨,買大堆小食及麵包做早餐。

  • 未埋位,嘉穎跟當地的小朋友踢波打發時間,別以為嘉穎只懂打網球,其實他的腳法亦很了得。

  • Kay在荷蘭遇到fans要求合照,有求必應,甚為親切。

  • 拍攝撞車戲當天下着毛毛細雨,氣溫較平時低,嘉穎算強壯頂得住,Kay身上就貼滿暖貼禦寒。

  • 拍攝撞車戲當天下着毛毛細雨,氣溫較平時低,嘉穎算強壯頂得住,Kay身上就貼滿暖貼禦寒。

  • 在迷人的花田景中,Kay要拍攝一場大叫大哭的戲分,她的痛苦表情,跟現場柔和的環境,成一大對比。

無綫重頭劇《殭》前赴荷蘭拍攝外景十八天,在阿姆斯特丹運河小橋浪漫景致下,謝安琪(Kay)與鄭嘉穎拍攝親吻戲,未知是否受醉人環境影響,二人火速投入,多角度拍攝也一take過完成。身為人妻的Kay坦言跟老公張繼聰談及劇本事宜,不過毋須御准才拍親熱戲,在工作上是互相尊重的。

周日早上,阿姆斯特丹的街頭非常寧靜,毛毛細雨下分外淒美,現場謝安琪擁着鄭嘉穎,繼而來個深情一吻,可能現場未如平日香港拍攝,有眾多途人圍觀上演真人騷,所以見兩人表現輕鬆,一take過完成導演要求,即使要作不同角度的拍攝,他們也態度自若;靚人靚景下,效果相當理想。

嘉穎繼之前跟陳凱琳親吻後,今次輪到與Kay,不過二人齊聲表示此屬蜻蜓點水式親吻戲,未有難倒他們。Kay事後說:「拍這場吻戲不緊張,我同嘉穎都覺得拍得好快,好犀利,我都幾佩服自己,畢竟我拍攝經驗不多。」事前可有得老公張繼聰批准?「在工作上,與張先生都好尊重對方,當然關於劇本我會跟他談及,但主力不是去問他得唔得?好不好?而是互相去討論如何可以做好場戲,因為他演戲經驗比我豐富得多,又主修戲劇科,我覺得自己好幸運,身邊有個好好老師指導吓。」

而在荷蘭外景中,嘉穎有很多場戲與Kay做對手,當中二人在街上踏單車,只見穿上四吋高跟鞋的Kay,未有論論盡盡,靈活敏捷,甚有速度感。是否平日陪慣仔仔玩,訓練有素?「哈哈,我連續五年成為單車百萬行大使,都有些功夫仔吧!我好鍾意踏單車,家裏每一個成員都有自己的單車,我們住新界,附近好多單車徑,所以平日去可以不駕車的地方都會想試吓踏單車,從而培養這個好習慣,做運動之餘又環保。」

無懼辛苦再拍劇

首度拍劇演殭屍,連日捱通宵不特止,還要出埠拍外景與老公及仔仔分隔三星期,Kay坦言老公超級擔心。「因為我的肺不好,平日生活好規律,不太辛苦,入行以來未試過通宵工作,就算拍廣告最夜都是凌晨兩點收工,平日參與大小音樂騷,我的晚餐都是在家中食,所以通常我唱開場,快快唱完就回家;又或者最後才出場,吃完晚飯才出來;即使唱片宣傳訪問都是晚上六點前完成;而錄音時間亦如是,中午食飯,下午兩點可以錄歌,唱到六點就停,所以今次拍劇是很大很大的挑戰,聽其他演員說此劇更是歷史上其中一個最多夜戲的劇集,我當初都以為未必捱到,拍之前好害怕好忐忑,但捱吓捱吓又過了,所以有機會我都夠膽再拍劇;老公起初也超級擔心,但見到我跟工作人員都合作得好開心,他才放心;我個人可能好易開心,人人都說拍劇辛苦,但我放飯就開心了,飲罐可樂又開心。」

高峰期貼22個暖包

阿Kay沒說錯,記得在鬱金香花田拍攝時,在一望無際的花海下,她要穿上薄如紗戲服拍攝一場沒有血飲感到很辛苦的戲,她要表達痛不欲生,聲嘶力竭地大叫大哭。「由於現場大風,所以都貼上暖包,最高紀錄有一日在郊區拍攝,在室外地方無遮無擋下拍成十小時,全身貼了廿二個暖包,由於成日都要大叫,我都飲了三罐可樂潤喉,飲完真的relax了,情形好似別人飲酒一樣鬆一鬆。」拍畢此劇後,可有計劃與老公展開造人大計,生個女兒湊成「好」字?她說:「老公都恨生個女,但我又沒有特別話要追多個,有一個仔仔已經好滿足,順其自然,可能我是獨女,家中當我如珠如寶,我覺得幾好啊,不過如果要生,都是這幾年考慮,四十歲前,現時都三十八歲,不想太遲吧。」

無綫今次投放了很多資源在《殭》劇,有指內部已計劃此劇跟黃秋生及黎耀祥擔正的《梟雄》及《張保仔》在台慶月推出,嘉穎亦表示投放了很多時間在《殭》劇。「作為演員做好自己,何時播,是否台慶劇交由公司決定,原定五月已經拍完,但為了拍攝效果更理想,幕前幕後都花了很多時間,幸好我緊接的工作在六月初才進行,因此也可以遷就到。」嘉穎說。●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