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膠袋放車尾箱 曾偉權為流浪貓狗做善終


  • 自幼在貓狗堆長大的曾偉權,一直都十分關注愛護動物,多年來更以獨立義工為動物進行「捕捉、絕育、放回」。

  • 他的車尾箱長期擺放乾糧餵飼流浪貓狗,有時在街上遇到離世的動物,手套及黑膠袋就會派上用場,然後把屍體送往火葬。

  • 曾偉權家中飼養的小吉是自來狗,性格十分乖巧。

  • 曾偉權愛護動物眾所周知,不少動物機構都邀請他擔任大使。

  • 曾偉權表示每次出席活動,看到人與動物間微妙的互動,令他相當興奮。

  • 曾偉權家中高峰期曾養了六隻狗,如今只留下小吉及小金。

  • 由於小金是成年犬,過了領養的黃金期,故曾偉權索性自己收養了。

圈中很多愛狗藝人,曾偉權是其中一人,自小在沙田鄉郊工廠區居住的他,經常看見很多流浪貓狗,在他眼中,牠們就像人一樣,各有不同的性格。曾偉權家裏除收養流浪狗外,原來數十年來更以獨立義工身份為流浪貓狗進行「捕捉、絕育、放回」的行動,就連慘死街頭的貓狗善終,也照顧周到,目的只為牠們送上最後的尊嚴。

曾偉權小時住在沙田區,由於很多工廠大廈養貓狗看門口,可以防蛇防賊,那時開始他已喜歡觀察貓狗羣的一舉一動,算是與貓狗一起成長;出來工作後,他亦有餵流浪貓狗的習慣,「以前沒有太多絕育的意識,獸醫亦不多,所以繁殖很快速,我記得當年去工廠做暑期工時,高峰期有三十多隻狗,所以我算是在狗堆中長大,十分明白牠們生活上的習性,自己對狗完全不會恐懼,一走過去,我就有八成知道牠的脾性,會咬人、神經質還是乖巧,所以我可以去做這方面的工作。」

現時曾偉權家裏收養了兩隻狗,高峰期有六隻,他亦自發性帶流浪貓狗去絕育,笑言算是獨立義工形式,「因為我是藝人,工作時間不穩定,很難真正去當義工,起初我只是獨個兒在半夜進行,幸好持續了一段時間,開始認識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當中有專業人士及機構,令我更有動力去做。其實十多年前開始,我已經將一些乾糧放在車尾箱,當看到街上一些流浪動物都會去餵牠們,直至牠們對我有信心後,就會帶去請獸醫做絕育手術,手術後兩、三日會安排領養,如果沒有人領養就會放生在原地,這個行動叫『捕捉、絕育、放回』。起初實行時,我真的一竅不通,見可憐就會去餵食,但餵久了發覺不是最終解決方法,因為你一邊餵,牠們就一邊生育,且愈生愈多,後來與愛護動物的朋友聊天,原來他們一直都有做這類行動,只是當年網絡沒這麼發達,只能自行找相熟的獸醫,可能會收便宜一點,甚至有些獸醫是零手術費,只收藥費,到近年開始認識MPV這類非牟利診所,他們有自設的絕育中心,如果我在街上看到流浪貓狗,可以抱走的話,就會帶到該中心,至少令牠們不能再繁殖,或者替牠們找到一個家。」

在無綫電視城中,眾所周知,曾偉權的名字離不開貓狗,十年前更與宣萱在電視城拯救躲在古裝街貨櫃底的四歲唐狗女,成為佳話,多年來身邊不少愛動物的藝人也受他感染,令他十分鼓舞。原來除了餵食及絕育外,他也為浪流貓狗送上最後的尊嚴,「我在車尾箱放了黑膠袋及手套,有時候在路上看到一些貓狗被車車死,就會在安全的情況下把牠們的屍體撿起來,再運送到有焚化火葬的服務或有關政府的機構,有些動物善終公司很好,他們都願意免費為牠們做火葬服務,讓牠們走得有尊嚴。」

內地開始關注狗文化

曾偉權記得十多年前,每次返內地工作,很多單位都會請吃飯,當中不乏狗肉和野味,香港人當然不肯食,幸好現在新一代的內地人都已經不吃狗肉,對狗文化亦開始關注,早前他就被邀請出席南京「平安阿福」的活動,以藝人身份宣揚愛護動物,「我有留意南京平安阿福的組織微博,這個組織一直做得很好,與當地政府有良好關係,變成接近半官方的機構,如果當地發生一些動物個案或動物受傷,都會第一時間與該機構聯絡,派出他們的義工作為協助,將受傷狗隻進行分流安排,是一個相當有系統的組織,而經濟來源全以各方捐獻,機構最初由幾個義工到目前幾百人,養了過萬隻流浪貓狗,以不殺生為原則,盡量醫治及飼養,相當難得,所以需要龐大的經費,自己今次被邀請出席他們的周年晚會,會上唱歌及分享,給予義工們一些心理上的支持,始終他們對香港的藝人會比較熱衷,我會盡量推廣及出一分力。」●

黑膠袋放車尾箱 曾偉權為流浪貓狗做善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