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病患不可生育 樊亦敏嘆錯失姻緣


  • 樊亦敏患上嚴重的哮喘,長期服用類固醇的她,早已決定不生育。

  • 入行二十五年的樊亦敏,首次飾演護士大感興奮;已回巢無綫四年的她,多謝公司體諒,令她拍劇不至太辛苦。

  • 黃嘉樂飾演盧海鵬兒子,由於家族有黑社會背景,惹來有背景人士到診所搗亂。

  • 飾演醫生的黃嘉樂,與四歲的姚尚均有不少對手戲,他大讚這位男孩聰明,就算很長的對白也記到。

  • 盧海鵬飾演社團龍頭大佬,嘉樂指鵬哥埋位時很認真,幸好沒被對方責罵。

  • 王維德飾演的大反派有不少開槍場面,劇組為求逼真,戲中出動了不少仿真槍。

  • 黃嘉樂與麥長青飾演兩兄弟,二人在無綫合作多次,大家已很熟落,埋位時一拍即合。

樊亦敏(Amy)回歸無綫四年,近日拍劇拍戲又唱歌,與馬蹄露、康華合唱一曲《伊人當自強》,網上點擊hit爆,「首歌是想告訴大家,不一定結婚才開心。」Amy多年來沒有結婚對象,她自揭與其嚴重的哮喘病有關,由於要長期服用類固醇,年輕時已知道不能做媽媽,又因為這樣,一段段姻緣便錯過了。

四十五歲的樊亦敏選美出身,是九一年的最上鏡小姐,加入無綫不久,卻走到內地和亞視發展,兜兜轉轉,Amy近年又返回娘家無綫;近日Amy亦接拍了電影《教父》,與盧海鵬、麥長青及黃嘉樂等合作,入行二十五年的她,更首次演護士角色。

最近樊亦敏與馬蹄露、康華合唱的歌曲,道出不少單身女士心聲,Amy說自己也是單身一分子,首歌是想告訴大家不一定結婚才開心,希望為這班女士打氣,大家都可以活得精采,「很多人會問我為何仍然不結婚,暫時我都好享受單身生活,我一直沒有結婚和小孩,這樣有這樣的好,夠自由。其實我小時已決定了不做媽媽,因為身體一直都很差,我有很嚴重哮喘,長期食類固醇,而且病情很反覆,人家常常說我為何不減肥,其實我服藥太多,身體會突然浮腫,時肥時瘦,天氣一轉變,又不知道何時再發病,每次服用類固醇,身體就會積水。講真,如果生小朋友,就要停藥,但我又不可以,我是過敏性哮喘,病情去到3.5,4是最嚴重,現在唯有中、西藥慢慢調理,這病天生的,沒有辦法;所以年輕時有人追求也會害怕,因為會遺傳,怕生小朋友會有哮喘,我媽媽是隱性哮喘,遺傳了給我,我是顯性。」

Amy不敢生兒育女,但曾有拍拖,只是不敢組織家庭,「除非找到一個人不介意,覺得沒有小孩都無問題,但就算對方說好,自己都會想多一點,這一刻想法不代表將來,很多時候自己會斬纜走了,錯失了不少姻緣;因為對方要很明白我,要跟一位長期病患的人一起好辛苦,我個病嚴重起來是吃飯途中,要離開人多的地方,空氣一翳悶就透不到氣,我試過坐飛機暈倒了,因機上空氣較稀薄,加上不舒服,飛到香港要立即入醫院;又試過有次哮喘發作,朋友是驚到不知所措,我要去廁所貼在地上,等心跳回復正常了才行出去,然後再看醫生。甚至以前我有部機要隨身攜帶出街;還有我對杏仁過敏,吃了會眼腫,需要入醫院。所以第一次去約會,一個初相識不太了解你的人,就會覺得你奄尖什麼都不吃,其實我什麼都想食,但一吃了,要入院打兩枝類固醇,要不然我會腫到變成豬頭一樣,所以身邊人要很包容和體諒。」

回無綫博一博

經過這麼多年,Amy坦言類固醇的後遺症影響頗大,工作也受影響,不能常常捱夜,幸好公司十分體諒,拍劇通告可以應付,「之前我一直在內地發展,返無綫四年了,希望身體再好一點,事業會再有高峰,因為這個高峰從未有過,有什麼角色都想嘗試,有適合的工作就做,如果有主角做,當然想啦。」

在電影《教父》中,黃嘉樂飾演盧海鵬兒子,是一位醫生,佔戲不少;他坦言從無綫訓練班至今已入行十多年,自己也想在無綫去到一些較好位置,「我在劇集多數演人家的弟弟,而且少不更事,有時出街都會被罵賤男,久而久之,自己覺得被定型,之前也離開過公司,返內地發展,後來因為爸爸身體問題再返香港,剛剛公司說『冇晒人』,咪返去博吓啦,始終死心不息,對公司又有歸屬感;怎知一返去拍劇集《張保仔》就斷了腳,同時間爸爸又過身了,自己不開心了一段日子。」嘉樂說暫時左腳仍不夠力,現在隔天去打拳,希望鍛鍊好體能,至於會否再返內地發展?「我跟公司仍有頗長時間合約,公司可以讓我兩邊走已開心,其實訓練班出來個個都要捱,我從來不敢說自己沒機會,我只會說把握得不夠好,如果說辛苦,很多人做了多年,連一個角色都沒有,我有什麼資格說辛苦?只不過公司捧人規則有少少獨特,我亦明白遊戲規則,唯有盡力做到最好。」●

長期病患不可生育 樊亦敏嘆錯失姻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