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愛犬推內地劇林保怡回無綫差一線


  • 有傳Bowie現時拍劇的片酬,每集平均索價三十萬人民幣,吸金力強,身價數級跳,他卻謙稱:「一切都是運氣。」

  • Bowie提起《大時代》、《金枝慾孽》及《妙手仁心》等都是他心中最好,不過說到最喜歡,反而是比較少人說,由曾謹昌監製的《新鮮人》,當年還有容祖兒和馮德倫等新人參演。

  • 在北方,Bowie經常要處於零下三十多度下拍劇,曾去過北京、上海、新疆,但他說作為一個南方人,真的很難捱,病了,就在酒店裏吊鹽水。

  • 《太平輪》第二集將會上映,又要在港拍宣傳電影,林保怡在下半年的工作已編得密密麻。

  • Bowie年近五十,依然保養得宜,全因他工作之外,積極健身做運動,他更不時在網上分享收身成果。

學電影中葉問太太一句話,「男人過了四十歲,就要做有把握的事」。眼前的林保怡(Bowie),年近五十,談吐風趣,散發着一股成熟男人味,「我一向對生活有要求;如拍劇,一定要對得住自己,無把握得到高收視,就不要做。」Bowie對生活和工作,都有要求。

三年前,Bowie決定離開無綫,卻鬧出不少是非,有說他與舊東家不歡而散,「當年離開TVB,有人說我這、說我那,傳出很多是非,我的說話更被斷章取義。」

近月,本港驚現「鉛水風波」,使市民對「水」敏感非常,而Bowie亦對「飲水」很重視,「我是飲水思源的人,對TVB很有感情,畢竟都廿幾年,我現能在內地叫高價,真的要多謝TVB,所以之前一些報道,大家不要盡信。」看來,Bowie對無綫之情,不用抽樣檢驗吧。

一二年,林保怡決定不與無綫續約,轉攻內地市場,但有報道指他離開無綫後說三道四,「當時有報道訪問了我身邊的同事,但其實我還未有正面回應過,他們都沒弄清事件的來龍去脈,舉例我說『無綫近將軍澳堆填區時有異味』,報道出來卻寫『無綫有異味』。」雖說話被斷章取義,但Bowie與無綫的關係卻沒被動搖,今年差一線就能再續前緣,「早前有邀我八、九月開劇,我也很想合作,卻撞了拍戲時間,希望下次再有機會。」

Bowie說做人要飲水思源,五年前,因一套劇令他蜚聲國際,感受甚深,「最近我就由頭看一遍《掌上明珠》,看我為什麼會得到『亞洲視帝』?明明是女人劇,自己卻跑出,最後得出一個答案,就是我做得好啊;我真的很用力去做,即使在鏡頭後我也很努力,我始終覺得不要為了搶戲而演戲,別人就會看得見你的演技。」近月,因為要陪伴患了椎間盤凸出的雪橇犬阿水做物理治療,Bowie推了不少內地劇留在香港,「阿水做療程時,因為打太多針藥,對人有了戒備,會咬人,雖然我每天都去動物醫院替牠打針,但就算是我,牠有時都會咬,要我叫多幾聲牠才安靜下來;現在,我會帶牠去游水,起初見牠游一圈都辛苦,我就給牠穿救生衣扶助,不過現時牠游得很好,跟其他狗鬥快。」

說到下半年的工作,Bowie主要是參與電影,如《按摩師》、《太平輪》下集等作品會陸續上映,「手頭上還接了兩部香港電影,已看了劇本與造型,都是和影帝合作,八月就開拍,保證吸引。」據悉,其中一部戲正是《寒戰2》,跟梁家輝及郭富城合作。

內地身價數級跳

Bowie於內地非常吃得開,身價更數級跳,有傳他現時拍劇的片酬,每集平均索價三十萬人民幣,吸金力強,不過Bowie卻很謙虛地說,一切都是運氣,「內地很多電視監製都很年輕,他們就是看我拍的電視劇長大,正正是我的粉絲,他們都會說,『保哥,我終於見到你真人,自小就看你拍劇啊。』我很感動,這都是TVB給我的。」

愈來愈多藝人北上掘金,促使兩地演藝圈的邊界漸變模糊,像楊千嬅、容祖兒、古巨基、張智霖等,都先後轉戰內地,尤其是拍真人騷節目,而Bowie對此卻有另一看法,「內地娛樂圈生態變了,現在的藝人不是單靠演技或外表,而是講曝光率,參加得愈多電視節目,就愈多人識,工作機會就會多,到人紅了,就去拍劇,這是一個大趨勢。」Bowie個性低調,雖然不抗拒跟隨大潮流,但最重要的是做好本分,「我始終覺得,做演員是要靠實力,不是靠多緋聞、多新聞去幫助上位,這些東西現時可能有用,令你突然登上娛樂頭條,但不會幫你演戲,我覺得真心想做演員,就應該先演好戲。」

買車不是炫耀

典型處女座性格的Bowie,對人和事都有要求和執着,尤其對車,更是着迷,最近,他就豪擲四百多萬,再購一部林寶堅尼,「我的確很喜歡車,但不是想買來炫耀,只是剛巧被人影到,我也有不貴的車,只值四萬元,也同樣喜歡,至於我擁有多少部車,我就沒有去數;喜歡買林寶堅尼,除了欣賞它的設計,就是因與我的名字相近。」

說起名字,坊間有說Bowie外形像奧斯卡影帝湯漢斯,他對此說法當然卻之不恭,「我一直不知有這件事,因我很少上網,又少逗留香港,我也是從一位朋友口裏得知,叫得『港版湯漢斯』當然高興,因他是我的偶像,在演藝界又有很崇高的地位,所以我要多謝那位誇獎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