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渴求高尚生活方健儀自認「地痞」


  • 方健儀離開無綫新聞部三年多,她感激舊東家對她的栽培,「沒有TVB,也沒有現在的方健儀。我現在擁有的知名度,都是拜TVB所賜。」

  • 方健儀指宣傳片中偷吃餅情節是按劇本演出,幸好事後獲龔偉怡諒解,「她說已看了片段,安慰我不用擔心她。」

  • 一一年方健儀報道日本虛擬氣功新聞,擺出龜波氣功手勢,成為網民熱話,「我喜歡融入輕鬆的手法報新聞,可以拿道具的話,我一定不會『企定定』的。」

  • 〇四年方健儀加入無綫任職高級記者,主要採訪重點新聞,至〇七年起兼任主播位置,一〇年陳振聰受審案哄動全城,她自然也要出動追訪。

  • 方健儀一一年申請駐北京工作,丈夫洪楚恆專程到當地與她慶祝「紙婚」,碰巧北京發生大新聞,洪楚恆要臨場幫太太做採訪。

當我們談論新聞主播,我們在談論什麼?說起對新聞主播的印象,總是離不開這幾個要素:莊重、嚴肅、自信,以及公信力。對離開了無綫新聞部三年多的方健儀(Akina)而言,前陣子她為雜誌《100毛》的網絡電視《毛記電視》客串當主播後,大眾對她的原來印象也不再是刻板、嚴肅,幽默與「玩得」成為了加諸於她身上的新詞彙。她是近年公眾眼中最具主播典範的代表,偏偏她另闢蹊徑,從新聞工作者、廉政公署高級新聞主任轉型為自由工作者;從職業到婚姻,她從不雌伏於主流社會的價值觀之下。見慣了淡定大方的方健儀,不妨來看看卸下職業包袱的她又會是何種模樣。

當我們談論方健儀,我們在談論什麼?她既有高學歷(英國伯明翰大學國際關係碩士)、能幹(加入無綫新聞部五年獲晉升為首席記者)、穩重(直播失誤少),以及公信力(二〇一一年獲《讀者文摘》封為「最具公信性的新聞主播」),也正是我們對於專業主播的要求。方健儀卻另有看法,「我比較喜歡被稱為『新聞報道員』,因為外國的主播是可以自己作主,發表意見。」

《毛記電視》的宣傳片播出後,短短幾日間錄得逾百萬次點擊,反應熱烈,方健儀也始料未及,「當初我考慮了一會兒便答應演出,工作人員只叫我做回自己報新聞,不用刻意扮鬼扮馬,我反而感到有點失落。片段出街後,連(香港中文大學)沈祖堯校長都取笑我,『你近來在網絡很紅啊﹗』」片中方健儀偷吃餅乾一幕,戲謔了前同事龔偉怡在鏡頭前的蝦碌事,方健儀對此臉帶歉疚地說:「我也擔心會否『踩界』?事後我傳信息向那位舊同事解釋。其實我也有蝦碌、『發台瘟』的時候,我只是走運沒被網民逮個正着。有時候懂得執生,可以救回不少失誤。」網民盛讚她充滿演戲細胞,她笑言不抗拒幕前演出,更希望成為一位莊諧並重的司儀,「其實我不是嚴肅的人,絕非不苟言笑,幽默詼諧也是我的真性情,所以我才會答應《100毛》演出。」

放屁妙論找另一半

方健儀從不為主播的專業人士形象所累,畫地自限,「我不渴求過高尚生活,我很『地痞』的。有些人以為我外出一定要化妝,不會穿拖鞋和在街邊『篤』魚蛋。其實我最喜歡吃魚蛋和『踎』大牌檔﹗」女主播離職後,往往給人從事高薪厚職或者嫁予金融才俊的典型印象,方健儀五年前下嫁無綫新聞部工程師洪楚恆,不少人大感意外。「從職業看來,我們好像是女尊男卑,事實上卻是我倚靠先生,他的EQ很高,常常教我做人處世的道理。我很享受我們的相處方式,我倆由零開始組織家庭,一起買樓、供樓;大家一點一滴地付出,反而會珍惜彼此。有時候我們一起坐在梳化看電視,我靠着他的肩膀,便覺得自己很幸福了。」她回憶與丈夫的情路,從來不乏旁人或詫異或反對的聲音,「我談過幾次戀愛,有些人你明明很喜歡他,但相處起來你卻感到壓抑拘束。我以前不敢在男友面前放屁,要扮作斯文矜持,因為擔心對方會嫌棄我。然而我和先生很快便打破了這些隔膜。如果你敢在情人面前放屁,你們一定可以長相廝守﹗」

去年十月她卸下廉署之職,投身自由行業——主力擔任活動和婚禮司儀,兼任創客銷售自製的皮具,早前她更到港台開咪主持節目《精靈一點》,排山倒海的工作讓她另有一番體會。「我的記者生涯算是一帆風順,沒遭遇過挫折。我捨棄了一份政府工作,就是為了嘗試不同的事物,並非為了成名或者做明星。成為自由身後,我要一腳踢,包攬經理人、秘書、打雜、化妝師、司機的工作,也頗辛苦。初時有不少工作找我,我以為『實食冇黐牙』啦,大部分最後都不了了之,後來朋友安慰我,司儀界競爭非常激烈,我也要學習釋懷。我很珍惜自己做老闆的感覺。」同時,她亦回到大學為莘莘學子傳道、授業、解惑,幫助有志加入傳媒界的年輕人。「以前沒有前輩跟我分享經驗,自己碰過不少壁,所以我希望能讓年輕人少走冤枉路。早前收到同學們送我的感謝卡,有同學寫道『本來我對傳媒行業死心,謝謝你令我重燃希望』,令我非常感動。原來自己真的有影響力,也提醒我以後要更加規行矩步,絕不能行差踏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