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個人珠寶系列徐子珊加入離無綫大軍


  • 入行十一年的徐子珊自言對演藝事業感到有點迷失,故待與無綫約滿後,會讓自己好好思考未來的路。

  • 子珊出席活動時因佩戴親自設計的頸鏈(小圖),而為珠寶商邀請合作設計個人系列。

  • 減少工作後,子珊可抽空行山及旅行充電,她表示今年已去了三次旅行。

  • 子珊今年除了拍攝無綫劇集《以和為貴》,已沒有其他劇集安排,但她否認關乎續約一事。

  • 子珊於《有客到》中飾演開紙紮舖的老闆,她需學習紮紙洋房及花園,為了熟能生巧,她更拿了回家練習,而雷宇揚及吳嘉麗的紙紮look,是她戲中的傑作。

  • 戲中徐子珊被貓附身要報仇,除肢體動作要摹倣貓之外,更需戴上這雙像貓眼的隱形眼鏡。

又走一個!在無綫十一年的徐子珊,決定在年尾完成合約之後,要停一停,抖一抖,因為她覺得自己密密做足那麼多年,已迷失了初衷,現在連自己究竟要些什麼也不知道,要想清楚方向再出發;下一站,她想把設計珠寶的興趣變成事業,並與珠寶商合作推出其個人系列的珠寶首飾。

徐子珊自〇四年參選「香港小姐」摘冠後,備受無綫力捧演出電視劇,多年來劇接劇的她,今年卻例外,工作少之又少,只在年初拍攝及已播畢的劇集《以和為貴》後,已沒有劇集開工;有傳,因無綫多番跟她傾談續約問題,但她遲遲未動筆簽約,故被無綫投閒置散,幸好未到被雪藏地步,皆因仍有不少廣告商及商演對子珊感興趣,依然有賺錢能力;不過她否認被無綫冷待,「其實大家還餘的合約時間不長(據知是今年十月),當然他們一直都有找我傾談,給我很大的自由度去選擇拍劇或拍電影。但一直衝刺那麼多年,發覺整個人都沒有停過,回頭望,發覺已不太了解自己是誰?只是別人要求我做什麼就去做,變成了不懂為自己去選擇;與公司合約完結後,希望可以有時間讓自己靜下來想想需要什麼?以後的路該如何去行?因為我覺得現在讓我去簽任何一間公司,都不是一個最好的決定。」

練成金剛之身

對於拍劇日夜顛倒的日子,子珊表示已練成金剛之身,早早習慣,只是經常劇集接劇集播出,令她有種厭的感覺,非因新人輩出令她減少擔任女主角機會而離巢,「我對工作的態度,不是抱以一團火,而是一種興趣,這麼多年並沒有減退,只是入行已十一年,都需要開始挑選一些有發揮及喜歡的工作,難道每次觀眾一打開電視,每套劇都是徐子珊,除自己厭悶之外,觀眾都會罵,『又是徐子珊』,所以我情願工作不多,盡量重質不重量。」

子珊說無綫亦十分尊重她的決定,相信日後依然有合作的機會,「TVB湊大我,大家已絕非只是工作的關係,將來他們有需要用到我,我當然會合作。如果公司真的因為我不續約而覺得有問題,就不會繼續為我接廣告、商演,更不會為我接了電影《有客到》的演出,所以大家仍是有商有量的。」

正當以為她像其他藝人約滿後,會北上賺人仔,她卻擰頭,「的確曾經有想過,之後是否像其他藝人一樣返國內發展,但真的興趣不大,目前賺錢不是最重要,反而需要尋回方向,我覺得自己站在迷霧中;以前未入行時,自己很清楚需要什麼,做了決定不會後悔,但人長大了,當你擁有一些東西時,反而令你行得更加戰戰兢兢。暫時希望可以多接拍本土電影,特別今次與電影《有客到》的導演吳嘉麗合作後,看到導演及各工作人員的用心,令我對港產片的製作更尊重。」

珍惜及把握機會

雖然子珊說要停一停,想清楚前路,不過她心底已有一個計劃,就是將興趣發展成事業;喜歡珠寶設計的她,早前貪玩以玉作配件,自製了一個K字(取其英文名Kate)首飾,並佩戴出席公開場合,竟然獲珠寶商垂青,邀請她合作推出個人首飾系列,令她十分驚喜,亦不敢怠慢,立即報讀為期九星期的珠寶設計課程,望殺出另一條血路,「起初抱以玩的心態,始終女孩子都比較貪靚,都會設計一些首飾如戒指、頸鏈及手鏈等給自己佩戴,有時去公開場合,會有人看到,覺得漂亮,又會問吓我那首飾在哪裏買?但想不到那個做珠寶的朋友知道是我創作時,覺得既然我有這樣的天分,不如跟我合作。」

子珊說自己很感恩,因為機會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在身邊,「選完港姐就開始入劇組,那時我根本都不懂得什麼叫演戲,但身邊人反而覺得我可以,等同今次設計珠寶,是別人認為我可以,就造成了這個機會,我會珍惜及把握,因為無論這份珠寶設計的工作,是否成功,都是一個難得的經驗。」現在,徐子珊每天都要返學,暫時學畫草圖為主,放學回家又要做功課,雖然轉換了生活環境,她說日子反而過得很充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