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騷密食當三番陶大宇感激秋官韋家輝提攜


  • 大宇首次主持飲食節目,他不期望以廚藝取悅觀眾,「我都是邊學邊煮邊拍攝,只希望以誠意感動嘉賓和觀眾。」

  • 《大時代》丁蟹四子手足情深,劇外四位演員也感情不錯,大宇與「利蟹」郭政鴻(右一)最為老友。

  • 大宇知悉思琦愛吃生蠔,錄影前一天專程到流浮山的蠔排挑選鮮蠔,他又跟漁民學習剝蠔殼。

  • 大宇第一次參與手工皮革製作,為蘇志威和楊思琦度身訂造錢包。

  • 現年五十一歲的大宇去年自發戒煙,又愛上跑步行山,他笑言怕死,希望身體健康,照顧媽媽百年歸老。

  • 大宇登台除了唱蘇永康的《愛一個人很難》和劉德華的《愛你一萬年》等飲歌外,有時會演繹自己的劇集主題曲,「最好是經典歌或舊歌,不然觀眾會沒共鳴。」

如果說,一系列的《壹號皇庭》、《刑事偵緝檔案》,以及亞視的《縱橫四海》,帶給陶大宇不倒的正派形象,現今《大時代》捲起的狂潮,也讓觀眾窺見那些年初出茅廬的陶大宇飾演反派丁益蟹的魅力。

自嘲當年如白紙一張的大宇,九十年代彈指一揮間,淬鍊成為第一代的「師奶殺手」,他超過三十年的演藝生涯長卷,也算是濃墨重彩。如今憑藉舊劇集、舊角色,讓新一代觀眾耳目一新、過目難忘,大宇得失寸心知,「我只是做一個小角色,我覺得《大時代》是屬於秋官(鄭少秋)和劉青雲,我能夠有份參與,也與有榮焉!」

久別電視熒幕一段日子的陶大宇,近日走進廚房洗手作湯羹,為有線電視主持飲食節目《我愛煮食男》,宴請一班好友嘉賓細訴當年情。日前他親往流浮山搜羅新鮮食材,隨即趕往皮革工坊學習製造皮革錢包,送給嘉賓蘇志威和楊思琦。

首次擁有個人節目的大宇,感覺奇妙又感觸,「除了演戲,我真的很愛烹飪!我很感激有線,讓我與宣萱、周海媚和蘇永康等好朋友敘舊,平常大家各有各忙,很難相約吃飯。一班好朋友義不容辭擔任我的節目嘉賓,令我很感動,證明了我在這一行人緣也不錯啊!」大宇預告「三蟹」即將在其節目重聚,「郭政鴻和邵仲衡已答應當嘉賓,但(吳)啟明因為工作關係要低調,就沒辦法(請到)了,不能勉強他。我與大佬孝(邵仲衡)失去聯絡超過廿年,原來他只有我的傳呼機號碼!若非重播《大時代》,相信我們未必有機會再見。」

戲裏戲外當他們是兒子

周五(十二日)《大時代》大結局,劇集幾度重播,仍讓人津津樂道,戲中丁家的四隻小蟹再度備受注目。「我只是做一個小角色,我覺得《大時代》是屬於秋官和青雲,我能夠有份參與,也與有榮焉!」大宇飾演的益蟹火爆衝動、殘忍好色,當年的他尚未躋身小生之列,演起反派沒有絲毫忐忑,「當時我沒有包袱,不用理會形象。年輕觀眾認識的陶大宇,不是演律師,就是扮警察,他們沒看過我做反派,自然覺得有很大的反差。」提到益蟹原是艾威的囊中物,監製韋家輝臨時易角,看中本來演利蟹的大宇,大宇說:「我只是在試造型當天、開鏡日和煞科日,見過韋家輝先生三次而已。他拍完《大時代》便離開無綫加入電影圈。幾年後我從一位幕後人口中知道,韋先生離開前交代『後事』時,曾說『陶大宇是個可造之材,給他多一點機會』。我很感激韋先生,希望有機會重遇他,一起話當年。」

提起知遇之情,大宇也難忘九二年《大時代》首播後,同年秋官主持某音樂節目,特地點名大宇亮相獻唱,令大宇感受到前輩對他厚愛有加。時至今日,大宇與秋官仍以「老竇」、「阿仔」相稱,「秋官戲裏戲外把我們四位演員視作兒子,常與我們談天。他演丁蟹很消耗精神和體力,有時候他心情不好,都忍不住向工作人員發脾氣,但他從來沒罵過我們。」他續稱:「我們四兄弟經常一起出場,幾個年輕人走在一起,很容易熟落。我們之中以邵仲衡的戲分最重,許多時候我們只是站在他的後面,每次開工大家都是嘻嘻哈哈又過一天。有些前輩見我們貪玩,都會有微言,而秋官只會好言相勸我們不要『搞亂檔』。」

佩服邵仲衡賺七位數

邵仲衡憑《大時代》帶契賺過百萬,令大宇佩服得五體投地,「我真的服了他,也確實抵他賺錢!他可以一個月做幾十個訪問,自己獨自接騷,少一點毅力也辦不到!」近年集中在內地發展的大宇,其實不遑多讓,頻頻穿州過省登台剪綵,高峰期一個月就跑了十多場活動,月入六位數字酬勞,可謂豬籠入水。也多得《大時代》帶契,不少本地客戶主動接洽大宇,奈何因檔期問題,他被迫推掉不少賺錢機會,「早前大佬孝和方家三姊妹(李麗珍、吳詠紅與楊羚)在銅鑼灣的活動,也邀請過我,但我真是沒時間出席。」問他可會考慮回巢無綫拍劇?大宇不置可否,「無綫前年和去年都找過我,但都遇上我登台的高峰期。我問他們可否每月讓我請假十天回內地登台?既然沒可能,大家還是不要勉強(合作)了。(沒興趣角逐視帝殊榮?)做藝人,時機很重要;在我最輝煌的時期,無綫尚未增設視帝。假如當年有頒獎禮,我很有信心可以分一杯羹。有獎固然好,其實沒有也沒所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