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父還債十五年 甄詠珊簽無綫再出發


  • 甄詠珊一家欠下親友的債,近年終於還清,不過她提起那段日子,仍然熱淚盈眶。

  • 甄詠珊正式簽約無綫,又學功夫兼勤練瑜伽來裝備自己。

  • 甄詠珊比胞弟年長十歲,所以自小已很有大家姊風範,一直努力工作,供書教學。

  • 甄詠珊和家人經歷了不少難關,不過她慶幸一家人可以一起面對,終於走出谷底。

  • 一直在影圈擔任臨時演員的甄詠珊,在〇四年被許冠傑發掘,有份擔任其演員會的Sam's Angel,事業初露曙光。

  • 甄詠珊在網絡電影《掃黃》擔正做女一,飾演便衣探員的她以剛強一面示人,令人耳目一新。

甄詠珊十六歲時,父親經歷破產,其父有兩年時間一蹶不振,甚至沒離開家門半步,由於家境不好,她很早便入行在影圈跑龍套,可以說是《喜劇之王》的真人版,家人欠下親友的債項,用了十五年終於還清。現在她正式簽約無綫,以全新形象示人,希望在事業迎來新突破。

甄詠珊十三歲才從廣東開平來港與家人團聚,可是好景不常,父親經歷破產,有段時間要由她和母親撐起頭家,雖然已事隔多年,但提起仍熱淚盈眶,「屋企本是小康之家,爸爸之前是做地產的,在九七年破產,他當時承受不了,由破產那一天起,有兩年沒有出過家門,當時連搬家都沒錢買傢俬,媽媽帶着我一起去垃圾房執。有一天見到爸爸在家中捲煙,我就問媽媽為何爸爸食捲煙?原來他沒錢買煙,叫弟弟落街執煙頭,拆煙絲重新再捲,我真的覺得很難接受,弟弟當時只有六歲,因為這件事,我跟媽媽說不再讀書了,要正式出來工作賺錢,我賺錢不是為了給爸爸買煙,只是希望弟弟不用再出街執煙頭,現在弟弟已經廿六歲,已經讀完書,出來工作了。」

爸爸申請破產,不過欠親友的錢仍是要還,「其實親戚很體諒,沒有逼我們還債,算是長命債長命還,亦很感恩家人沒有逼我一定要找份有固定收入的工作,試過日做三份工,後來入了行,做茄喱啡收入不穩定,直至〇四年被阿Sam(許冠傑)選中在演唱會做Sam’s Angel,跟着他做巡迴,事業才叫有點起色,收入亦算穩定,所以父母來看演唱會都看到哭出來,親友的長命債還了十五年,終於還清了。由於以前有經濟壓力,很多朋友都覺得我這個人很奇怪,因為跟朋友食完飯,尾數兩毫子都要收,我沒有跟人說要養家,但自己真的很慳,出街吃齋河粉加牛腩汁,我原本不吃芫荽,沒錢叫碟油菜,只好叫『多青』,算是有些菜落肚,所以我現在已不怕吃芫荽,不過現在回想起來,一家人仍然齊齊整整已很開心,因為如果當時想不通,可能已經一家攬住跳樓。」

為照顧男友消失幾年

甄詠珊於〇七年夥拍石詠莉及陳樂榣組成女子組合Freeze,大家大概沒印象她們唱過什麼歌,不過當時又要整容又要隆胸,反正就做了一陣子娛樂版鋒頭躉,甄詠珊一〇年離開Freeze轉投亞視,便立即拆除「僭建」,「其實孭住個水袋都幾辛苦,拆除後覺得終於可堂堂正正做人,我都承認當時自己歌藝不精,我小時候曾經發過高燒,現在兩邊聽力只有七成,所以平時唱歌及談話,大家都覺得我太用力,因為我怕別人聽不到,其實別人原來覺得我很大聲,近年才有多餘錢去學唱歌,我覺得還有很多進步空間。」

甄詠珊多年前曾跟黃宗澤拍拖,幾年前認識圈外男友,戀愛大過天的她,更為了拍拖在娛樂圈消失了幾年,可惜一段情最後仍未能開花結果,「我早前都有在Bosco(黃宗澤)的餐廳跟他碰面,當時已跟TVB傾過,但未有消息,他亦有給我意見,覺得TVB適合我的。至於圈外的男友,早幾年發生了交通意外,我照顧了他很長時間,不過後來結不成婚,感情事就隨緣吧!現在專心工作,感到很開心很實在。」

甄詠珊一六年十二月正式簽約無綫,亦對未來寄予厚望,現在正積極裝備自己,「有學功夫及做瑜伽,希望體形看來好點,TVB的女藝員都好勤力,大家都好似紙板般瘦,我不想好似發泡膠般站在別人身邊;TVB製作多,提供了一個好好的操練平台給藝員,我沒想太多什麼上不上位,希望多些機會跟前輩合作,讓大家看到一個全新的我。」●

幫父還債十五年 甄詠珊簽無綫再出發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