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考慮領養孩子 周慧敏憶貧窮歲月


  • 印度坊眾盛大歡迎Vivian來訪,行程中讓她得知宣明會在當地的工作,其中一個是協助貧民窟家庭主婦成立儲蓄互助小組,推動會員養成儲蓄習慣,並提供貸款搞搞小生意。

  • 助養兩載,Vivian終與七歲的加加正式見面,她喜愛跳舞與繪畫,正為這位漂亮「媽媽」畫出心目中的理想居所。

  • 街童蘭妮住在商店街行人路,另一位南莎則居於用廢物搭建而成的帳篷,內裏僅得一張牀,南莎的起居飲食全在一塊木板進行,洗澡則靠一塊布略為遮掩,家旁更常有人任意拋棄垃圾,衞生環境非常惡劣。

  • Vivian嘗試用港幣九元買餸,換來半斤米、三隻雞蛋與兩斤薯仔,「之前有探子打聽過價錢,看到我是外國人已收貴了,但也買到這麼多東西!」

  • 廿四歲的偉信不但取得榮譽學士學位,更擁有一份好工與一個小單位,勵志個案教Vivian相當鼓舞。

  • 到訪德蘭修女故居,搖撼了她的心靈,「最激動是看到她所住的小房間,僅得幾十呎,牆上有十字架與荊棘的掛飾,可能是提醒自己與神的關係,遇到攻擊洩氣軟弱時,要靠好多祈禱才能一直走下去。」

  • 上次廿五周年紀念演唱會已是一一年的事,雖然過了入行(DJ)三十周年,但若計出碟,明年也是三十周年紀念,屬再開個唱的好時機。

  • 出心出力,Vivian盼望牽引更多人踏出助養這一步。「香港資訊太多,看到這個案例感動一下,到第二個來已忘記了,希望大家可立即行動,每天只需九元(助養),可為他們帶來很大改變。」

每次作親善探訪,周慧敏(Vivian)都毫不錫身,曾在斯里蘭卡山區過夜,又深入蒙古滿佈大小二便的坑渠底,帶出在此避寒的街童,「雖說有足夠食物、衣履,但童年我也曾經歷貧窮,有過類似的感受。」

有一刻,她想過領養,「除了是個藝人,我也是妻子與貓媽媽,希望先做好這三個角色。」只聞樓梯響的三十周年紀念演唱會,「有效日期」依然未過,「我在八八年出碟,明年正是加入樂壇三十周年……」

也非初次隨宣明會出外探訪,但印度加爾各答的貧民窟,真正讓周慧敏見識城市式貧窮。「三成人住在這種地方,無遮無掩,隨便找一塊膠布,搭着鐵皮、廢紙板,下雨時被浸個全濕,加上擠迫兼有好多易燃物料,發生火警會很危險。」她到訪街童蘭妮所住的「家」,就在一條商店街的行人路,要等店舖於晚上十點後關門才能就寢,翌朝一早又要「走鬼」,每晚僅睡五句鐘。「很多街童都是第一代有書讀的幸運兒,要讓父母了解知識的重要,否則只有世代貧窮。」Vivian真的看到了出路、一個成功脫貧的個案:「偉信四歲從農村而來,每天在車房當童工只賺到個半港紙,後來得到宣明會的幫助,完成第一個榮譽學士學位,刻下再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並免費替社區的小朋友補習,希望加薪可助養兒童,這個經歷並非例外,只要堅持下去,人人都可以成為偉信。」

Vivian在世界各地助養了九名兒童,這是首次親歷「女兒」的成長,跟助養兩年的加加見面。「助養她時才五歲,一見幾乎不認得,長高了許多,在信中她說想與我玩遊戲,我便買了層層疊,和她的父母一起玩;她所住的社區好歡迎探訪,預備了很多表演項目,她酷愛跳舞,志願是成為醫生。」接觸街童無數,令Vivian閃現過領養的念頭,「蒙古可以冷到攝氏零下五十度,街童只可揭開坑渠蓋,跳入下面的熱水管取暖,我爬進去,發現很多大小二便、食物殘渣,那幾個街童被帶到中心,洗澡後換過整潔衣服,在那裏睡了一晚,翌日再跟他們見面,那一刻我想過領養,但很快已打消念頭,我要打理家庭與六頭貓咪,牠們的生命短暫,有些更是老貓,我希望好好照顧每隻直至終老,這是大事,要好好地完成。」

天賦苦中作樂

為探訪毫不錫身,她聳聳肩,笑道這沒有什麼大不了:「對貧窮,我有很清晰的回憶。幼稚園階段,我住在木屋,你知道打風時,小朋友看到間屋搖搖吓會覺得好好玩,媽媽卻好緊張四圍載漏水,然後希望盡快帶我上樓,到小學搬往高街,因為媽媽要慳儉供樓,形成生活花費更加緊絀;我是家裏唯一的小朋友,聽到auntie說媽媽要做好危險的手術,我坐在急症室外面等,很着急,只不過我很懂得轉移注意力,一擔心就拿張紙出來畫公仔,暗想快些出來工作,媽媽便不用那麼辛苦。」擔憂籠罩着小慧敏,可幸她有「苦中作樂」的天賦──「媽媽很嚴肅,我當她是爸爸,在家看顧我的嫲嫲就似媽媽,媽媽放工回來,我和嫲嫲便循規蹈矩,媽媽累極睡着了,嫲嫲便會偷偷叫我起牀,一起看《歡樂今宵》,雖然自小沒有爸爸、也很窮,但她們已付出最好的,令我得到很多愛。」

今日的她不斷施愛,望穿秋水的粉絲們何時受惠呢?她曾入紙申辦入行三十周年紀念演唱會,卻一直未有落實,「我不想開出任何承諾,就算已批出場地,一年內變化太大,不知道做不做到,要到差不多決定時才能公布;近年我常在外地演出,都覺得是時候在香港做點事。」潮流興合體開騷,她有考慮與老友如李克勤合作嗎?「並非沒可能,但不是目前會做的事,我想做自己主導性的工作,跟人合作畢竟有點複雜。」

自《等一個人咖啡》驚鴻一瞥,她收到不少電影及舞台劇劇本,「我在忙信仰上的事,完成馬上會看劇本,遇到有興趣、角色吸引、又能應付的再想吧,一切不是沒可能,只是我比較隨緣,沒有特別動力去做,也怕剝削很多家庭時間,現在工作一定不是排在首位。」

曾考慮領養孩子 周慧敏憶貧窮歲月
上一篇 下一篇