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女兒加國貼心相處周國賢走出焦慮陰霾


  • 兩年前患上焦慮症的周國賢避走加國養病,對於再次重返樂壇,他坦言不會像以往般,對音樂創作上抱有過分執着的態度。

  • Endy表示患病期間除了做運動減壓之外,畫畫亦可令人平復情緒。

  • 身為大哥的周國賢平時甚少與弟妹相處,病後的他反而更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時間。

  • 當年只得三歲的孻女Elisia已令周國賢充分流露出父愛的一面。

  • 孻女Elisia(左)與次女Rachel童心未泯,令Endy繼續可享受被女兒爭寵的感覺。

  • 孻女Elisia經常送自畫像給父母,令周國賢兩夫妻都甜在心。

  • 十三歲的大女Clara正值青春期,性格較為反叛,經常與周國賢駁嘴,令他感到又愛又恨。

一生究竟有幾多次重新出發的機會?入行十年的周國賢(Endy),居然可在樂壇三出四入,未知是否機會來得太容易,令他對音樂抱以過分執着的態度,兩年前更導致情緒有問題,患上嚴重焦慮症,頓時暫停所有工作到加拿大養病,經過治療,Endy明白沒有完全康復的一日,但過程中卻學懂為人父及人夫之道。

周國賢入行時以創作歌手打響名號,有了知名度卻突然轉做band友,與三位兒時好友組樂隊Zarahn出碟,其後又兜轉以獨立歌手再出發,機會總是降臨的他,兩年前竟然再次消失,原來Endy患了嚴重焦慮症,「一二年已經開始醞釀情緒病,當時對所有事情都很絕望,望天花板可望足半日,腦中不斷湧現很多負面情緒,會經常偷偷大哭。有段時間開始收起自己,不想與人有任何接觸,漸漸覺得不太適合工作。到一三年初,因工作令壓力變大,有天牙痛去看牙醫,發現牙根裂了,原來我晚上會磨牙,醫生認為是情緒緊張引致磨爆牙齒。」

藍奕邦兩度開解

面對情緒爆煲,適逢十三歲的大女兒Clara需往多倫多升學,令Endy終於有藉口放下所有工作,到多倫多陪讀充當慈父及養病,可惜遇上女兒青春期,令患焦慮症的他百上加斤,要酗酒度日,「由於加拿大生活太過沉悶,有段時間以酒精麻醉自己,一日至少喝一枝威士忌,就算看到結他都不想彈,什麼事都不想做,直至有一天照鏡時,看到自己那種肥腫難分,猶如像叮噹的面孔,令我嚇了一跳;幸好當時藍奕邦兩度來加拿大開解我,跟我在花園齊齊種花,大家傾吓傾吓,慢慢開始撥開迷霧,令情緒穩定些。後來朋友介紹我一種自然療法醫治,這兩年每天都會聽歌,每當有情緒問題,就會吃香蕉抗抑鬱,又積極做運動,跑步、做瑜伽及上山大叫等,自然療法不用吃藥,主張我日日多說話來釋放自己。」

Endy表示與女兒於加拿大生活期間,父女雖然有隔膜,但親情對於情緒病患者來說,是良藥,「女兒有幫我走出了這一關,記得當時加拿大經歷四十年以來最大的暴風雪,多倫多很多住宅區停電長達一星期,很多居民去了酒店住,但因為我們初到當地什麼都不知,對於零下三十多度的氣溫,以為著多幾件褸就可以,我們留在家,直至停電最後一日,因為太悶,父女開始聊天,那刻突然覺得自己做了她父親十多年,是首次掏出心交談,我們又走出街上看天空,我一時有興致,叫她騎上我背後玩騎牛牛,誰知她真的跳上來,後來因太累要求她下來時,她反而捉得我更緊,當刻自己不禁流下眼淚,我感覺得到她知道爸爸情緒出現問題,很擔心我,但不知如何與我溝通,我從來未試過與她的心如此靠近,令我覺得我真的要重新站起來。」

享受女兒爭寵撒嬌

經過這一次的父女零距離接觸後,雖然溝通方式依舊,但令Endy悟出了新的相處之道,「以前會用爸爸身份去與三位女兒玩樂,其實完全聯繫不來,但現在跟七歲女兒Rachel及五歲女兒Elisia玩時,會將自己變成小朋友智商,反而更融入其中,面對大女兒就會變成青少年身份了解她的生活。現在很享受Rachel及Elisia互相爭寵撒嬌的感覺。」

患病期間,韓籍太太對Endy亦十分忍讓及支持,雖然屢傳婚姻出問題,但夫妻間一於少理,「她一直給予我私人空間,後來也有來加拿大陪我,以前比較常爭執,因為自己會有些自私,覺得對方未夠體諒,但漸漸你會明白原來想別人體諒自己,其實自己可有體諒別人?我完全沒有想過她辛苦之處,往往只懂得投訴,在她的立場同樣會對我有很多抱怨;現在已進化了盡量不出聲,先讓大家冷靜下來再去找解決方法。愛,是你要學習去愛她的缺點,雙方都正努力學習當中。現在才明白,不止夫妻,朋友都需要站於對方立場去想想,盡量退後一步來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