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言討厭四歲以上小朋友張敬軒樂做半個爸


  • 幾位小演員均說軒仔毫無架子,就算被拉、被扯、被強吻都沒有怨言,怪不得軒仔會說,在戲外完全被小朋友玩弄於股掌之中。

  • 徐聞縣位處於中國最南部地區,風景如畫,因為有一片連綿二十萬畝的菠蘿田,更有「菠蘿的海」的美譽,軒仔加上六位小孩,拼湊成一幅美麗的圖畫。

  • 電影故事說軒仔是一位嚴厲的跳舞老師,對小孩的訓練極之苛刻,但難得小演員對跳舞充滿熱情和夢想,更組團參加比賽。

  • 小朱媽媽透露,小朱在廣州就讀小學三年級,興趣是跳街舞,年資也有一年多;由開戲至今,小朱媽媽都伴隨身邊,做廿四孝母親照顧兒子。

  • 軒仔說陳果拍戲沒有劇本,很多時都是邊拍邊傾,因導演不想演員太刻意演戲,要展露最自然的一面,軒仔覺得這方法會拍得更輕鬆。

  • 軒仔首次擔正演跳舞老師,主要跳拉丁舞,多位小演員都表演得有板有眼,唯獨軒仔口中最調皮的小朱(坐着者)卻貫徹可愛性格,反其道而行。

一位歌手出身的演員,六位精力充沛的小演員,另加一位獨立導演,沒有劇本,沒有女主角,但有張敬軒首次擔正演出跳舞老師,還有秦海璐、林雪、郝蕾等好戲之人從旁襯托,結構成一部勵志藝術片。

電影《燦爛這一刻》由陳果執導,兩個多月前於內地千挑萬選,找來六位分別來自廣州和湛江市的小孩,他們都有舞蹈底子,戲中卻要接受軒仔的地獄式訓練;戲裏戲外,軒仔都是良師益友,除了教小朋友跳舞,還會教做人道理,「經過今次,我對小朋友完全改觀,以前我會對人說我好喜歡小孩,但現在我會說我只喜歡零至四歲的,過了這個年紀會很討厭呢。」

軒仔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他對六位小孩都愛護有加,不用埋位時,七個人更加打成一片,軒仔活像他們的親爸爸。

電影《燦爛這一刻》是一部內地片,主要於國內三個地方取景,分別是海口市、徐聞縣和深圳,尤其是徐聞縣,位於全中國最南部,盡是農村地區,自然風景目不暇給,男主角張敬軒,除了留下對農村的回憶,還記掛與六位相處近三個月的小孩的生活點滴,「這班小朋友就好像貼身膏藥,無時無刻都會黐實;好像小朱就是最麻煩的一位,又肥又煩,但一班小朋友都好可愛,好sweet,每日都會又抱又親我,我真的好像半個爸爸。」

六位小演員介乎八至十一歲,跳舞年資不等,而軒仔口中的「小朱」,原名叫朱軒廷,是戲中唯一沒有拉丁舞底子的小演員,雖然身形肥胖,被取笑像「小豬」,卻甚討人歡喜,小朱媽媽說他只有八歲,自小就有演出經驗,早前還跟薛家燕拍攝微電影,「小朱的夢想是要當大明星,好像偶像王祖藍,給人帶來歡樂。」

拍攝期間,小朱的確為劇組人員帶來無窮歡樂,連軒仔亦不時上載小朱的相片到社交網站,分享拍攝趣事,作為「半個爸爸」的軒仔,鏡頭前會教小朋友跳舞,鏡頭後則教他們做人,「現時大多父母都沒時間教小朋友,而小朋友又看了很多真人騷,學了很多口吻和不好的習慣,我見到不對,就會教他們,例如對陌生人不可不禮貌;更多時,我會告訴他們為什麼要學拉丁舞,但有時他們不管教,我就會嚴厲地對待。」

陳果軒仔首度合作

向來不喜歡被劇本束縛的陳果,首次與軒仔合作,他說看中軒仔有舞台劇演出經驗,很適合演余夢輝這個跳舞老師的角色,但導演卻指小朋友太難管,竟拍到聲沙,「我不怕沒有劇本,但軒仔就有少少擔心,始終第一次,不過我們會一路拍一齊傾,好處是他們會演得比較自然;但第一次拍小朋友,很難捉摸,他們好像有過度活躍症,玩足廿四小時都可以不當一回事,就算大家休息,他們都不會。」

軒仔說,這次是入行以來,首次擔演很重的戲分,不過壓力不算大,他更重視演出效果,「導演的戲充滿個人風格,他對演員真實的個性很講究,尤其是這部內地片,用了很多內地演員,他們一埋位就很像演戲,不是導演想要的,他希望演得生活化一點,所以對我來說反而輕鬆,因我要演戲的地方不多,只要和小朋友真實地相處就可以了。」

演戲可以自然流露,跳舞卻是來自刻苦訓練,劇組邀請了專業排舞老師,軒仔亦請來私人導師,希望將勤補拙,「雖然早前在演唱會都有跳舞,但這次要學拉丁舞,就一路拍一路學,幸好今次跳的戲分不多,而有一場戲要與林雪跳鬥牛舞,就比較好笑,我覺得是電影最大的笑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