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拒扮夏蕙姨遭雪藏 馬蹄露後悔太任性


  • 入行十九年的馬蹄露表示雖然演員收入不穩定,繼續留低只因戲癮深。

  • 回想當年收入微薄,農曆新年給父母一千元家用都成問題,不禁流淚。

  • 她十分樂意扮鬼扮馬,與朱咪咪、黃泆潼等均同是九十年代綜藝節目的扮嘢能手。

  • 馬蹄露認識夏蕙姨後,發覺對方是很好的長輩,令她更感悔疚。

  • 馬蹄露有自知之明,非花瓶材料,故甘願扮鬼扮馬討觀眾歡心。

  • 情人節舉行第二次音樂會,找來好姊妹樊亦敏擔任嘉賓。

八八年參加第七屆新秀歌唱大賽的馬蹄露,自知非靚女族,但繼去年七月舉行音樂會後,今年再接再厲,於情人節舉行一場音樂會,令她有點感慨:「幸好上天給予我一把不錯的聲音。」

入行廿年,回想當年因拒扮夏蕙姨而被公司雪藏九個月,收入微薄,更一度因家用問題想離開,最後因戲癮才令她撐到底。

當大家提起馬蹄露,自不然回想起九七年劇集《真情》飾演刁蠻大小姐「May May」,不單大獲好評,更將她的知名度推往高峰,劇集播畢她改走扮鬼扮馬,成功打造諧星路線,找到事業另一岔口,扮嘢了得的她,工作不斷,但一時口快,禍從口出,被無綫放入冰箱,雪足九個月,「自己向來心直口快,認識我的人都知我性格,永遠都會用最直接及真的一面去面對事情發生,所以經常都會得罪人。試過因為說話語氣不好而得罪高層,九個月沒有工作,現在回想起都覺得自己太幼稚。」追問她因何事被雪?「九十年代尾很流行扮嘢節目,我自己都扮過很多藝人,但有次公司要我扮夏蕙姨,我不想做直接推掉,後來被召去藝員科傾偈,當時自己很任性地對高層說『因為大家都話我似黃夏蕙,已經很不開心,還要我扮她?』過後都後悔,為何這麼任性?自己亦知錯,亦受到了懲罰,足足九個月沒有工作。」

「冷藏期」令她成長不少,「知錯不是因為沒有工作,而是真的不應說一些任性的說話;多年後有機會認識夏蕙姨,原來她是一位很好的長輩,令我覺得悔疚。作為一個藝員,其實需要嘗試不同的東西來挑戰自己,所以後來很多人問我會否介意去做醜角?我就有自知之明,因為自己根本不是靚女,就不會有花瓶角色在我身上出現,而且許多時大家認為不好的角色,反而更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月薪得七千

服務TVB廿年的她,直言多年來名就一定有,利就見仁見智,幸好一直都有儲錢習慣,她表示以她這類演員收入有限,不用借錢度日已萬幸,「廿年來,曾經有兩次離開TVB的念頭,因為真的感覺收入有限,只有七千元月薪,平時已沒錢給屋企,我記得〇八年農曆新年,我給錢阿媽過年,但都只得一千元,媽咪反而擔心我沒錢用而拒收,當刻覺得自己很沒有用,所以就開始有離開TVB找另一份工作的念頭。」

馬蹄露說,最後是珍姐曾勵珍挽留才留下,「因為那時還有一個月就約滿,自己一直都未肯簽新約,而我又正在拍《碧血鹽梟》,他們當然擔心我不簽就不拍,我已承諾即使我不續約都會完成,因為是演員道德,但公司當然會緊張,要同我慢慢傾,我反映金錢上的問題,最終珍姐都理解加我騷錢,但可惜第二年又因市道不好又再減回去,今次減的比例竟然比加之前更多,令我再一次想離開,其實公司及高層都明白我們這類演員的人工比較偏低,但作為一間公司就當然會以生意利益為大前提,最終互相再協調之下,繼續留低,因為做了這麼久,真的有戲癮,要繼續唯有接受,乖乖做好本分。」

除了演戲,馬蹄露對唱歌還有憧憬,或者大家可能已忘記,其實她是八八年參加第七屆新秀歌唱大賽入行的,同屆有鄭秀文,去年七月,她更出錢又出力在香港開了一個音樂會,由於迴響不錯,連高志森也游說她再開,更決定二月舉行,她亦找來好姊妹樊亦敏做嘉賓,「雖然大家話我醜樣,但媽咪卻說我BB時很靚,不知為何入行後變成這個樣?幸好上天給予我一把不錯的聲音。」●

曾拒扮夏蕙姨遭雪藏 馬蹄露後悔太任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