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文汐進軍上海投資電影伍健雄召集女神開演唱會


  • 演唱會率先預報六位女神參與演出,稍後會有其他演出者陸續加入。

  • 林志美守身如玉打扮最密實,貫徹了她的玉女風格。

  • Pat性格爽直,只要她一開口,現場就充滿歡樂氣氛。

  • 安安醉心舞台劇,希望未來參與幕前演出之餘,也涉足幕後製作。

  • Candy這襲晚裝在現場所見其實非常透視

  • Sammy新歌派台,Candy力讚老公對音樂有熱誠。 

  • Kitman歡迎宣萱到她的studio練歌,令她非常感動。

電影製作人兼導演伍健雄最近與梁雨恩的經理人鄭燕伶(Kitty媽)忽發奇想,決定玩過界合作投資一個以緬懷電影和電視劇金曲為題的《我們的女神演唱會》,召集的女神包括有夏文汐(Pat)、余安安、林志美、麥潔文(Kitman)、盧巧音(Candy)和宣萱(Jessica)等藝人,身在上海的Pat專程返港拍攝演唱會海報,透露將以製作人的身份進軍內地的電影業。

伍健雄與上騰製作的負責人鄭燕伶合作的《我們的女神演唱會》將於十一月在九龍灣StarHall舉行,雄仔說:「因為玩到無嘢玩,所以想搞個不一樣的演唱會,想有集體回憶的感覺,但又不想流於一般老牌歌手的拼盤騷,所以決定要找來美麗又新鮮的面孔,邀請有電影和電視劇首本名曲或相關的歌手和藝人為主,當時腦海中就想起了麥潔文的《夜夜癡纏》、林志美的《偶遇》、余安安的《自由在我手》,宣萱在《難兄難弟》中又唱又跳的畫面,唱家班我們有盧巧音,也有電影黃金歲月時代的女主角夏文汐,其實女歌手還會陸續有來,嘉賓還有王敏德和李健達。」

夏文汐回想伍健雄跟他說要搞演唱會時,她一口答應對方。「跟雄爺合作過《出軌的女人》後覺得大家很夾,他說要搞演唱會即答應來撐他,之後我已經忘記這件事,怎知早前收到他的電話叫我回來香港拍海報,他說預了我,要唱三首歌,於是開始跟他講數,問他唱一兩支得唔得,因為我真的無經驗,印象中很久以前試過一次在台灣登台,所以我在很大的壓力下練歌,還叫朋友來聽聽我唱歌的水準,今次真的玩得大,處女開騷,我告訴三個女兒要開演唱會,她們說從來都沒聽過我唱歌,不相信是真話。」

余安安計劃籌辦舞台劇

從美國移居上海的夏文汐,最近在內地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內地的票房的確很吸引投資者,公司是與一些投資者合作的,第一部電影我會做製作人,跟伍健雄合作,因為他已有班底,如果有合適的角色或許我會演出,始終有戲癮,以前不拍戲是因為要湊女,因為我相信女兒教不好,將來都是自己受,現在女兒都長大了,我希望做一些自己喜歡的工作,最緊要開心,我常笑說現在我是逆生長,幕前跑去唱歌,幕後走去做製作人,二女和細女都是讀電影,相信她們未來可以幫上一把,細女其實有點興趣做幕前,我覺得如果她能減肥成功都可以試試。」

昔日余安安曾推出唱片,也主唱過不少電影電視的主題曲。「黎小田和葉振棠開演唱會我都試過做嘉賓,以前久不久都會去外國登台,近兩年比較少,雄仔找我做這個騷,我都沒有太大的猶豫,因為不是我一個人做,也有很多朋友一齊唱,他們給我的自主很大,感覺是開心的,很多人都記得我曾經在電視劇《天蠶變》中翻唱了關正傑的《殘夢》,我都想公開再唱這首歌。」

安安近年醉心於舞台劇,早前她就到了法國藝術節觀摩。「我提議雄仔搞舞台劇,他亦很有興趣,我們初步有點構思,我亦想試吓參與幕後製作。」

最近有報章又提起麥潔雯的《夜夜癡纏》一直被電台列為禁歌,事關半夜播出這首歌定必有怪事發生。Kitman說:「我都知道多年來一直流傳這個傳聞,其實又不是很驚,只是電台禁,又不是政府禁,不過一三年我在文化中心演唱這首歌時,的確有怪事發生,當時後台有工作人員看到水樽在動,連樽蓋都彈了出來,大家都很嘩然。我暫時未定演唱會唱哪首歌,因還有《奪名佳人》的《沒哭聲的女子》,《大香港》和《江湖浪子》的主題曲我都可以唱,而且我都想唱快歌。」

林志美演唱會開Part 2

一眾女神在拍攝海報時都穿上性感的白色晚裝,唯獨林志美依然守身如玉,她聞言說:「這是我的style嘛,性感不一定是穿得少的。」今年初在演藝舉行演唱會的林志美正計劃舉行演唱會Part 2。「上次在演藝開騷是以歌會友,想感覺溫馨一點,在選歌時發現自己原來有很多金曲可以選,都覺得很幸運,完騷後仍不斷有人問我會否在紅館開Part 2,其實我都有此計劃,但場地是急不來。現在我仍在宣傳演唱會推出的系列商品,見到fans整套CD、DVD和Blue ray都買齊,早一個多小時來排隊拿簽名,真的令我很感動。」

盧巧音來拍海報,不消一會老公Sammy亦到場,原來當日Sammy所屬的樂隊Kolar剛推出新派台歌《東西南北》,工作完畢後來接老婆放工,期間亦拿着手機不停為Candy拍照。Candy說:「今次演唱會跟不同的藝人合作,我很貪心,希望跟個個都有crossover的機會,尤其是余安安和夏文汐,我覺得她們很有型,當年我看《朝花夕拾》是邊看邊哭的,現在對我來說已經過了搏殺期,紅的時候拚命賺錢,現在生活安穩,最重要是開心,選工作不用向錢看,所以有很多錢但無意義都未必做。」

至於宣萱,她為了演唱會近月亦開始作好準備。「今次演唱會的組合很得意,集合了電影人電視人和唱家班,答應做之後我開始害怕,因為七月時收到夏文汐已開始練歌的相片,覺得很大壓力,立即找回《難兄難弟》CD出來,一整個月不停播,演唱會中我會和王敏德做拍檔,唱《難兄難弟》的舊歌。」問她可會找麥潔文幫忙練歌?「已經太遲,無得救!希望當日不要發台瘟,以前試過在音樂節目中參與一個藝人歌唱比賽,我唱了一首自己熟到不得了的《流非飛》,但唱唱吓都可以忘記歌詞,世事太無常,但我一定會盡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