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mi開啟了他另一扇門 張孝全對一種女生堅決說不


  • 男神框框並沒困住張孝全,「我是喜歡自由的人,只要不做比較糟的事情,基本上沒有問題。」

  • 他承認接拍《合約男女》,想與Sammi合作是重點之一,結果現實比想像中更加有趣。

  • 他始終仍未看過這幕脫衣舞,「這個東西距離我真的很遠!」

  • 吃是他人生重要的一塊,盡可能不限制自己,但有時也要稍為節制,「其實也不會感到痛苦,只是不那麼放縱而已。」

  • 孝全自言懂得耍浪漫,會為女友親自下廚,拿手好戲是大蒜炒飯。

  • 法國之行教他難忘至今,「巴黎與諾曼第的風景,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感覺,整段旅程印象非常深刻。」

  • 愛上自拍短片尋開心,他有想過轉做導演嗎?「要有足夠的熱情,才有辦法支撐一件事,今天手上有一個故事,自問有沒有這麼大的熱情去說呢?有的話我當然去做,否則不想浪費這個故事。」

初拍愛情喜劇《合約男女》,張孝全慶幸有鄭秀文(Sammi)這個好對手,「戲的情緒像一顆球,最好玩的是,我往這邊丟,她接得到,再往那邊丟,她也接得到,這種感覺是很好的!」

生性慢熱的孝全,被Sammi開啟了另一道門,感覺變得健談了,他笑道:「有改變了嗎?我的個性本來就有很多樣子,不過從小就比較悶。」男神的擇偶條件,不離聰明、獨立、可以溝通,但有一種女生,他表示無福消受!

第一天替《合約男女》開工,張孝全的心情比應付槍林彈雨、飛車追逐的場面更加緊張,只因他要面對一個原應高高在上的天后──鄭秀文!「一開始完全不認識她,只是從她的電影、歌曲、訪問中了解,很有距離感,第一天還要罵她,非常緊張,一直忘詞,但她很開朗、溫暖,問我要不要喝水,有照顧人的個性,尷尬與緊張很快就沒了,進入狀況後變得有默契,跟她拍戲很好玩。」遠赴巴黎與諾曼第取景,為他留下難忘的印記:「有一天全部休假,我們偷偷跑進飯店旁的一塊大草皮,拿飯店的浴巾鋪在地上,帶了啤酒、吃的,十個人圍在那邊聊天,那晚氣溫只得攝氏十度,很冷,但還是聊得很開心。」

Sammi說孝全的食量驚人,可以鯨吞猶如一座山的牛肉,偏偏美食之於男神,永遠是個矛盾對決,他笑嘻嘻:「其實我不太限制自己,有時候他們說我太胖,但我還是一直吃,吃是人生非常重要的部分,如果沒有太要求,我就不會太要求自己,反正也有胖的演員吧。」冷冷外表藏着一顆幽默心,談到Sammi目擊男主角常常自拍,孝全即興致勃勃翻出私人手機,向我展示其中一條「傑作」──鏡頭拍着孝全在慢動作緩跑,襯上外國劇集《迷》的經典配樂,有種煞有介事的荒謬感,「很白癡,我覺得好好玩。」

沒有人是容易懂的

上次跟孝全聊天,他惜字如金,每個答案幾乎不會超出十個字,今日再見明顯健談了,他自我剖白:「我從小就是這樣悶,上課時老師問問題,我永遠不會舉手,如果被老師點起來,我就是『唔』、『嗯』;人多的時候,我的話一定變很少,經理人常說,有些問題之前已經聊過,她知道我有想法、有感覺,但到訪問我就不講,她覺得我為什麼不講?跟別人分享有什麼不好?」正因為與Sammi合作太開心,觸動了孝全的熱情,不經意打開他的一扇門,「跳脫衣舞真的很尷尬,平常我不會這樣對鏡子跳舞,但拍了這場戲對我是件好事情,或許我某些部分被打開;另一場在法國葉瑾(Sammi)宣布懷孕的派對,劇本上看只是一個派對,但在那個當下的環境,氣氛又這麼的快樂,我覺得我真的要當爸爸了,然後兩個人一起跳舞,我沒有特別想去怎麼演,我是真的很開心!」

對於戲中借種生仔的情節,孝全覺得若是朋友提出,又有充分理由的話,他會考慮奉獻「己出」,「至於是什麼理由呢?這個我沒法想像,但這是有可能性的,如果朋友真的有什麼問題,或許我會答應;不過純粹是覺得我長得比較高、比較壯,我會覺得幹嘛,何必呢?我才不要!」他也接受姊弟戀,只有點抗拒女尊男卑,「如果你現在要我說,我可能沒辦法接受,但愛情這種東西,要來你是擋不了,真的很愛一個女孩,我相信這個可以溝通。」只有一種女生,他會斬釘截鐵的說不──「我不喜歡很開朗、很活潑、話很多的人,一直一直在講話,好煩,很想叫她閉嘴!兩個人在一起,沒有話說也OK,不用刻意找話說。」

擇偶條件是他的必答題,每次回應總不離「可以溝通」這一項,他有那麼難溝通嗎?「我覺得沒有人是容易懂的,人不是一座固定城市,溝通跟了解是非常重要的。」即使遇着千依百順的女生,也不一定能相處得來,「我覺得不會有一個女生永遠順着你,感情是相處跟生活,這個是最難的,那當然(對方)是要最了解你的人,可以溝通的並不代表完全順着你。」●

Sammi開啟了他另一扇門 張孝全對一種女生堅決說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