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牌合格 實現交響夢趙增熹為玉置浩二指揮樂團


  • 二月開始,玉置浩二在日本開管弦樂演唱會巡迴,大阪、福岡、東京等共十場,十一月唱到香港。

  • 趙增熹的安全地帶日本版黑膠碟,比港版貴四倍,特別靚聲,已珍藏三十多年。

  • 與玉置浩二在日本合作的是東京交響樂團,及指揮大友直人。

  • 由流行音樂跨界做管弦樂團指揮,趙增熹是香港唯一一個,去年迪士尼音樂會是考牌之作。

  • 去年香港管弦樂團與陳慧琳等合作的迪士尼音樂會,背着鏡頭的指揮是趙增熹。

玉置浩二與香港特別有緣,兩年前在灣仔會展舉行安全地帶三十周年演唱會,最近又有新動作,鐵定十一月在亞洲博覽館與管弦樂團合作,由趙增熹擔任指揮,舉行靚聲的《Koji Tamaki Premium Symphonic Concert》。安全地帶金曲早已有大量經典廣東版,如譚詠麟《酒紅色的心》、張學友《李香蘭》、李克勤《藍月亮》等,各類發燒碟一出再出,這次原唱者將頂級管弦版本帶給香港聽眾,自認玉置浩二粉絲的趙增熹,大騷珍藏三十多年的安全地帶黑膠碟,能替他做指揮是夢想成真。

和很多香港六、 七十後一樣,趙增熹讀書時已是安全地帶歌迷,識聽當然聽日本版,別人買港版唱片,他專誠到旺角信和買空運抵港的東洋黑膠碟,印有日文的「側標」是信心保證。「黑膠碟本身厚一倍,不會『炒魷魚』,靚聲好多,價錢比港版貴四倍(一百五十元)。」

他在香港看過三次玉置浩二演唱會,第一次是八十年代的安全地帶紅館騷。「最記得完騷最後一首歌,逐位成員走落台,剩下五個座位的燈亮着,逐盞燈熄,很好feel。」九九年玉置浩二推出經典的unplugged碟後在會展開個唱,趙增熹因為參與林憶蓮演唱會,認識那位日本音響師,全程站在控制台看,全場最好聲,第三次捧場則是前年安全地帶三十周年演唱會。

今年二月玉置浩二在日本展開管弦演唱會,在名古屋、大阪、札幌等巡迴,東京三個月內重演五次,趙增熹看了尾場,因為他要做十一月香港站的指揮,入後台跟玉置浩二匆匆打了個招呼,便回港為這次合作做準備,先跟香港城巿管弦樂團練熟,再等玉置浩二來港綵排演出。

常遇樂手投訴

由流行音樂跨界到管弦樂團做指揮,不是易事,香港只得趙增熹一位,過往流行歌手如林子祥、杜麗莎等與管弦樂團合作,必定由古典樂出身的人做指揮,去年趙增熹指揮香港管弦樂團、李克勤、陳慧琳、張敬軒等合作的《迪士尼90周年音樂會》,是他的第一次,「考牌」成功,玉置浩二演唱會將會是第二次。

「十多年前,我首次替管弦樂團和蘇永康、陳潔儀等合作的演唱會彈琴,那次『瀨嘢』,不知樂團準時到咁,只是遲到三分鐘,全部樂手已響緊,仆到去揭開樂譜,係咁say sorry。」樂團人數六十至九十人,控制時間是難度之一,因此專業樂手的訓練包括準時。「樂手費用好貴,咁大棚人,分分鐘都係錢,一定要用得很有效,綵排時夠鐘他們會sharp cut,拉到首歌一半都會停,超時要計租計錢。這是對的,我學了很久才適應到。」他由彈琴開始,到編曲、給予意見等,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過葉蒨文、黃耀明、側田等的音樂會。「樂手試過投訴樂譜太遲交來,拒絕彈奏,最少預早一星期。」趙增熹用了廿年來學熟他們行規,習慣早一個月發譜,他已學懂與管弦樂團如何相處。「我不是指揮出身,為何站得上指揮台?他們會懷疑,他們個個都是老師級頂尖樂手,一半以上年紀大過我,點解要聽你點?他們投訴過很多次流行歌手,覺得不受尊重,例如不準時、預備不足。」管弦樂團合約只准演唱會影碟拍攝最後一晚,有些樂手故意每晚戴不同假髮,影碟推出時看到用了不可拍攝的場次,可以投訴。

趙增熹不是說管弦樂團難應付,他強調所有樂手都熱愛音樂,但流行與古典圈子做法不同,人人準備充足,避免臨時更改,過去多年合作愉快。

這次玉置浩二音樂會,他用六十五人管弦樂團,責任是依照日本方面編曲,讓主角來到,能夠有在日本巡迴時樂團伴奏的同樣感覺,不用加入個人創作。

「我正在聽那些日本表演的錄音,做好功課,管弦樂團的綵排時間好緊張,預計演出前綵排三四節,每節兩個半小時,等玉置浩二來,再綵排一兩次,就正式上台。」作為玉置浩二歌迷,這位指揮最期待的一首歌是《Friend》,即是張學友《沉默的眼睛》原裝版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