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丹:我沒說過不需要媒體


近八年相處,G.E.M.感覺到張丹與Lupo對自己態度上的轉變:「一開始我每事問,有段時間好像青春期少女,經歷叛逆後成長,他們現已相信我的決定。」

自去年底新城勁爆頒獎禮,G.E.M.已有好一段日子沒有面對香港報界,「我好認真回去檢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新聞出來呢?團隊溝通好重要,所以我很積極去重組公司的對外關係科,這本非我的職責範圍,現在卻突然要走去幫公司請人。」周三(五日),G.E.M.現身方大同演唱會,大方受訪提及重整團隊,卻又惹來「炒人卸膊」的指摘,「我所說的團隊重整,是包括我自己,如何move as a team,更好的團隊,只要缺少任何一個人的合作,都不能成事,所以團隊溝通是讓我們持續進步的方向,經歷了這麼多,我自己和同事都會學懂謹慎與多加留意細節,新的開始就是希望無論對內對外,皆能保持一個互相尊重的良好溝通。」

回想一月演唱會不讓文字記者採訪,事前她並不知情,話雖溝通不足,她亦願意承擔責任:「何謂一個團隊呢?就是要互相承擔、互相包容,不能說帶給你好處,你就和這班人合作,到他們帶給你挑戰、困難,你便立即離棄大家。」

也想聽聽經理人張丹(Tan)的立場,他是否認為G.E.M.已毋須媒體的「加持」?他搖搖頭:「我從來沒說過不需要媒體,只是希望大家一起合作,藝人、經理人、媒體的關係一定是合作;一月的紅館演唱會,我們曾讓記者(部分電子媒體)採訪頭場,心想尾場可發新聞稿,反正訪問也不會專注於演唱會,如果你一定要寫她的情史,我認為發稿更能專注報道她音樂上的努力。」Tan很介意媒體重提G.E.M.的舊情史?「畢竟香港是新聞發放的第一個中心,這裏的讀者或許見慣見熟,但去到內地、台灣市場,大家會覺得又是寫這些,我們這麼用心製作的演唱會消息卻無法傳到外面,是很可惜的。」

備受千夫所指,Tan的抗壓程度看來相當高:「情緒上沒有問題,我不介意外人怎麼說,若說真被打擊到的是,如果連自己人都有誤解,以為我們在欺負其他人,才最令我不快。」

崩潰邊緣 與世隔絕G.E.M.受難後復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