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淚考獲瑜伽導師證書 王馨平智慧面對王羽病情


  • Linda以極度認真態度看待瑜伽,「經過身體的訓練,漸漸我感覺心靈也有所成長,所以我才說,瑜伽是一種心靈訓練。」

  • 拍照時,頭倒立(梵文sirsasana)維持近一分鐘,已較上課時輕鬆得多,「老師不會見死不救,但我們會自動自覺,跌下來立即繼續。」

  • 很多人恐怕自己筋骨太硬,未能做到這類高難度動作,她以專業導師身份告誡:「就是因為筋硬才要做,瑜伽沒理由讓筋軟的人做晒,動作有分初級、中級與高級,初級一樣可以做到好標準。」

  • 在瑜伽大師Patrick Creelman手上接過證書,想到所付出的心力,她感觸得哭出淚來。

  • 每個月,Linda會飛一次台灣探望爸爸,「這麼酷愛自由的人要睡在牀上,令我對人生有另一種體會。」

  • 過年時,Linda按習俗分別向祖母、老爺與奶奶叩頭拜年,偕丈夫李家輝相約舅父母曾江焦姣晚飯,洋化的曾江卻拒讓Linda叩頭,但利市照付。

  • 除了啟動國內巡迴,音樂人崔恕亦正為她打造全新國語專輯,尚欠三、四首歌未完成,盼望能在今年面世。

  • 前幾年重返樂壇,Linda只在香港、星馬開個唱,三月終能登陸內地,她滿懷期待:「一直未有真正做國內巡迴,我的國語歌算是頗有成績,希望能一直在大城市巡迴下去吧。」

去年,王馨平(Linda)的演藝事業轉趨平靜,私底下卻忙得不可開交,其中一個大動作,是考獲瑜伽專業導師證書,「我將瑜伽視為心靈修練,證書只是探索過程中的bonus。」過程混和汗與淚水,她咬緊牙關熬過去,「這輩子,從未如此辛苦過!」

支撐意志的最大原動力,跟前年十二月於泰國中風的父親王羽有關嗎?她緩緩點頭:「通過訓練,我自覺內心比較容易維持在一個『定』的境界,在處理父親有關事務時,我似乎也能有智慧一點去面對。」

祝大俠早日康復,重振雄風。

王馨平看待瑜伽相當認真,示範頭倒立等動作時,不獨關注美感,還着緊每個細節的準繩度。「大概十年前接觸瑜伽,最初沒有很嚴肅對待,積極投入是這三、 四年間的事,感覺身體上有所進步,柔軟度較前好了很多,同時發現這是心靈上的修練,很有興趣在這條路上知得更多。」風聞著名瑜伽大師Patrick Creelman開班,她毅然報名,開學前已要先讀三本頗深奧的瑜伽書,「這是個二百小時的課程,每十日一個階段,每天由早上七點到下午六時,先做兩小時體能訓練,然後聽書,下午再來做動作,回家還要寫功課。」

面對心理與生理的嚴峻考驗,難過也哭過,她可沒想過放棄。「一定會遇到關口,沮喪時流下眼淚,如做五分鐘頭倒立,真的很難捱,靜止時不停流汗,跌下來立即再上去,老師說,感覺困難的時刻很重要,選擇繼續或放棄,這就是自我成長過程。」取得證書的一刻,她感觸得掉下淚兒,「老師要求我們知道瑜伽的傳統,過程中要學好多印度梵文,晚晚發夢都在唸那些字,令我回想以前讀書,同學都說我有考試運,不需要怎麼苦讀也能考得好成績,從未試過像這次那麼辛苦!」她打算利用專業資格去行善,「這陣子開始教朋友,起初她的老公不願來,上課後卻說很舒服,對老婆說下次要再來,那一刻令我有成就感,朋友覺得要付費,我想將之用作慈善,趙式芝有個慈善基金叫相信愛,我已答應了去教一個三、 四十人參加的慈善瑜伽班,日期要在三月的上海演唱會之後。」

丈夫不許她紋身

選擇上海作為巡唱首站,自有她的情意結。「我的父母在上海長大,嫲嫲、爸爸與姑姐都講上海話,對我來說是家鄉。」前年十二月,王羽在泰國二度中風,去年被運返台灣接受治療,病情有好轉了嗎?「父親的狀況雖說不是太好,但還算是穩定的,我不說太多細節,既關乎病人私隱,他更是自尊心極強的人,不想關心他的朋友知得太多。」她坦認,深造瑜伽跟父親有莫大關連,「我發現,做瑜伽能令我的心情較為平靜,面對他的眾多朋友和一些繁瑣的事,我似乎也能有智慧一點去面對。」她衷心感激幾位長輩的幫忙,「無論在怎樣處理事情,抑或對人對事的態度,有兩、三位叔叔的建議,我都有聽進耳裏;其中一位謝先生是大集團的揸弗人,只比我年長六、 七歲,叫哥哥比較適合,他借出私人飛機將爸爸從泰國運返台灣,其他批文等濕碎事情,亦找人全部辦妥,免除了我很多煩惱。」

Linda看來像個嬌嬌女,今次爸爸出事,卻表現出沉着與冷靜,果有大家姊風範。「可能我說話比較嗲,但真實的我幾男仔頭,換上古代一定是女俠,可能有遺傳爸爸的因子吧!看着親人受苦一定很難過,但身為大家姊,如果我表現沮喪、不懂應付,兩個妹妹可能會不知所措,所以我一定要有好硬淨,令她們覺得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Linda是妹妹們的明燈,丈夫李家輝則是王家大千金的最強後盾,「爸爸出事,他第一時間陪伴我,不放心我一個人去面對,其實我好崇拜他,他的事業成功,彼此價值觀又相同,對某些事件,我心中會有個看法,但不確定,一經他說出,我就會覺得沒錯,我們可說是對方的最好朋友。」但最近發生了一件事,令這對最佳伴侶有不一樣的看法,「玩瑜伽的人都愛紋身,我想紋一對翼在頸項,不是太多人看到那一種,但老公不許,他說玩貼紙已可,我想想也算了,沒有堅持。」●

含淚考獲瑜伽導師證書 王馨平智慧面對王羽病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