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已融入家人生活


  • 王賢認指婚宴不設主家席,只在賓客前設一張小枱,他與Kevin既有私人空間,又可與每張枱的賓客接觸。

  • 王賢誌指父親王忠桐(左)思想開通,而且非常包容,父親更在現場與賓客打成一片。

  • 王賢誌設計了兩個佈景,佈景版上擺滿他與Kevin多款生活及旅行相,令賓客感受他們的愛情路。

  • 回禮的酒杯印上「VIN」的字樣,法文解WINE(酒)的意思,也是Vinci與Kevin的名字縮寫。

  • 婚禮場地分兩部分,註冊在戶外舉行,王賢誌與Kevin步入會場。

  • 出席婚宴只有半百親友,現場放了四張長方形枱,每張枱以香港、澳門、溫哥華及洛杉磯的市花命名,甚有心思。

  • 婚禮設有影相環節,供賓客即場拍照留念。

Vinci的家人慣例每年都返溫哥華,家人更計劃坐郵輪去阿拉斯加旅行,Vinci從未踏足阿拉斯加,剛巧Kevin有個長假期,加上二人自拍拖首年一起到過溫哥華後,兩人從未同一時間再到溫哥華,於是決定隨家人同行,而Vinci突然有一個想法,要在溫哥華結婚,於是與家人商量,他說:「因為家人同在溫哥華,可以參與婚禮,所以才促成結婚的想法,我與家人講結婚時,他們的反應不是太大,可能因為Kevin早已融入家人的生活,我與他拍拖已七年,大家常常見面,又一起去旅行。」

為何要結婚?Vinci說:「其實每對情侶都一樣,拍拖首一、兩年一定想過結婚,我也不例外,不過當時好難實行,因為結婚不是兩人的事,會涉及家人及工作等,所以首兩年只限於『諗結婚』,而且我們要結婚,一定不可以在香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最終亦不了了之。其實多年來,我都有憧憬自己的婚禮,希望可以在香港舉行,因為香港有最多的朋友,不過最終都沒有這機會。隨着年紀漸大,真的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我們不結婚,他(指Kevin)永遠都只是我的朋友,只是一位好親密的朋友,最多都是同居的朋友而已,如果有婚姻關係,他會變成我的家人,婚姻是一個承諾,一個保障及責任,於是我便提出結婚,Kevin都覺得是一個好的timing,因為他在洛杉磯長大,親友可以來溫哥華參加婚禮。」

決定結婚後,Vinci開始籌備,他與Kevin一起商量婚禮的細節,沒有找wedding planner,最終婚禮選在溫哥華的植物公園(VanDusen Botanical Garden)的Shaughnessy餐廳舉行,原來該公園是他們七年前拍拖時,首次回溫哥華時遊覽之地,很有紀念價值,他們更在婚禮舉行前,提早一小時到場拍照,Vinci說:「這個公園很少遊客到,我十幾年前移民時都沒有來過,籌備期間什麼都要親力親為,雖然我們在過程中有小磨擦,但都好快無事。」Vinci指婚禮只可在八月一日舉行,因為是擇日,更要趕在農曆七月前舉行。

在半百親友祝福下,Vinci與Kevin最終成為「夫妻」,不過他們的愛情路並非易行,他說:「以前我沒有想過自己會結婚,以為自己是孤獨終老,直至離開TVB後,生活及工作都改變,開始去蒲,認識不少同志朋友,覺得以前的自己是井底之蛙,最終在○九年認識Kevin,他在美國長大,完全不知道我的身份及家底,所以我們開始時會舒服一點,其實我覺得都有點誤打誤撞,放棄一樣(離開TVB)便會得到另一樣(愛情),我蒲了兩年便修心養性,因為我是在三十幾歲去做別人廿幾歲要做的事,我們拍拖後,他漸漸融入我的家庭,家人也開始接受他,所以我決定結婚時,只是向家人解釋為何要結婚而已,反而如果拍拖一年便結婚,可能未必成事,所以timing真的很重要。」

感謝父親包容

婚禮獲得家人的支持,父親王忠桐在婚禮現場表現輕鬆,Vinci說:「我自小與家人同住,家人都知我是什麼人,我十幾年前與家人講自己是同志時,他們都接受,可能當時我身邊沒有另一半,而且一家人是互相包容,父親都尊重我不做生意入娛樂圈,我慶幸有一個好開明的父親,其實他本身都好in,三十幾年前已做了激光矯視,我也明白自己如果不是生於這個家庭,根本無可能做到(結婚)。」

除了出身富裕家庭外,Vinci的另一身份便是「東華三院」第二副主席,婚後會否受影響?他說:「我有通知主席及董事局,他們都恭喜我,其實東華三院的宗旨是幫助弱勢社羣,『同志』都是小眾,沒有任何衝突的。」●

王賢誌為Kevin修心養性 「Timing促成我們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