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兒子視為戰友林嶺東藉《迷城》寄語香港


  • 林嶺東自編自導的新作《迷城》,故事從古天樂和余文樂兩兄弟遇上青島姑娘佟麗婭展開,三人屢遭利益集團派出的黑道追殺,從而詮釋人性的貪婪。

  • 重返影壇的林嶺東指,現在在香港鬧市拍外景,較以前方便多了,「因為香港電影真是夕陽工業,香港政府再不出手保護它,它真的會死!」

  • 林嶺東看中張孝全,力邀對方飾演反派黑頭,他對孝全讚不絕口,「他真人溫文爾雅,又用心投入角色,多虧他我才能拍好黑頭這角色。」

  • 張孝全與余文樂同是首次與林嶺東合作,兩位年輕人主力擔綱多場飛車追逐戲和肉搏槍戰等動作場面。

  • 謝天華飾演利慾薰心的律師,為利益出賣女友佟麗婭,林嶺東指現實不乏為錢出賣身邊人的敗類,並非針對個別行業。

  • 《迷城》作為合拍片,電影近九成在香港取景,除了佟麗婭和張孝全等,其他均為香港演員,全片洋溢濃濃的港產片味道。

時隔七年,林嶺東以新作《迷城》再戰影壇,以鮮血為底色,揮灑他對香港既愛且恨的複雜情感,對抗人心不古的事實。在這個物慾橫流的迷城裏掙扎打滾的,不僅僅是林嶺東筆下有血有肉的凡俗角色,遊戲人間如他也有心不舒、情不暢之時。他對香港的愛恨交織,誠如他對電影的欲斷難斷,他說:「我有些想法和不滿,是時候藉着電影表達和發洩出來,好像(片中)古仔所說『是時候要表示一下』!」

人們都說林嶺東直率性急,繼〇七年與好友徐克和杜琪峯聯合執導《鐵三角》後,現年五十九歲的他今次為了新片《迷城》再次站在公眾面前,林氏硬朗作風不改,訪問期間,每當觸及敏感話題,他卻是笑嘻嘻的一招四両撥千斤,處處流露鬼馬幽默,使人哭笑不得!

林氏久休復出的新作《迷城》匯聚了古天樂、余文樂、張孝全與內地女星佟麗婭等,該片充滿殺戮血腥,也充滿戲謔諷刺,熱衷探討社會問題的林嶺東,今次則聚焦於「人為財死」的基調上。戲中買兇殺人、生死對決、以暴易暴、飛車爆破等場面,都是林嶺東稱霸八十年代影壇的招牌風格,也重現了昔日港產片黃金時代的經典動作片元素。「相比我以前的作品,這部(《迷城》)也算是溫柔,其實現實更血腥。」林嶺東淡然地說。

「今次回來時間剛好,我已滿頭白髮了,再不拍戲應該拍不到了。我有些想法和不滿,是時候藉着電影表達和發洩出來,好像(片中)古仔所說『是時候要表示一下』!我是個老派人,很緬懷以前的香港,最懷念小時候的生活。那時候的自己不懂什麼是警察、什麼是政治,我只是喜歡放風箏、玩公仔紙和打波子,記得自己常常逃學去水塘游泳和捉魚,回家就被父母打,我喜歡那時候生活得自由自在。」他續稱:「我愛香港,也恨她!我不喜歡現在的環境、不喜歡談錢、不喜歡香港的政治氣候、我不喜歡香港仍是文化沙漠,甚至乎,我也不喜歡自己!其實,在『迷城』最迷失的人就是我!」

上陣不離父子兵

他指當天萌起減產的念頭,不是無奈的選擇,而是檢視自身之後再次出發,「十幾年前我慢慢停下來不拍戲,是因為當時我不開心,所以我決定去玩,回來後卻沒人肯投資我開拍喜劇。」

問他是否想轉型改拍喜劇?他笑道:「我拍過一次喜劇,卻害了老闆蝕本,我心中有愧。那部電影本來叫《追蹤夢裏人》,被電影公司改名做《棋逢敵手》,我事後才知道!老實說,即使我想拍喜劇,試問又怎可能有老闆願意投資呢?當天向先生(向華強)肯讓我開拍以兩個女生為主角的喜劇,向先生前後兩次探班,他都對我說:『導演,加些動作啦!』一部喜劇最後便變成動作片了!其實我不是動作導演,我只想拍人物而已。」

「風雲」三部曲(作品《龍虎風雲》、《學校風雲》、《監獄風雲》)足以讓林嶺東睥睨同儕,能與他比肩的導演諸如徐克、吳宇森和杜琪峯等,都是他的好友,早前舉行的紐約亞洲電影節,更頒予林嶺東終身成就獎,以表揚這位動作片教父的貢獻。早年移居加拿大的林嶺東,近年過着閒雲野鶴般的生活,「雖然電影是我很喜歡的『女人』,但是她很現實的,票房不行她便會離開我,我對她講心,她卻講金!

「我不是好導演,杜琪峯、John(吳宇森)、徐克他們才是好導演,他們奉獻一生給電影。我很貪心,總想着如何善用時間去做電影以外的事。我要做回自己,不要做只顧拍戲的林嶺東。」他選擇回歸家庭,以便與家人朝夕相對,不想錯過獨子的成長,也讓他在職業生涯得到喘息的空間。「我要一直黏着我的家人,直到他們不要我為止,哈哈!最近我發覺兒子每天只想見我十五分鐘,老婆又會埋怨我留在家裏的時間太長!」

林嶺東兒子現年二十三歲,小伙子因好奇便陪着爸爸拍攝《迷城》,令林嶺東百感交集,「有時候見他在片場遞上水給我喝,都令我感到很溫馨!我會叫他繼續參與我的下一部製作,我想他看看爸爸是如何工作,更希望他四十年後回想起,他曾經是我的好戰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