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資拍電影坐鎮北京諸葛紫岐搭飛機險失聰


  • Marie說在大陸傾合作,不會跟香港着重文件,他們盛行牙齒當金使,講了就係,很多時她會考慮對方的背景,在決定合作前作出衡量。

  • 韜韜的樣子與父親如同餅印,薛嘉麟最喜歡箍實兒子令他動彈不得,看來韜韜久經掙扎,練得力大無窮。

  • 郭富城和楊子姍合演的電影《天亮之前》在內地舉行發布會,當時正在港休養的老闆Marie因此未能出席。

  • 由於狀態大勇,早前Marie拍了一輯新的宣傳照,但此相用途不大,因想找她拍戲的人都被回絕,有工作找上門她都推銷旗下藝人。

諸葛紫岐(Marie)自投資星韜國際文化後屢有新動作,繼投資彭順導演的《宅女偵探桂香》和內地3D動畫《藏羚王》後,由陳正道監製郭富城飾演賭徒的電影《天亮之時》,Marie亦是幕後老闆之一;上半年她為工作足迹遍佈半個地球,更因為抱病上機令耳膜滲血一度失聰,但亦無礙Marie對事業的野心,過往夾份做電影老闆的她,已升級購買小說版權全資開拍電影,休養期間,她不理醫生反對坐飛機到北京開工。

諸葛紫岐婚後一直過少奶奶生活,誕下兒子華韜後開始全程投入工作,星韜國際文化以藝人管理部門為起步,她隨即以製片人身份與片商合資開拍電影《宅女偵探桂香》、內地3D動畫《藏羚王》和郭富城夥拍楊子姍的電影《天亮之時》,剛踏足電影市場,她又開發時裝生意,與全亞洲最大的網購公司ISTAR星盟網合作推出自己的品牌Ritzia,未來她還會與新加坡和台灣的公司有合作計劃,難怪她形容上半年為工作足迹遍佈半個地球,更因為抱病上機令耳膜滲血一度失聰,被迫停下工作休養,才過了十天跟Marie聯絡,她又身在北京。「其實醫生不鼓勵我飛,因為我就是飛得太多,加上身體變弱,才會在飛機上受不住氣壓耳膜滲血,當時耳仔很痛,亦聽不到聲音,醫生說只是差一點耳膜就穿,休息了十日,我要坐飛機,醫生都大力反對,說太危險,但我全資製作的電影要在月底開拍,我不得不飛去北京籌備。」

過往Marie投資的電影都是與片商合資,即將開拍的一部懸疑片是她首次全資做老闆。「雖然之前的投資都有八位數字,但我是做細佬的,別人投資我跟人夾一份,但今次我想自己做大佬,我買了一個小說的版權,全資製作一部電影,所以就算病了,我也不能夠好好休息,因為電影要在八月底開拍,會在台灣或海南島取景,現階段要準備的事很多,除了有公司旗下所有演員參與外,還有一個主要角色尚未落實是韓國還是台灣演員,可能會出現變數,這部電影我會參與整個製作過程,主題曲和由誰唱我都要決定,開拍時我會全程跟足,所以現在也一定要返北京大本營坐鎮。」

兒子是大力士

Marie事事親力親為,她覺得傾生意不能假手於人。「就算我叫下屬去傾,傾回來都未必一定合我心意,可能還要花時間再傾過,而且在傾生意的過程往往都會有其他收穫,因為有很多時對方的業務可能不止娛樂範疇,有些涉及的生意可能會為丈夫的業務帶來商機,我就好像是一部人肉電腦,當觸及有關丈夫業務的時候,就會立即開拓其他機會,他即將會有大型的業務宣布,是我以中介人的身份撮成合作,很多人說我老公這樣好,放我出去支持我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但現在我開始懷疑,他不是放我出去,而是派我出去幫他做事,而我這個中介人,一毛錢佣金也沒有,不過能為家人做事,我都很開心的。」

電話筒傳來了Marie兒子韜韜的聲音,原來她將兒子也帶上北京。「在香港休養了十天,天天也跟韜韜在一起,他很開心,整天叫着媽媽,他正在放暑假,就索性帶他在身邊,反正婆婆在北京,我工作時也有人照顧他。」提起韜韜,Marie就好像被融化了一樣。「這個孩子現在很喜歡轉圈,一聽到音樂就不停自轉,轉成廿多個圈,轉到頭暈跌倒地上,然後又立即起身再轉,我們要常常看着他。」Marie對自己要求很高,但這方面的個性卻沒有用在兒子身上。「我其實在學術上對他沒有什麼要求,沒要他學很多東西,只要他開開心心,健健康康就夠,我很怕他生病去看醫生,因為他有打預防針的經歷,每次去診所,搭電梯時已經在哭,醫生見到他都很頭痛,如果要打針,醫生就會對姑娘說:『他是大力士,要四個人來按着他。』然後護士就會分工合作按着他的手腳和身軀,醫生才可以順利打針,他就哭崩了,看到他這樣子會非常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